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刘晔与崔琰【更新来啦】
    刘晔,光武之子阜陵王后代,相比起刘备可怜巴巴,他混的可要好多了,起码他可不用去做什么织席贩履之辈。

    他平日里足智多谋,被人称为有佐世之才,也不知道是不是话唠的属性在影响着他,让他的朋友十分稀少,只有那么寥寥几人,其中有一个,就是满宠满伯宁。

    同时,满宠真心的朋友,也只有这么一个人。

    两人的相处,算是一种很是奇怪的模式,毕竟两人一个话唠,时不时就会发挥脑力,出一个又一个的智谋,而另外一个,则是会一直沉默。

    可能这就是性格互补吧。

    当初满宠离开的时候,和刘晔说过一声,但是当时他觉得,并州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一切都已经打烂了,就算是百姓都不愿意过去。

    因此,他就没有跟着一起。

    但是接下来的一切,却让他的眼睛都要凸出来了。

    并州人口是少,恐怕还不到十多万,比其他州郡,完全都没有的比,但是自从方莫到了之后,一系列政令发下去,让当地恢复了民生。

    这个在刘晔看来,最多也就是对方有一定的治政能力,完全不足以说明,他能够将并州给救活了。

    但是接下来,当天底下那些饿着肚子的人,跑到并州开始落户之后,他就知道,这个地方恐怕会变得很恐怖。

    当时满宠已经去了有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没好意思直接过去,毕竟他想的太多了,要是换了满宠,肯定会立刻就过去投奔,毕竟跟着朋友,肯定要更舒服一点。

    但刘晔想的太多,所以迟迟就没有动身。

    并州一天天强大起来,刘晔却觉得自己无奈至极,正想随意找个借口去并州一趟看看的时候,荀彧来了一封书信,邀请他加入曹孟德一方。

    他又开始胡思乱想,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在家里思索到底是跟着荀彧走,还是去和满宠一起。

    后者是他最想要的,可是他当初没有直接过去,万一之后被人提及,是不是有那么一点丢脸

    脸面问题,他还是看得很重的。

    就在这时候,并州的唯才是举发布了,他立刻眼前发亮,将一旁放着的荀彧书信,嗖的一声便撇到了一个角落里吃灰,将已经收拾好很久的家当带齐,背起一个大大的包裹,便出了门。

    在并州纸张确实便宜,甚至便宜到爆炸,但是在其他地方,那还是很贵的,因为这东西,只是限量供应的,就算并州有一些二五仔,他们也会面临一个两难的境遇。

    到底是给自己的儿子买一些纸,还是用来做生意

    这个选择题十分简单,所以全体并州人,都将纸张买来给了自己儿子,而且还会时常欣赏儿子的字帖,心里那叫一个开心。

    至于拿去做生意开什么玩笑!有看着儿子写字舒服吗但凡是有点见识的,都不会将这种限量的东西,给了别人。

    因此这天下并没有纸张泛滥,刘晔只能背着重重的竹简出门,他家里确实有马车,也有下人,但是这东西关系重大,他可不想让人看到了。

    这些都是他根据并州的情况,做出来的一些计略,都有着巨大的作用,具体使用什么,他还没有想好,但是在他看来,到时候直接给了方莫就行了。

    文人都要有个进身之阶嘛,他的进身之阶,就是这些谋略。

    里面有如何攻略袁绍,怎么平定太行群盗,甚至就连如何吸引三辅之地的难民到并州,以及如何将西凉通盘打下,他都做了很多手的准备。

    刘晔的这些,估计很能牵动方莫的心绪,毕竟他本人就是一个想的太多,但最终发现,只有一两条是可以当场施行的,其他的不是只能等待,便是自己扛不起那种消耗。

    一路漫漫,道路之上匪患猖獗,但是他手底下也不是没有能人,在路上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叫蒲元的家伙,这人很有几分力气,对贼寇是个有力的震慑,而且他自己还说自身会打铁。

    还打的不错。

    刘晔听了以后就在想,现在的并州,可不就是缺少工匠吗而且这人五大三粗,还能一路保护自己,于是他就带着对方一路朝着并州而去。

    荀彧要是知道,自己的那封信,根本屁用都没有,只是让刘晔在家里多等了几天才上路,真不知道将会是个什么心思。

    但是想来,他肯定不会太过高兴。

    他把你当朋友,而你本来想去当教书匠,没想到转头就因为我的书信,在家里又浪荡了半个月,你对得起谁还是说,你从来没有想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估摸着,荀彧会这么说的吧。但是刘晔肯定会抓耳挠腮,然后默然良久,开口说上一句:我当初是准备去的,只是并州牧发布了唯才是举,这样能够不限出身的人,想来是胸襟博大之人,我先去看看,如果不行……再当教书先生

