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谋划【啦啦啦,更新晚啦!】
    “哈哈哈,你们没有想到吧西凉大军,遮天盖日,岂能只是一败,便一蹶不振!”李傕被拉出来的时候,满脸都是戏谑,对于此刻联军的遭遇,在他的心里,早已有过幻想。

    “军师之强悍,岂是你等可以想象!”

    他大笑着,猖狂的大笑着,似乎已经看到,西凉大军,胜利就在眼前。

    他并没有注意到,方莫的双目,赤红如血。

    噗嗤!

    都不用方莫嘱咐,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吕布,眼中带着晶莹,一戟便将李傕刺死:“你该死!我大好儿郎,全部都毁于你等之手,我恨不能将你生啖,把你扒皮抽筋,以慰儿郎!”

    “拖下去,喂狗!”

    方莫大喝一声,随即对吕布道:“吕布,你他娘的,给我归拢人马,老子要破了西凉,杀,杀了他们这群刽子手,谁挡杀谁!”

    他状若疯狂,令人不寒而栗,只是其目光,就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诺!布便是死,也要令李儒,也要令西凉大军,不得好受!”吕布大踏步的领命而去,从这一刻开始,他算是和西凉结下了大仇。

    并州狼骑,都是跟他出去的,可是不光没有被他带回来,反而被人用此等残暴灼热的办法,付之一炬。

    “主公,吕……吕将军!”

    徐晃大惊,他知道,此刻两人都在暴怒之中,可他更加清楚,如果不加以慰藉,两人怕是要带着,整个并州儿郎,与其一战,到最后,可能……

    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会将家底,全部打空。

    “我没疯!”方莫拽着徐晃走过来,指着面前的一片火海道:“我还不信了,他们就不怕火等他们过来,我也玩这么一手,弓箭手呢!给我备箭,火箭!”

    “辎重营呢!”

    “给我把粮食都拉过来,老子他娘的不过了!”

    前面,徐晃还觉得,主公还是挺理智的,可是当方莫说出,要将辎重全部拉出来,并且还要效仿李儒,再烧一次的时候,他立刻懵了。

    主公,怕是真的疯了!

    有火海在前,他们如何能够上当

    就和此时一样,那些西凉大军,虽然得到了要进攻的命令,可不是一样,还是要等在那里难道待会儿,就不怕火了

    这是昏招啊!

    阻挡可用此计,然而反攻……

    简直昏庸至极!

    “徐将军,军师来信。”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人,跑了过来,走到徐晃面前,将信交出去后,他立刻趴在了地上,喘息了起来。

    徐晃接过信,没时间感叹纸的材质如何,而是快速的打开,看向了内容。

    贾诩信中的内容很简单,更是反复提及一个词语。

    火攻!

    实际上,贾诩在上党得知了李儒为何派出这么多并州狼骑,就一直在思索,对方到底会使用什么手段,最终,还真是被他看出了一点什么,这还是因为,张辽又是一次的报捷,让他想到了上次,对方如何破袁绍大营……

    想到之后,他立刻提笔写就一封信,可刚准备喊人过来去送信,猛然间,他就停滞了下来。

    坐在那里的贾诩,思虑了半天,将信,慢慢的燃烧掉。

    “主公,终究成长的不够强大,最大的缺点,便是不能勇猛精进,若是能够以此,来激励主公,想来,他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且,本心也会更加坚定!”

    贾诩自语了一番,苦笑了一声,又写了一封信。

    也就是,此时徐晃手中的信。

    “若主公大怒,要与西凉大军决战,可用埋伏计策,想来此行,必由郭汜或李傕领兵出战,李儒估计不会出现,他会缩在后面,直愣愣的看着。”

    “另,李傕、郭汜,虽有小谋,但其最终不可能在此大胜中缓过来,定会骄傲自满,骄兵,则必败,而我方,为哀兵,则必胜!此为胜机也!”

    “若主公面色不变,快速而逃,便……便当没有看过这封信。”

    “还有,一定要小心曹孟德一方,其阵中,多有智谋者,不可能没有看破,恐怕是怕主公势大,想以此为机,削弱主公实力,你可领兵三千,防守其攻势。”

    算无遗策,贾文和!

    徐晃看过信以后,只有这么一个觉悟,他对着已经缓过气来的传信兵道:“军师,是否还说过其他事情比如,此信,是交给谁的”

    “此信,军师曾言,必须要交给徐晃将军,还沉重的说,此战之胜负,或许都在你身上。”传信兵有话直言,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徐晃点头,让人将他搀扶下去,才将信封缓缓收好。

    军师此信,不给主公,也不给吕布,想来便已预料到如此场面,只是,为何他的信件,到来的如此之晚,按理说,本应早来几天的,可是……

    他想到这里,突然悚然一惊,看着已经极速完成蜕变的方莫,猛然就明白了过来。

    “好可怕的算计,居然连主公都算计了进去,可你这是在玩火,若是不被发现还好,若是以后被发现,岂不是要……”徐晃想及此处,心中突然骇然。

    他突然明白了过来,贾诩,或许就是故意的,而且他也相信,方莫绝对不会对他怎么样。

    不过,眼下还有一个急事啊,为何军师不一并解决

    徐晃看着还在那里大声怒吼,似乎想要将所有东西,全部压上去,只要一战的方莫,不禁摇了摇头,这个样子的主公,他是真的没有见过,但只要用脑子稍稍想想都能知道。这样的主公,肯定是不好招惹的。

    现在他想要去劝说,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就是他的难点所在了,他必须要劝服方莫,让其听从贾诩的谋划,以埋伏,而胜之。可偏偏,这封信又着实不能暴露出来!

