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手缝针了】古版“坟头草”
    傍晚已经过去,天色逐渐昏暗了下来。

    两方处于对峙之中的兵马,也渐渐都开始点燃了火把,将自家阵营里照的灯火通明,至于方莫与曹操那里,自然更是如此。

    在天色还没有完全黑的时候,曹操与方莫,便同时对许褚和典韦吩咐,回去找来火把,将此处点亮。

    他们两个知道,现如今两个人表现的越是平和,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也就更加能够沉得住气,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恐怕之后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也说不定。

    噼啪,噼啪……

    桐油燃烧着火把与火盆,发出脆生生的响动。

    方莫合上书籍,真是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他算是知道了,这曹操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光是这么一本后世的开蒙读物,就能够做出那么多的标记。

    如果不是他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学习大汉的书写方式,说不定还真看不懂,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学了个差不多,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将这些知识都给吸收了。

    整本书里的标记,完全突出了两个字,一个是诡,另外一个则是险。

    方莫不知道后世的曹操兵法到底有多么值得研究,但是眼下他手中的这本书籍上的标记,已经完全将曹操的兵法给透露了出来。

    这家伙,是一个喜欢用险,而且最喜欢用诡异之法取胜的人。

    这一点上,从书里的标注上,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如何”曹操暗自带着一抹期许问道:“不知,其中的几条计策,是不是可以给我解释一番”

    带着期许,是因为他觉得方莫和他是同级别的人,最想听到的,自然就是一句夸奖了,哪怕是不太友善的夸奖,他也想要,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的喜欢名利二字,最关键的是,他对于其他人的评价,可以等闲视之,但是方莫,他绝对不会。

    这是一个奇人,能够在乱世之中,凭借一介白身,加上半个世家的助力,便达到了如今的成就,不论怎么看,都比他要好。

    他虽然是阉宦之后,但那也是世家好不好他老子可是当过正经大官的,更何况,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在各种官职上开始履任。

    最让他自傲的,便是曾经在二十啷当岁的时候,发明出了五色大棒,那时候的他,才多少岁

    按照后世算法的话,他在二十啷当岁,就已经当了首都的公安局副局长,而且还是掌握实权的,这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而且他还能够不畏惧强权,当然,后世也没有什么强权,人人平等自由,只是在这个时代,强权就是强权,你要是敢顶撞,可能下一刻就会暴死街头。

    但是他不仅敢制作五色大棒,还敢打当时十常侍的脸……当然,那时候曹腾还没有退,要不然的话,他的小命恐怕也就保不住了,但就算是如此,他也被直接贬谪了。

    如今,看着和自己当初同样年纪的方莫,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为天下。

    “哦,你说的这几个策略啊其实很简单啊,上面都已经标注了出来,你回去自己领悟就行了,好了,我还有事,就先不聊了,典韦,我们走。”

    方莫说着话,将书本递了回去。

    不管对方怎么获得的,但是既然对方拿到手了,那就是他曹操的本事,他可不会就这么直接收回去,就算是要收,也要等以后直接收回来,而不是现在这样,靠蒙骗拿回来。

    这不是他的作风。

    “少寿,尔墓之木拱矣!”曹操气的破口大骂。

    他等了这么大半天,本来还以为,会获得一个巨大的收获,没想到,方莫居然看完了就走,而且看对方那津津有味流连忘返的模样,分明是将他的知识给直接吸收了。

    方莫听到话后,转过头比了个中指,也不管曹操是不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直接开口反驳道:“你才去死吧!”

    前面已经说过,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开始精研古代文化,尤其是对于左传还有春秋读的最多,这句骂人的话,他当然是知道的。

    曹操的那句话,出自左传之中骂蹇(jian)叔的,听起来很文明,但是翻译过来的大概意思则是,你要是中寿的时候死,现在你坟头上的树木都已经有两手那么粗细了。

    只不过,他改了一个字,变成了少寿,算下来的话,就是说方莫要是在少年时候死,现在就该坟头草已经好几丈那么高……

    没错,翻译过来确实是这么个意思。

    两千年前,不,应该是一千年前,这句话就已经开始成为国骂了,而不是现代人研究出来的……

    所以,方莫才回了一句比较不文明,且通俗易懂的,你才该死。

    他可没有曹操那么好的学识,自然不知道该引用那一些句子来反驳,但是好在,后世里面属骂人的话在网上传播最为广远。

    也幸亏方莫是个网民,当然,这也和网民没有多大区别……

    曹操还以为方莫听不懂,他本来以为,方莫就是个山野村夫,但是现在居然直接回了他一句,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又开始疼痛了。

