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们败了,愿降!【晚上没晚……】
    “我们,坚持下来了,哈哈哈哈,回去以后,我所说的话,统统兑现。”可怜巴巴,被贾诩坑,被戏志才坑,被李儒坑,被曹操坑的方莫终于坚持到了胜利。

    每个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是他们觉得,自己值了,因为主公,真的准备兑现,实际上,他们也会怀疑,方莫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可是看到现在他的真情表现,每一个人,都彻底的相信了。

    此后所有生活的并州的人,将会获得最大的优待,而参军的,恐怕更甚,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福利,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仅仅种地不用交税,就已经让大多数人,觉得值了。

    “主公,末……末将,不负重托…”

    徐晃颤抖着从一边走回来,他刚刚硬着头皮,独战夏侯渊和于禁,浑身的力气,早已不知道去向,现在的他,回到方莫身边,刚刚单膝跪地,就彻底倒了下去。

    方莫大惊,连忙将他扶起来,嘴里大叫:“军医,军医呢!都他娘的给我出来,该你们上场了!”

    哗哗哗…

    无数个带着白色套袖的人,从军队之中,走了出来,他们一丝未损伤,可是等到了战后,最忙碌的,就是他们了,因为这些人很清楚,自己是在和大司命抢人。

    他们提着大木桶,一言不发,每每走到一个人身边,那人便会自觉除去衣物,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展现出来。

    这是一支,唯有方莫军中,才会有的军队。

    每一个人,看到这些人的时候,都是眼中流露出最为真挚的笑容,也只有这些人,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了安全感,当然了,酒精杀毒,还是非常疼痛的,一时间,刚刚还在不屈不挠的方莫一方,每个人都开始传出凄惨的叫声。

    方莫虽然被保护,可他也是受了一些伤的,看到一个军医来到自己面前,立刻将衣服脱下,露出胸口一个不算太大的伤口,指着道:“就这里,帮我消消毒,然后用布包裹起来。”

    军医则是仔细的询问了方莫有什么症状,比如有没有发痒,以及疼痛,而且深度多少……

    他们,很是认真。

    方莫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症状,说了出来,随后他就感觉到,有几个军医走到了自己面前,放下大桶,准备给他洗涤伤口。

    “我说,你们留下一个就行了,其他战士,也都等着呢,我能比谁金贵都是娘生爹养的糙汉子,你们这样特殊照顾……”方莫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方悦哀怨的走了过来。

    那眼神,让方莫觉得,很是害怕。

    他从来没有在对方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眼神,尤其是那犹如深闺怨妇一样的神采,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不安,连忙道:“大兄,你怎么来了啊最近上党形势还好吧张辽怎么样了!”

    方悦一听,立刻就走到他的身边,从木桶里面,拿出一个木头制成的镊子,在他的伤口上,轻轻戳了一下:“你还问这些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小命都快没有了!你的心里,还有没有并州子弟”

    他看得真切,这道伤口,距离心脏怕是已经不太遥远,只要再深一点,恐怕他就见不到这个狗兄弟了,这让他很是难受,同时,对于贾诩的怨气,也开始大增。

    都是因为贾诩贾文和,他才不能第一时间来到,反而要等什么时辰,天时地利……

    “狗屁!回去,我就把他砍了!”方悦怒气值爆发,挥动着手里的镊子,似乎真的是想杀人。

    方莫连忙忍着疼痛,劝慰道:“大兄,你可千万不能,如果没有贾诩料到此处形势,怕是我刚刚就该阵亡了,不可能逃过此难,人要学会感激,不能总是想着杀啊杀的。”

    他很清楚,就自己这个二傻子哥哥,肯定不会想到什么,自己在这里遇到的是什么形势,估计在心里还会想,自己这个妖怪,怕是会各种妖术,只要挥挥手,就能令李儒的西凉大军,彻底溃败。

    实际上,方悦还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接到贾诩说,主公危机,速速集结兵马的时候,立刻就改变了这种念头,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弟弟,怕是真的变成了一个人类。

    一个和他一样,并非永生不死的大妖孽。

    可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他更加的难受,如果知道这事的话,他一定不会让方莫亲身犯险,起码也该让自己跟上,这样一来,才能以策万全。

    嘶…

    “真疼!”

    方莫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看到自己身旁一个小战士,在那里强忍着痛苦,头上满是汗水,他立刻道:“忍着干什么叫出来,我都不怕丢人,你怕个卵蛋子!”

    他不这么说还好,说完以后,他就后悔了。

    自己身边的几个战士,全部都开始撕扯着嗓门开始大叫,好像刚刚压抑着的痛苦,全面开始爆发,这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刚好,镊子到来,触及到了伤口。

    他不能免俗,也叫了起来。

    这下可好,很多战士看到,主公都会疼痛,也会大叫,立刻觉得,忍着干什么,大家一起叫起来,才真的舒服。

    一时间,遍地哀嚎。

    不过他们的感情,却是在突飞猛进之中,如果再次遇到了刚刚的情况,怕是根本不用方莫说一些激励的话,这些人都会主动的向前,将自己的身体,挡在最前面。

    袍泽之谊,便是这么开始的,一并痛苦,一并欢乐。

    痛苦,很快就过去了,但是欢乐,才刚刚才开始。

    “喝酒呢,就算了,你们也知道,此时我们还处于危机之中,万一有人来袭击,那咱都得去见大司命,不过呢,这胜都胜了,咱起码也得表示一下……”