    并州可不仅仅要那些有才华的人,对于认识字的人,也有着很高的待遇,凡是过去了,都能当一个教书匠,不仅可以教书育人,还能过上堪比官吏的生活,倒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的了这种诱惑。

    天下何人不愿意,一展自身才学就算是不能,那也要教出一个好点的徒弟啊,但是在其他州郡,却没有这种土壤,他们自然会选择并州。

    这一日,巍峨的上党城前,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忽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们竟然撞在了一起,两人都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声音,连忙低下头去捡取。

    此二人,一人为刘晔,他心疼的将书简一个个捡起来,对另外那个俊秀的人,满脸一点好脸色都没有,要不是城门就在眼前,而且城管都是百战老兵,眼神极具威慑力,他恐怕会当场暴动,先把这人打了再说。

    不过,他抬眼看过那人之后,倒是越看越熟悉,最后一拍巴掌道:“你是崔琰你不在冀州当你的骑都尉,来并州干什么”

    说着话,他看着那些掉落在地上的竹简,脸上开始出现了一丝坏笑。

    两人也算是老相识,而且这家伙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和满宠相似,平日里不喜欢说话,但是一旦开口,就非常让人讨厌。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正直,太正直了。

    不过刘晔却知道,此人在冀州当了骑都尉,眼下正跟着袁绍一起玩耍呢,怎么会突然跑来这并州更何况,他如果没有看错,对方掉落的竹简,恐怕也都是要献出的计策。

    崔琰一看是他,没好气的让手下人开始拾捡书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开口道:“当初袁绍令手下人挖坟掘墓,此等事情,多数人都会做,我只是说了他几句,他居然就开始记恨我。”

    “这事我知道啊,你不是从此就变成了骑都尉,当了大官吗”刘晔眨了眨眼,继而开口道:“光听这一点,按理说袁绍应该也是胸怀博大之人,为何,你要舍近求远”

    “大个屁!”

    崔琰一听袁绍,脑门上青筋都跳了起来,转而指着冀州道:“当日他确实让我做了骑都尉,但是从此之后,对我的计略一概不听,不过我还乐得清闲,最主要的是,这家伙近日让那许攸去为三郡挽回,他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像是文若说过的,贪而无治!”

    “百姓流离失所,且最近正有一股股的百姓聚集了起来,眼看着就要造反,我要是再不跑,难道还要给他殉葬不成”

    说到这里,崔琰就一阵难受。

    刘晔看到书简已经收拾齐备,也没有继续扛着,而是让人放在了马车上,慢慢的靠近崔琰,低声道:“当初,这件事可是和方公有着莫大的联系,你如今来此处,莫非是要搞什么刺杀”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现在的士,那可不是明清,一个个都只会读书,实际上,这些人手底下还真的有几分力量,就算是刘晔都是如此。

    但是他们平时都不会出手,只有大场面,才会想着去参加。

    若非如此,刘晔也不敢只带着两个老仆就上路了,这是极度的自信,谁遇到他,不被他砍了那才见鬼,但是有了蒲元,他就轻松了,好歹也是读书人,能动嘴,尽量别动刀嘛。

    “刺杀!”

    崔琰听后茫然四顾,转而气愤道:“刺杀个屁,我来此是为了献上计略而来,如果能够奉行此计,不说其他,光是魏郡就得丢失大半,而到了那时,青州与并州便能联系到一起,两州之主,手握几百万人口。”

    说到最后,他闭嘴不言了。

    刘晔却是严肃的点了点头,眼看着方莫的势力就成了啊,不过他对于破魏郡还真没什么把握,毕竟他不是混那块的。要不然,他那些竹简之中,肯定会有一篇关于如何将青州并州连接起来的计略。

    这算是并州的头号大事。

    不过,他此时却又一次的开始了胡思乱想。

    “如果那冀州真的有乱民出现,想要直接将其灭亡,似乎也不是那么困难嘛,但最关键的是,眼下的并州,似乎接受不了那么大的地方,如果接受了,恐怕也只会拖累自身。”

    刘晔摸着胡须,不断撇着周围的景物,实际上心绪早已飞到了如何让并州一方,平定冀州。

    不过他也清楚,眼下的方莫,还是要以平定并州为首要,次之则是要将青州也打通,如果能够将当地也变得如同并州一般,恐怕其他的人,都会不好过日子了。

    据说汝南的百姓过的可不怎么好,到时候真要是将青州变得如同现今的并州,甚至哪怕只有十分之一,估计也会对那里的百姓,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崔琰实际上则是在观察着刘晔,看到他的眼神飘忽不定,立刻就知道这家伙心里没憋什么好事,但是他却很是兴奋。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刘晔也是在想办法搞冀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