    怪不得,那一员兵士对我说,此战之关键,在我身上,军师连这一步,怕是都已经算到了。

    苦笑着的徐晃,慢慢朝着方莫靠近,走到跟前以后,他恭声道:“主公,眼下敌军势大,而且只是用火攻,末将以为不可,不如先暂且退却,埋下一支伏兵,然后吾等冲而杀出,如何”

    方莫听到了徐晃的话,但他丝毫没有与其搭话的意思。

    什么伏兵!

    这里到雒阳旧城之间,尽然一片坦途,难不成,站在那里,就能叫伏兵了他方莫还没傻,虽然他要报仇,可他绝对是深思熟虑过的。

    只要到时候西凉大军一到,他便直接令弓箭手放箭,届时,又是一场大火,最起码,可以让西凉的铁骑,死伤过半。

    想的很是美好,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对方哪怕再骄傲,再骄兵,也不可能看到一堆粮草就在眼前,就直冲锋过来吧

    “主公,将士们已经归拢完毕,此刻共有骑兵三千六百人,步卒一万五千余,弓箭手约莫三千。”吕布眼眶殷红,可见他心中,是如何的伤感,不过他目光里的仇恨,却是不假。

    他现在恨急了当初自己所尊重的李儒,就是因为他,让自己本来可以接回并州的二郎们,全部化为灰烬!

    “嗯,不急,待会儿只要火焰一起,你们便直接冲杀而出,我倒要看看,那李傕,该如何阻挡!”方莫恨声开口,接着对徐晃道:“公明,你去率领两千残兵,暂且退去。”

    虽然吕布只是报上了此刻有多少兵马,但他对于自己这一次的伤亡,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大概两千多,于是他直接对徐晃吩咐了一声。

    对于这货天真的遐想,一点都没当回事。

    “诺!”

    将令不可违,徐晃只能暂且领命,然后对方莫和吕布道:“主公,吕将军,此时并非进攻好时机,若要攻战,起码也该,让其士气稍减!”

    “莫要再提埋伏,此一路东去,到雒阳城下,都是一路坦途,何处可以埋伏难不成,吾等还要在旧都埋伏不成那时,岂不是西凉大军已经东进成功,此战,我们还有什么拿出手的”

    方莫,终究还是将自己所想的,说了一遍。

    他觉得徐晃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将领,只是想的过于天真了一点,当然了,他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居然想出,将辎重全部燃烧,以为攻击。

    只要是个人,都不会这么简单上当的吧…

    徐晃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他可是知道,计略是贾诩出的,和他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想要大胜,他此时也没有办法,但他相信,贾诩肯定会有办法。

    仅仅是上面近乎完美的推测,便已经证明,其的思虑,大多都是对的。

    要知道,此时的贾诩,可没在这里,等到战报到了上党,怕是起码也要等他们离开之后,可贾诩,就是凭借着自己对于战场的嗅觉,和对于方莫的了解,将战场上的事情,全部推测了出来。

    仅仅凭借这一点,徐晃就不得不信。

    “再者来说,若是吾等退却,火焰可灼烧不了多久,待会儿骑兵一个冲锋,便可令你我,皆为刀下之鬼!”方莫虽然激动,但他还是有点理智的。

    哪怕不要为并州儿郎报仇,起码也不能逃离,必须要将兵马,重新聚拢起来。

    否则,他连跑都跑不了。

    就身后那些骑兵之速度,想来到时候哪怕他离开了,也只会是残兵败将。

    徐晃也知道这一点,心里更是早有预料,仅仅凭借这一段的路径,根本不足以摆脱西凉追兵,届时败了还好说,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

    要是方莫,出现了错漏呢

    到时,他可就是万死莫抵了!

    有方莫的并州,和没有方莫的并州,将会完全是两个地方,到时候,他们还要跟着谁一起去干跟着贾诩

    不可能的!

    他最多出谋划策,作为主公,他还差得远,起码方悦第一个不服,吕布绝对第二个不服。

    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徐晃的额头上,开始出现汗渍,这一切说来很慢,实际上,过去了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而眼前,西凉大军面前的火焰,已经开始寂灭,眼看着,铁蹄刀锋已经开始备战。

    军师啊,你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怪不得叫贾军师,你怕真的是一个假的军师!

    “方并州,二位将军,不知为何事所发愁呢是否为西凉大军而来所担忧我家主公,刚刚有了一条妙计,此刻可一同前去相商。”

    戏志才,像是个鬼一样,靠近之后,三个人居然都没有察觉到。

    自然的,很多情况,都被这货给听到了耳朵里。

    “快些去吧,待会儿西凉大军一到,你我双方,皆为灰烬!”戏志才看到三个人发愣,心中不由一急,刚刚他可就一直在思索,该怎么破局。

    他虽然知道,局面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可破局之法,一直都没有思索到。

    可是刚刚,比他反应还要慢上一些的陈宫,竟然提出了一条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