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白波【哇哈哈…五千字!】
    方莫此时,满身都是鲜血,若不是必须,他也不会出手,可是现在自身劣势太甚,若他不站出来鼓励,也不会能够坚持到现在。

    “曹孟德,老子杀你全族!”

    他又一刀,将一个曹军击杀,随即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在一把刀来临之前,立刻就有一个并州战士,出手将其击杀,他安然无恙。

    “小伙子,很不错,这次咱们回去,我要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幸福,我说到做到,以后,说不收税,就不收税!”方莫虽然不懂激励,但他可以说政策,虽然有点虚伪的美利坚味道,但他可不会许诺空头支票。

    实际上,此时他虽然没有找到下一个生财时机,但是却对一些事情,有了一点大概的想法,只要能够回去,他就能够开始实施,可是前提是,能够回去。

    为了激励,他不得不说出一个又一个曾经想过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虽然让并州战士拼死,却已经到此为止了,曹操和西凉的隐秘联合,太过强大了,而他又过于相信联盟,彻底的被坑了一把。

    而且最关键的是,手底下还有吕布和典韦这样的人,吕布自己去寻死,而典韦更是一往无前,除了身边两千余人,对于其他人,一点都没有放在眼里。

    都是莽夫!

    匹夫!

    方莫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这俩货这么玩,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遭遇哪怕是败了,也不该这么凄惨,起码有他们管束兵马,他也不会落得自己一方,全部各自为战,除了徐晃留下的五千,居然已经再无其他余力。

    “嘶…”

    徐晃大战夏侯渊和于禁,本来曹洪加入的话,他必败,可惜戏志才不想重蹈方莫的覆辙,留着对方管束兵马,否则的话,乱子一起,再想归拢,可就难了。

    李儒既然可以和他合作一把,就绝对不会介意,和方莫合作,同时将曹操一方给屠了。

    “不过这并州,实力也太过强大了一些吧,而且,居然个个悍不畏死!难不成,他们就不知道,战后方莫有可能不会将现在说的话,当真”

    戏志才将方莫说出来的话,都当成了一种激励手段,他并不认为,方莫所说的都是真的,如果真的一点税都不收,那并州,将会连兵马都没了。

    养兵马,是要粮草的,而粮草,该从哪里来呢

    都是税收啊!

    “曹洪将军,你喊上两声,说方莫在欺骗他们,既然他们这么简单的就相信了,那我们也可以,从其中做点手脚。”戏志才微笑着,和曹洪说了一句。

    他能说,自己这里,当然能破。

    但是他也算是看到并州的战斗力,人变得糊涂了一些,如果真的有这么简单的话,那并州一方,为何从一开始,就会表现的,如此强大!

    “诺!”

    曹洪此刻,暂归戏志才管束,因此他立刻领命,对于这样的命令,他当然不会违抗,毕竟又不是在让他反攻曹操,如果真的是反攻曹操的命令,估计戏志才都活不了。

    毕竟曹操一方,掌管兵马的,都是族内兄弟。

    “方并州,何必说此虚言,诓骗兵士们”曹洪大声喊了一句,尴尬的发现,自己这点声音,在战场上,还真算不了什么,只能把这话,教给几个手下,让他们四处去喊。

    “方并州,虚言诓骗,军师仁慈,若是投降,之后功伐并州,田地可归于你等之手,不予收回。”

    “方并州,虚言诓骗,军师仁慈,若是投降,之后功伐并州,田地可归于你等之手,不予收回。”

    ……

    方莫听到这喊声,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对自己旁边一个战士道:“你信吗反正我不信,那些世家,都是吃人血的,要是占了咱的并州,怕是以后再也没有田地,分配百姓了。”

    那小兵,本来严肃的面孔,立刻变得激动起来。

    他点着头,狂叫着道:“该死的世家!”

    “该死的世家!”

    “该死的世家!”

    ……

    方莫目瞪口呆,看着小战士冲进去,没一会儿就被几个人围住,然后死去,虽然死前,拉上了好几条人命,可他居然就这么死了,而且,他死了之后,声音还传了出来。

    一时间,并州一方,也开始呐喊了起来,但是他们只有五个字。

    “该死的世家!”

    这可就有点不妙了。

    方莫下意识的反应了过来,只是稍稍想了想就知道,要是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以后这些小兵,对于世家的存在,会是厌恶至极的,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

    “算了,既然喊口号可以让战士们杀的更痛快,那就喊吧,大不了,以后我只在并州混,以后去西凉,这两个地方,都没有世家盘踞。”

    他也是很无奈,最后只能在心里念叨了一声,继而艰难的提起刀,猛然从两个战士间,露出脑袋,刀一出,没见血,但他就像是一个老刺客,又像是一个大乌龟,一看没有得手,立刻缩回了脑袋。

    一击不中,远遁好几米。

    接下来,他就只能躲在后面看着,倒不是说,他不想出战,实在是,自己的实力,已经跟不上,身上连一丝力气都没了,再出去,那就是给自己找死。

    所以他就开始观察着战场,最主要的,还是看向自己的人马,到底到了何处,为何还不过来。

    典韦浴血奋战,刚刚从东杀向西面,凿穿了一个队伍,立刻又从西往东杀,只是这次,他可就不像去时,那么凌厉非常了。人并不是神,总会有没有力气的时候。

    他就是其中的典型,但是哪怕到了如今,他还是不屈:“主公,等我!”