    “仲康,我们走!此等厚颜无耻之人,亏我以为,他是一个可以与我并肩之人,不想……”说到这里,曹操回过头大声道:“生子当如方无忌啊。”

    老子就要骂你,不仅要骂你,还要把你当儿子一般说,你能奈我何

    “呵呵,生孙不如曹孟德也。”方莫又是回了一句话,然后做了一个鬼脸,极为流氓的继续道:“孟德,继续啊。”

    曹操感觉自己的喉头被堵住了,本来还以为,方莫会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这是在夸奖,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瞬间就看透了,瞬间他就觉得,自己是真的苍老了,现在连骂战都搞不过年轻人了。

    要知道,当初他的骂功那可是厉害无比的,甚至对几个厉害的人,都能说出非常知名的话来,但是现在,貌似是遇到了对手。

    闷闷不乐的曹操,回到自己大营,看到过来的荀攸,尤其是对方眼中的那一道饥渴,他立刻冷哼道:“此人,竖子也!我先回去,公达你且在此看着,若是有机会,给我狠狠的打他,让他快点滚回并州去。”

    说完,他气哼哼的走了。

    荀攸憋在嘴里的一句话,根本就没有机会吐露出来,但是看着曹操的神色他也知道,恐怕这位老大已经察觉了他的心思,但是没关系,既然已经看到了,那还怕拿不到吗

    除非,曹操能够一直躲起来,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不提此刻战争就在眼前,仅仅是即将开始的一番大戏,他就绝对不会错过。

    想到这里,荀攸脸上又恢复了平静。

    ……

    另一边,贾诩看到方莫回来,站起来摇了摇扇子,继而道:“主公,方才那曹孟德可是在询问你那几个策略之事”

    “不愧天下第一聪明人,判断的太正确了,我跟你说……”方莫嘿嘿笑着,将自己如何激怒曹操,甚至听到那句耳熟的骂句,完完整整的描述了出来。

    贾诩听的哈哈大笑,整个人也都轻松了下来。

    世人皆说曹孟德奸诈,但是如今看来,这最奸诈的人,也不过就是这样嘛,和方莫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尤其是,方莫可是他的主公啊,这真是一种巨大的幸福感笼罩了他。

    想想曹操的过往,贾诩的脸上,笑意直接就绽放开了。

    方莫虽然不知道贾诩到底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是这可是自己的手下,听说手下愉悦了还能增长忠诚度,所以他才不管贾诩到底为什么高兴。

    只要高兴,就行了。

    总比哭丧着脸要好的多吧

    “不过此刻还要麻烦盯着曹操一方的异动,我要回去一趟,先将此次的收获,尽数记录下来,这可是为数不多的曹孟德智慧,我要详细记录下来,以后带到……”

    “咳咳!”

    “没什么,你先看着吧。”

    方莫嘿嘿笑着离开了。

    他刚刚本来是想说,自己以后要把那些东西都带进墓里,然后给后世人看看,自己这智慧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不过一想到自己这是偷来的,好像蛮丢人的,所以也就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意思。

    “主公放心,有我在此,想来那曹孟德也不会功伐而来,就算是来,我也定然能够令其有来无回。”

    贾诩倒是没有好奇方莫没有说完的是什么,而是满是自信的应对了下来。

    这一刻,他要让整个天下知道,他贾诩可不仅仅只是对于政略精通的,就算是对于军事行动,他也是很在行的。

    是时候,扭转一些人的看法了!

    想到这里,贾诩的脸上,就如同盛开了一朵鲜花。

    方莫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他此时正在焦急的寻找着纸笔墨砚。

    刚刚看到的那些东西,那可都是极大的智慧啊,而且是来自于曹操的,就算是不能在后世给那些考古人员和整个世界装逼,但现下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尤其是曹操的许多地方,和贾诩的根本就不一样,这却是让他很是在意的一点,要知道,取长补短,才是华夏根治在骨髓里的东西嘛。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莫按照记忆,大体的将一些能够记住的都写了下来,至于没有记住的,自然也就没有写下来。

    但是就算是这些,已经足以他展开一次升华了。

    “没想到啊,曹操居然和后世的某公还有一定的共同性,我可算是占了大光咯。”方莫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开始哼哼起:“没有枪,没有炮,蒋……给我们造。”

    那位被称之为后勤大队长的,可不就是和曹操一样吗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军事思想,但是这曹操却主动送上了门,这真是太一样了。

    当然了,他可不敢自诩……

    一夜无话,荀攸和贾诩都保持着克制,但是两人都是自信满怀,相信方莫(曹操)的军队一旦到来,立刻就能获得巨大胜利。

    在这一点上,两个智谋之士,倒是达成了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