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三百万石粮食?!【难受,今天不在状态!】
    当贾诩进行解释,方莫才发现自己被彻底的欺骗了一次。

    原来在远古时期,就有盐宗、盐母出现,这两位都是炎黄之时臣子,甚至追溯起来,盐母还要更为广远一点,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是自家祖宗,厉害也就厉害了。

    最重要的是,方莫以前非常喜欢看小说,他自以为,这个时代的取盐,恐怕只能通过自产,但是现在证明了,在历史上,华夏的人文祖先,早就搞定了一切。

    海水煮盐,便是宿沙氏最先发明的,追溯起来,距今有两千年,距现代,恐怕有四五千年…

    “狗日的小说作家们,一个个成天瞎几把写,让老子以为,海水煮盐真的是后来才发现的,他娘的!”方莫愤怒无比,同时又开始庆幸了起来。

    要是换了他平时的性格,肯定会出去嚷嚷一番,自己发明了海水煮盐办法,到时候,还不是要被仰慕一番

    当然了,现在他是绝对不会出去自取其辱的,和祖宗比贡献,他也得能啊。

    方莫很失落,缺少装逼素材的他,只能对两个人厉声道:“那,为什么盐还会这么贵呢海水难道还那么难以取得不成”

    “这却不是。”贾诩微微摆了摆手,看到方莫难受的表情,他很想笑,但是为了主公的威严,他只能说点沉重的事情出来:“其实在很早之前,人人都是可以海水煮盐的,但是后来,由于秦国统一了一切,令盐铁成为国家专营,因此这种情况,便彻底远去了。”

    原来,当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也将这么一个暴利的行业,直接收入了手中,然后他确实获得了很多钱,但是秦始皇大大也有监管不到的时候,自然的,就出现了很多商贩。

    在他那个年代,他就是爸爸,谁敢招惹,立刻处死,所以这种情况还是可以抑制的,虽然盐价很贵,但是由于他的镇压,让一切人都抬不起头,尤其是商人。

    吕不韦什么出身谁都清楚,所以秦始皇这个爸爸,讨厌商人,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坏就坏在,秦二世便亡了,而后来,汉高祖政体成型后,早就有了很多大商人都开始经营盐业,其中的一些人,他还不能随意处置,因为那些人,代表了他政权的稳定。

    所以他就将这个问题,留到了后来。

    也就是他当政时间太短,否则的话,他说不定会在律法学习了大秦后,对于商户和世家的管理,也会一同跟上,也有可能不会,那谁说的准呢

    天下稳定的时候,那些世家谁敢和他掰手腕不是找死吗

    但是也有可能六国贵族,再来一次战争。

    都是说不准的。

    这个事情,一直到了汉武之时,汉武帝觉得一定要将这个重利行业掌握在手中,但是他那个年代,世家基本已经彻底成型,在他说出这话后,立刻就引来了更大的反对之声。

    这场混乱,持续了近四十年,直到汉昭帝时,才彻底成型了“商专卖制”。也就在那个时候,世家第一次成功的影响了一切…

    说的有点远,但是现如今,情况就是如此的,那些一个个游走九州的世家之人,大多身后都是经营盐矿的,甚至到了后来的五代十国,由于那些人,都是出自于盐贩子,所以对这个事情,就更为打击了。

    “你的意思是说……”方莫听了半天,最终反应了过来,指着天道:“如果想要贩盐,必须要取得一定的权利,然后有天子授权,才能开展如果是普通人,谁敢贩盐,就得被砍了左脚趾”

    看到贾诩点头,方莫才默念了一句,真他娘黑!

    现在外面盐价居高不下,也就并州由于他这个镇压一切的人存在,让这里的盐价,极为低廉,自然也就没有人去贩盐,要是真的有暴利在其中,人们不疯了才怪。

    想到这里,方莫才莫名知道,为什么物价平缓,世界才会趋于平缓,他以前,一直是这么想,一直这么做,但是其中到底有什么道理,他是一点都不明白。

    现在却是明白了,原来,只有物价平稳了,而且柴米油盐酱醋茶谁都买得起时,才会让人们,不想去搞事情,只想一心一意的为了自己,为了后代着想。

    “外面的人,活的真叫一个凄惨,连吃盐,都他娘那么贵。”方莫叹了口气,接着道:“行吧,既然如此,那就给两个去一封书信,让他们在当地,展开海水煮盐,对当地百姓,要平稳价格,但是对外面,却要抬高价格,且不能有人贩卖。”

    这一条,在并州已经施行了近半年之久,但是他怕郭嘉没有想到,只是想快速出盐,然后将那些百姓都给扔到一边,那可就很容易导致,一系列恐怖的事情在青州发生了。

    “嗯,这个是必须的,唯有如此,方能抑制一地物品价格,让当地百姓,不论什么时候,都抬着头,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天之庇佑一样,如此,可尽收民心也。”

