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取祸之道!【在?我大吊萝莉!】
    书信中虽然有所提及,可如今方莫亲自开口,还是让吕布一阵震撼。

    青州都督!

    都督二字,他早就已经摸清楚了,基本就可以代表,大小事务随心管束,就像是锦衣都督方羽,所有锦衣卫的事情,除了他和方莫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过问。

    都督,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权利。

    不从

    开什么玩笑!

    从军打仗,为的不就是建功立业吗如果真的能够在青州打下一片诺大的基业,那他的未来官职会很小吗绝对不会啊!甚至会很大很大!

    大到,很有可能是一人之下。

    尤其是,方莫从并州起家,他算是完全投靠的自己本家人啊,而且河内距离并州也不是太遥远,说不定其祖上本来就是个并州人士呢,这么算下来,他吕布跟着自己人,就能混出个诺大的名堂

    “主公信重,布肝脑涂地,不能报答也,唯愿能够替主公在青州打开局面,获得巨大助力,令并州实现下一次的腾飞,届时,我便能重新回到家乡,告慰高堂父母乡亲。”

    吕布说着话,眼眶都红了起来。

    他想的很远很远,或者说,由于在方莫的带动下,让很多人的想法,都出现了很长远的谋划,就算是吕布也没有能够逃过这么一个结局。

    他一直在想,如何能够让并州变得更加繁华,可是他思来想去,也只有能够让此地商货天下通达,才能完全让并州繁盛起来,但并州产马啊,这东西卖出一些劣质的,都会对未来产生很不好的影响,更别提一些好马了,基本是不可能贩卖的,而并州与河东,一直也都在打击这种马贩。

    因此,并州便彻底没了产出,除了粮食,但是粮食……土地都已经施行了免税,怎么能够将粮食外出再者来说,粮食本来就是一种战略级储备,从来都是不出州郡的。

    他在河东的时候,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得出,只能从其他地方掠夺物资,可是他挨着的几个地方,都是早就打烂了的,就算是北地还算好,可当地也是流民遍地,想要发展起来,也是很难的。

    至于河内,更是由于战火连年,早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并州,只有兖豫二州,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可这两个地方,都有着大批人马驻守,没有时机到来,哪怕以他和金刚之勇武,也绝对不可能破开口子。

    本来他还在等着看,方莫会想一个什么办法来将河东、上党已经发展到极限的场面,再次扩展到整个并州,没想到,看着看着机会就来了。

    转嫁!

    在他府邸之中,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对他说过,如果河东以及上党想要迎来腾飞之机,唯有将地域内的矛盾,比如钱粮不足,彻底转嫁到其他的地方,比如一些繁华之所。

    而现在,机会来了!

    虽然青州不繁华,可是那里人多啊,要是能够占据了青州,未来青州与并州共同出兵,不论是攻打冀州,还是进军兖豫,都有了莫大的机会,再也不必担心,会有人在背后捅上一刀了。

    “奉先这是什么姿态,快快起来!”方莫看到他的模样,心里很是疑惑,不过他没有询问,而是指着郭嘉道:“奉先一定要谨记,到了青州,要时时刻刻遵从奉孝的命令,切记不可妄为。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不希望看到,在我的手下,有人为了充作军粮,人相食,你们两个,可记住了”

    郭嘉本来信心满满的脸色,立刻一怔,随即变得苦涩了起来。不过他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方公放心,既然您有言在先,我定然不会违背。”

    其实,他还真的这么想过,不仅是他,只要是这么一个时代的人,大多都会有这种想法,因为他们遵从的是一种“慈不掌兵,义不守财”的原则。

    而没了粮草,当地又没有产出的时候,怎么办

    粮草为主,人辅之!

    这种事情,在历朝历代屡见不鲜,哪怕是被称之为盛唐的贞观之治,也曾经爆发过山东之乱,史书记载,寥寥几笔而已,但那三个字,却始终出现。

    人相食!

    方莫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他知道,在历史上,发生过许多这种事情,在三国,不,东汉末年最著名的两次便是三辅之地,也就是如今的西凉天灾降临,还有就是曹孟德收服青州黄巾后,曾以程昱为助,而他则行了全天下最狠辣的事情,粮草为辅,人为主!

    因为了解,才会有发言权,因为有发言权,更有着无上权威,方莫才会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必须要禁绝的场面,彻底不让其发生:“若是实在缺粮……”

    方莫想了半天,看到两人期待的目光,最后咬着牙道:“你们便派人而来,我届时便会给你们准备好解决之物,但是,必须要记住,如果敢于以人充作军粮,可休怪我届时翻脸无情!”