    喊过以后,又是将一个西凉战士,砸死,对方脑浆迸裂,让他更如地狱恶魔,浑身上下,煞气盈盈,可惜现在西凉军,不会再退,他们接到了死命令,绝对不能退。

    相比之下,吕布那边,倒是显得很轻松,一路上,他都没有怎么动手,不管对面多么厚重的防御,他身边的金刚,都能在几个棍子间,扫出一片道路。

    “将这些人,也都派过去吧,阻挡一时,也是好的,我死不要紧,主要是,方莫必须要死,否则的话,他便是吾等最大的威胁!”

    李儒咬着牙,看着已经不足两百步的一人一金刚,心头震颤。

    现在他和方莫一方,完全就是在打时间战,如果能够吕布能够靠近,就他那小身板,没力气的吕布,也能弄死他,至于金刚,更是随手一挥,就能将他给弄死。

    预料出现了错漏,他也没有想到,徐晃的手下,居然还有五千人,而且徐晃本人,更是疯狂战斗,不计自己伤痕,也要在两个大将的身上,留下一个创口。

    “疯子,一群疯子!”

    吕布、典韦、徐晃,包括三人之主方莫,都是疯子。

    一个比一个凶猛不说,而且方莫还在那里,不断的喊着各种政策,他的西凉军,毕竟也是在围堵并州军,此刻已经渐渐显示出颓态。

    可是他也很无奈,这样的话,他不能喊啊。

    人家一州之主,为了小命,喊出再大逆不道的事情,谁敢说什么

    他最多,只是一个军师,现在喊出来,如果不兑现,怕是小命都没了。

    不过他和戏志才的感觉一样,都觉得,方莫这是彻底疯狂了,连免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他觉得,哪怕方莫此次不死,回去之后,也会有一个大大的麻烦。

    不,是两个!

    一,免税,然后连兵都养不起,没粮草,没金银……什么都没有。

    二,不免,此时浴血厮杀的战士们,恐怕能够把并州,闹个大的。

    “不想,方无忌,还有此等办法,竟可玩弄人心与鼓掌之间。”李儒叹了口气。

    他哪里知道,方莫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活着回去,他就要这么干,不光要这么干,还要这么宣传,以后他就不去玩什么政治游戏了,彻底变成一个狂暴之军。

    而且,还是最得民心的一方诸侯。

    只要以后老老实实在并州,天下没有人能够动摇他的地位,哪怕是四方齐齐来攻,也基本上不会有意外的发生,不过意外还是有的,那就是……

    最后他很可能,会成为南匈奴一般的存在,没人去招惹,也没人当回事。

    轰隆!

    轰隆!

    轰隆!

    “杀,我们是来投降的!”

    “杀啊,我们是来投降的!”

    身后,喊杀声震天。

    李儒正在想,为什么一边喊杀,一边又说着投降,突然他就看到了对方的旗帜,心脏立刻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最不想看到的一方,终于是出现了。

    白波军!

    西凉军的老敌人了,哪怕是牛辅,都不能敌。

    “此时,是最好的投降时机,如果能够将方并州拯救出来,我们就能彻底安稳下来,再也不用过什么混乱的日子,只要埋头种地,什么都不用担心。”

    李乐哈哈大笑。

    郭太由于旧伤复发,刚刚一命归西,而杨奉又投靠了西凉,剩下来的三人,便是以他为首。

    他现在也不想去打什么仗了,每天都在幻想,什么时候,吕布能够过来再打一仗,然后他就顺势投降,可是没想到,吕布居然没来。

    稍稍打听了一番,方莫、曹操,李儒居然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大战呢。

    这让他心中立刻出现一个计策,只要自己能够过来替方莫打上一仗,然后装作对峙,还没等方并州反应过来,立刻跪地投降。

    “没错,此计甚妙啊,看看那徐晃,现在据说都能领兵了,而且还很受方并州看好。”韩暹也开口道。

    剩下的胡才,为人较为沉默,此刻则是道:“只要从这里杀入,然后我们就能去到那边投降,到时候,兄弟们可别跪错了,方并州据说在北面,而曹操在南面。”

    三个人,都是狠人。

    郭太到底是怎么死的,其实他们心里清楚的很,那个顽固,居然不投降,谁知道哪个义士会出手,但是不要紧,他们既然开始领兵,那就要想尽办法的,去投降。

    李儒刚刚将身边的兵马派出去,就看到了身后,漫天遍野,都是战士,而且还是曾经的死敌,白波军,他立刻就知道,这一战,彻底输了。

    如果说,以前还可以用小败换大胜,那么此时,简直就要大败而归。

    “阿荣,快集中兵马……唉,算了,我们尽快离开此处……算了,来不及了!”李儒想了好几个办法,最后看到那几十万人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跑

    跑个屁!