    贾诩也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同时,将方莫的咸鱼攻略,拿了起来,在其中又写下了一段话,然后便交还给方莫道:“不过,主公所言的渔网,何时能够出产若是没有渔网,这咸鱼攻略,恐怕也不能成行。”

    按照现在的打鱼情况,真要去做咸鱼攻略,显然是不现实的,尤其是,很多百姓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吃过鱼,一来是由于此时保鲜功能不发达,另一方面,则是鱼不好打。

    真要是好抓,那就便宜了。

    “这个虽然能够充饥,但是真要几百万人吃鱼,也不太现实,这样吧,你先让他照着这上面干,我们也要赶快加紧脚步了,如果到时候,不能打通两州之间的路,恐怕之后就会很可能出现大事。”

    青州,确实是一个值得头疼的问题。

    最头痛的就在于,当地人都疯了,一个个加入黄巾之后,化身蝗虫,见到什么吃什么,这样要是不出乱子,那才见鬼了,否则他们稍稍种点地,都完全不必如此困苦。

    咸鱼攻略,只能抵一时,而不能抵一世,随着时间的流逝,鱼也会变得越来越少,到了那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毕竟,鱼虽然成长时间很短,但真要是像他这种绝户办法去捕捞,再加上几百万人吃用,真的很可能,在几十年后,就再也见不到一条鱼了。

    “此信,我建议由徐晃将军送去,唯有他,方能穿梭两地,不必为……”方羽发出了一声建议,但是此时,却有一只鸽子从一边跑了过来,他立刻就闭嘴了。

    总是会忘记这小家伙,但是这小家伙,绝对是传信的不二选择。

    “你说啥”方莫笑了笑,掏着耳朵,将几张纸卷在一个小小的盒子上,然后小心的绑在白咕的身上,最后心里道:“你将这封信,送给青州方面的吕布和郭嘉,然后尽快回来,我们很快就要开始连番大战,而你也要派上巨大的用场。”

    “咕,什么用场”白咕没有急着走,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方莫在心里笑着对它说:“你想不想找几个伙伴呀我这里,可是已经准备帮忙抓鸽子了,到时候,也让你当个总管鸽子的大佬级人物,你觉得咋样”

    “咕……”

    白咕歪着头想了想,最后点头道:“还不错。”

    说完,它一展翅,便很快消失在了政务厅。

    看着白咕飞走,贾诩才回过头,仔细看着方莫半天,继而笑着开口道:“有时候我便在想,主公是不是有天助之,不仅有金刚那等猛兽,就连这小小的鸽子,都愿与主公接近。”

    “啥接不接近的,都是和我玩的不错罢了。”方莫摆了摆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文和,眼下距离秋收大概还有多久如果时间太短,我们是不是没有时间去建造那些……”

    他一直都担心这个问题,但是一来当时他没有那么多钱,也不可能发动本来安定下来的百姓们,再次出动,而秋收之后,那就不同了。

    百姓心中都会有一个奔头,到时候,他就算是想要做什么,都能做什么,只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前提就好了,就当做发放福利一般。

    “秋收倒是不急,不过眼下我倒是可以确定,主公接下来的一切,将会十分顺利。”贾诩神秘一笑,将一封中护军报奏书信递了过来。

    要不是有这封信,方莫几乎都已经将自己的中护军给忘记了,要知道,中护军那可是有着监察官员的责任,尤其是对于军队之中。

    那这个人,是谁呢

    自然是韩浩,带着西凉俘虏,前去屯田的人。

    “主公近来安好臣近来每日喜不自禁,仅靠目测以及推算,秋收后,将有两百万斛粮食入账,届时便可替主公将忧患彻底解决。”

    信里面,其实有很多内容,但是多是问候方莫和他全家的……当然,这可不是责骂,而是一种关心。

    最重要的,就是这一句话了。

    “文和,这两百万斛,大概是多少”方莫对于这个名词,不太明白,虽然看着很多,但是他可不会轻易相信,而且,这东西到底代表什么,他还不清楚。

    万一,一斛就是几两呢两百万斛,算下来也不过才几十万斤而已,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

    “大喜啊,主公!”贾诩却是抚掌大笑,接着道:“十升一斗,十斗为一斛,也就是说,我们即将收获的,将会是将近三百万石。”

    说到这里,他不自禁的便笑了起来。

    方莫却被吓坏了,他一个没有扶住,坐在一边,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三百万石

    那岂不是说…

    足够十万大军,出征十个月

    “韩浩不会是骗我的吧”方莫缓了好半天,才喃喃说了这么一句,不过他很快就改口道:“但就算是骗,韩浩也当为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