    “诺!”

    “明白!”

    吕布和郭嘉,一前一后拱手。

    他们看得出来,此时的方莫十分严肃,绝对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感觉,因此他们更加明白,这已经算是一种底线,而触犯到主君底线的人,什么下场几乎是可以猜测的。

    反正,绝对不会好过,哪怕是如今还缺人,不会有大过,可等以后真的统一……当然,这是很遥远的事情。那可就要被秋后算账了,这一点,二人心知肚明。

    而方莫这一点就做的很好,他完全将自身不喜欢的事情,都摆在了台面上,你只要不去违逆,哪怕发展的慢一点,或者说做的有些不尽如人意,也不会怎么样。

    但是事实证明,他每次的战略目光,都是十分远大的。

    ……

    兖州,鲍信站在刘岱的面前,他差一点就成了汉末群雄之一,可是因为本身的能力不足,且又没有成功拉拢到方莫,最终只能成为一方依附。

    现如今,他便依附于刘岱之下。

    此时他正严肃认真,且忧心忡忡的开口道:“刘公,现在敌人众多,百姓恐惧不安,士兵毫无斗志,显然我军不能马上和敌人相抗!”

    堂上,站着一个俊雅男子,听了这话,立刻道:“一派胡言,若是不能进击,那某养如此多的兵士,到底是为了什么更何况,程昱已经请了曹孟德前来助阵,想来很快就可以看到援军,此时只要我们进攻,便可一战而胜!”

    说话的人是刘岱,他刚刚断然拒绝了公孙瓒让他和袁绍断绝关系的提醒,正是意气风发,手握重兵,不可一世之时。身后站着袁绍,而近处还有曹孟德相助,他觉得,就算是出征,战局也绝对会倒向自己一方。

    程昱此时不在,因为他从回来之后,便担任了两军联络使,其实说穿了,就是他现在常驻曹孟德一方,有时间才会回来看上一眼,同时汇报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人不可能一成不变,更何况程昱是个聪明人,早就看出刘岱气数已尽,不值得追随,因此他想要早早攀附上曹孟德这颗大树。

    而且曹操也确实爱贤才,看穿了他的想法后,两人更是同出同入,什么时候,他都会十分尊重对方的任何想法。

    有了这么一出,刘岱自然就少了一个有生力量为其谋划,然后他便暴露了自己不会打仗的一面,面对鲍信这个宿将的劝说,都不听取,反而一定要出击。

    不过鲍信这个人还不错,他见刘岱不从自己之见,没有慌张,也没有着急,而是继续道:“明公且等我分析一番。”

    说着,他将发现的一些青州黄巾的弱点,都一一列了出来:“据我观察,敌人家属很多,军中粮草物资极为缺乏,靠抢掠维持给养。如今对策,与其贸然出击,不如让部队养精蓄锐,先采取坚守,敌人无法求战,强攻又徒增伤亡,等其气势低落,我们在派精锐出击,就能打败他们了。”

    不愧是一个宿将,真正带过兵的,这一计倒是确实有用,而且要是真的按照他的想法来,那么也就不会有曹孟德的入主了,毕竟刘岱自己就可以拿下青州黄巾,到时候谁为主谁为辅还不一定呢。

    但是,历史是有惯性的,或者说,不会带兵的人,总是会有一种自满的,总觉得自己是天生将才,只要一出战,立刻就能战果丰厚,同时也炫耀一番自己的武力。

    之所以联络曹孟德,其中有一方面是出于惶恐,可另外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因为他觉得,曹操如今已经开始坐大,有些尾大不掉的感觉,如果不能好好露出獠牙,让对方看看,恐怕这地位真要被对方给抢了过去。

    因此他对鲍信的话,根本就不听,而是对其他将领道:“回去集合大军,今日下午我们便出征,若是一战可平青州黄巾,在座之人,人人有功劳。”

    “诺!”

    “是!”

    “额…诺!”

    最后一个回答的,是长相颇为浮夸,好似很丑,却有一种独特气质的人,他的名字,叫做乐进,本来他也和鲍信一样的想法,但是刘岱既然已经下令,他也就只能遵从,只是由于有些不甘,所以才会慢了一拍。

    然而在满堂称诺之中,他的声音早已寂灭,且刘岱也没有将他这么一个不算“大将”的人,给放在眼里。

    取祸之道!

    曹操,虎狼之辈也!

    哪怕其如今不会攻打,但是等你开战,他只要稍稍在后面掣肘一番,哪怕你不想败都会败,甚至就算你神功盖世,也几乎不可能成功!

    鲍信心里,叹了口气,但是他也知道,此时劝说刘岱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