    方莫站起来,牵动伤口以后,他的眉头微皱,但却依旧平淡的开口道:“回到并州,如果库里还有多余的银钱,我会发放给你们的,如果没有……那你们也不能怪我,毕竟咱们一州都还在恢复之中,不过你们放心,等我有了钱,就补给你们,还有啊……”

    说到后来,正当他要抛出一个大炸弹的时候,脑子突然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方悦立刻跑了过来,先是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半天,最后指着方莫,对军医道:“我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放心,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扛得住。”

    军医没有搭理他,而是诊治了一番后,点着头道:“主公只是太过激动,气血盈霄,一时间触动了伤口的变化,具体来说,您也不懂,反正,主公没什么大事,只要好好休养一番,就好了。”

    方悦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军医竖了竖大拇指。

    这支部队,还真是太特殊了,平时好像斥候一样,什么都不干,而且也不会上战场,可是到了战后,他们的作用实在是太过巨大了,很多战士,都可以因此免死。

    而且方悦还知道,这支军队,绝对是天下第一例,在并州一系,更是普及甚广,哪怕是在北方,不断袭击羌胡的张辽营里,就有这么一支兵马,都快被他给惯成活祖宗了。

    每次袭击羌胡,所获得的战马和蛮牛、羔羊等,都要让这些人先尝尝鲜。

    好处当然是巨大的。

    张辽营里,大部分的人都说,自己有第二条命,打起仗来,那叫一个恐怖,就连羌胡,都害怕的不得了,现在他好像在进攻西河郡,如果真的被他干成了,那并州的势力,就更大了。

    并州九郡:上党,太原、西河、上郡、雁门、云中、定襄、五原、朔方。

    云中、雁门、定襄、朔方、五原…这五个郡早已被羌胡彻底攻占,可剩下来的,只是羌胡为祸其中,如果能够拿下,那么整个并州,将会出现一次彻底的,巨大的,人口大爆炸。

    虽然,可以控制的只有四个郡,可单凭这四郡,他们已经可以贪图大片土地,更何况,还有北地在手!

    “兄弟啊,你可快点醒过来吧,白波军的三个首领,都急的不得了了。”方悦坐在方莫跟前,此时二人身在大帐之中,本来应该撤军的。

    可是不能撤啊,白波军人家过来投降的,现在还未决断,如何能退

    偏偏这个时候,方莫又陷入了昏迷之中,可把方悦给急坏了。

    在此处多耗费一天的时日,就要多耗费大笔的钱粮,这对于方莫并不富裕的并州家底,根本就不能承担,哪怕是将河东和上党所有世家,再抄一遍,都不能让他继续坚持下去。

    方莫这一昏迷,就是半天的时间,等到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清晨,看到床头边坐着,不断点着脑袋的方悦,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将一件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无忌啊,你可算是醒过来了,再不醒过来,咱们这大好的局面,真的就要完蛋了!”方悦感受到身上的动作,立刻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他本来就睡的不是太沉,一下,就醒了过来。

    方莫心中猛然吃了一惊,正想问,是不是袁绍来了,或者是董卓亲率大军来攻,方悦就已经开始大倒苦水。

    先是将白波军的一些情况,说了一番,最后他说道:“继续驻扎此地,每日钱粮且不说耗费多少,光是那漫山遍野的百姓,就不知该如何安置。”

    他听完了以后,也是很吃惊,连忙穿好衣服,走到外面,看了看左右,发现都是陌生面孔,而赵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正想询问,白波军在何处。

    方悦就走了出来,埋怨的开口道:“无忌,你倒是等等我,咱们可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啊。你是不是在找白波军我跟你说,这群人,可能吃了……”

    方莫诧异的看着方悦,不知道这位大哥,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学会了说段子。

    这让他,十分惊讶。

    还异父异母,亲兄弟

    确定不是在逗着玩!

    当然了,他们的感情,确实可以比拟亲兄弟了,甚至比真正的亲兄弟,还要亲厚一些,毕竟,这大兄一路以来,对他的帮衬不少。

    没有方悦,也就没有今天的方莫,真的亲兄弟,也最多帮到这一地步了吧想想曹操的那个亲兄弟,还不是一样,在家里蹲着,等待着曹孟德的救济

    “看某作甚!”

    方悦虎目一瞪,刚要用蒲扇一般的巴掌拍打过去,猛然反应了过来:“你现在有伤在身,我不和你计较,这次就先记下!”

    方莫愕然。

    这玩意儿,还能记下要不要讲讲道理!

    好吧,无敌大将军,确实是不讲道理的,在他这里,自己认定的东西,就是道理,比如认下了他这么一个狗弟弟,比如对于他掌握一州,一点都不介意。

    一双双带着期望的眼神,聚集在一起,对方莫的冲击,是巨大的。

    三个人,从其中走了出来,对着方莫跪地道:“我们此战败北,愿意归降并州,不知何时,可以去接收”

    “没错,我们败了,愿意归降!”

    “请主…方并州,接收。”

    三人说话之时,不光没有颓废,反而显得十分兴奋,好像自己三人被收编了,就是一个大好的事情一样,但是该做的样子,他们还是要做的。

    不说主动投降,开口就是被打败…

    方莫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