    几十万人,他能跑到哪里去

    虽然其中壮年,只有几万,甚至两三万而已,剩下来的都是老弱妇孺,可李儒清楚,这些人,拿着盆子都能把他给砸死。

    败了,彻底败了,败给了一个,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地方。

    或者说他想到了,但是他觉得,这些人绝对不会异动,毕竟牛辅手中,又不是没有兵马,没有了他们在北地,牛辅很快就能拿下。

    但是他偏偏就没有想到,这些人早就想投降想疯了,连郭太都给宰了,谁还能阻止他们

    挡人活路,犹如杀人父母。

    活路就在并州,就在河东,只要到时候,归于方莫一方,他们就有大片的土地,不用再去战斗,不用再去想着什么供应兵马粮草。

    再也不用去过,为了战士们吃饱,自己只能饥饿。

    这样的投降,简直太划算了!

    谁挡,谁死!

    “杀啊…”

    “杀,我们终于要投降了!”

    “方并州,快出来与我们一战……”

    “咦,是西凉!杀啊,杀了他们,就能投降啦!”

    怪异的呐喊声,传遍了四面八方,更有不知道多少头狼,从一个个隐秘的地方,悄悄闪了出来,对西凉军,展开一种近乎屠杀似的攻击。

    “方并州,果然有天助啊,连一个野兽,都知道投降好!”李乐一开始看到这些狼的时候,心里是很紧张的,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些狼和自己的目标一样,于是他们也就保持了一种井水不犯河水。

    此时一看,果然是一路的。

    这让本来就相信黄巾那一套的百姓们,心里归附之心,更甚。

    李儒被生擒了,一个大嫂,快步上前,将他捆绑了起来,一边绑一边念叨着:“当初捆猪的时候,就是这样捆的,他敢挣扎,就得完蛋。”

    徐荣也被生擒了,也没有逃过大嫂的捆猪锁。

    两人,一人算是名震天下的谋士,一人算是一代将帅苗子,但却被这样捆住了,偏偏,他们还什么都不敢说,因为他们听到了,有人提议,直接杀了他们,把人头给了方莫。

    当然了,这个提议,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反对。

    最为沉默的首领胡才走过来道:“你们难道忘记了咱们在打猎的时候,什么东西最值钱活的啊!死了的,万一损伤了皮毛,那可就不值钱了!”

    “对对对!”

    这群农民起义军,可不会知道什么令行禁止,以及什么诛杀大将,完全就按照打猎那一套来,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郭太平时就只是想着光复黄巾,对于他们的教育,着实不到位。

    而平时,为了吃饭,就连胡才这样的首领,也是要亲手下场的,自然的,他们的思想,就变成了猎人。

    李儒和徐荣,真是亏大发了!

    “唉你们,是谁啊”吕布拦住想要进攻的金刚,扔过去一个火把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们,不会是过来找麻烦的吧我跟你们说,现在主公够忙的了,谁敢继续找麻烦,可别怪我吕奉先,以后不给你们开漏子。”

    平时白波军一些实在年迈,或者饿极了的人,都会迁往河东,由于没有大举而入,他也没有当回事,反而由于方莫的宽容,直接对其放行。

    但是现在他觉得,必须要威胁,尤其是这三个人,可都是白波军的头领。

    “吕将军说笑了,我们可不是来找麻烦的,我们来这里,就是想投降的,快,快,咱们列阵来一场大战,对了,方并州呢北,哪边是北那个韩暹,哪边是北来着”

    李乐连道不敢,顺带着将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正愁没有兵马的吕布,立刻道:“这时候,先别说投降了,主公被围攻了,现在危机万分,快,你们抓着的人呢我有大用,可千万别杀了啊!”

    “没杀!”胡才激动的脸都红了,指着四周道:“听到没有还是活着的值钱!”

    “嗯嗯嗯,你说的对,怪不得,你平日里,连那么强大的猎物,都能击杀。”

    “对了,今天我们吃什么”

    众人对其表现,纷纷表示赞叹。

    吕布看着乱哄哄的一幕,实在没有心情陪他们聊天,只能扯着嗓门,发出不是太大的声音道:“我刚刚没说清楚吗主公,方并州!此刻,危机!”

    “谁啊!”李乐,韩暹、胡才三人齐声开口。

    “曹操,西凉!”

    吕布恨意勃发,但他由于嗓子的原因,现在说出来的声音,都很小。在心里,他则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扯着嗓门了。

    他一个武将,还没人家一个大嫂声音大,这让他如何自处

    “兄弟们,还等什么呢,杀西凉,诛曹操,我们,投降啦!”李乐没有让吕布多等,直接让健壮之人抢先出动,然后跟在吕布后面,但他还是谨慎的开口道:“吕将军,我们可不是投降你,我们只是为了救方并州,我们是要投降方并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