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入城【咳咳!】
    “袁公,请开城门,我方某人虽对你挟持天子不服,然而你对于大汉,还是有一定贡献的,事后,完全可以让天子对你进行处罚。”

    方莫高声开口。

    至于这话,估计连鬼都不信,刘协现在已经变成,落在谁手里,都是一个玩具的下场,谁还会相信,他敢于惩罚其他人

    但是吧,规矩还是要讲的,没有借口的话,为什么要给对方离开难道,之前的誓师,都是屁话不成这可以说,是大家的一个遮羞布,为了让自己的威望,不受到打击而已。

    也就是政治。

    方莫现在,玩政治的话,还真不行,但是他有贾诩啊,这家伙玩政治那叫一个溜,可以说,这是一个军、略、政、谋全才。

    在三国开启之后,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个人,比如曹操有荀彧、孙策有周瑜、刘表有蒯越、蒯良、吕布还有一个陈公台呢。至于袁绍他的这种人才太多了,而且又不会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自然就导致了内斗的开始,而随着内斗,派系自然林立。

    所以后期的袁绍,实在是乏力的很啊,为了和那群人斗智斗力,保持一个平衡,那叫一个疲惫不堪,然后……曹操给了他一个解脱,很是开心的将这一个套子戴上了自己的脑袋,这也是为什么,曹操打着打着仗,忽然就会后撤,连大规模的作战几乎都没有搞过一次,唯一的一次,还让他险些命丧黄泉。

    世家,太强大了啊。

    这些人,不断想着把利益搂到自己怀里,在他们看来,不论是袁绍和曹操,这两个人都已经极为强大了,所以根本就不必去一心对敌,只要稍稍分分力,就能摆平一切。

    事实证明,他们想的是正确的,但是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话,就会导致对战的连番大战。

    若是有一个电视台采访,谁敢去问问,张辽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八百人威震逍遥津这特么很无奈的好不好!

    当然,他赢了,那自然怎么说怎么好,后方的那些争斗的,一看这家伙这么牛叉,自然要兵给兵,要粮给粮,甚至死都要死在江陵合肥之间。

    ……

    城门开了。

    袁绍苍老的面孔上,满是疲惫,不过还是很开心的见到了方莫,当他看到方莫这家伙这么年轻,甚至比他儿子还小后,这心里立刻就不平衡了。

    想了想,这家伙也开始在心里感叹,生子当如方无忌啊。

    不过,这话本来就是骂人的,是要当人爸爸的,他不能当面说出来啊,要不然,那不就是在说,哦,方并州啊,我是你爸爸那一辈的,你叫声伯伯

    就算是方莫不动手,他手下的那些将领,也绝对会动手的,主辱臣死!

    “无忌啊,你可算是来了,天子……刘备那厮竟起兵祸乱一郡,此时我已经调兵遣将,过不得一时三刻,便会有大军到来。”

    袁绍说话的时候,一副我很可怜,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

    但是傻子都知道,这家伙语气里的威胁,到底有多么的明显。简直就是在明摆着告诉方莫,你弄我可以,但是弄完了,你就等着我儿子和外甥的报复吧,没说的,我这把年纪了,死了也就死了,可是你这么年轻,给我陪葬,挺好。

    方莫觉得恶心,这家伙的嘴脸,就是这样的,一开始就是这样的,看谁都不顺眼,而且论到多疑,他估计比曹操还要多疑,但是最关键的是不是这一点,最关键的是,他从来不重视寒门。

    要不然,什么三国,应该是袁氏纵横汉末,为大汉带来了新的明天,为整个世间带来了和平……

    别不信,每一个开国的家伙,对于自己那都是极尽吹嘘的,不论是谁,都是这么干的,从来没有一个跑得了。

    当然,还是有例外的。

    一个被黑了几千年的祖龙秦始皇,因为他用刑十分严峻,让那些读书人很不爽,自然各种抹黑,而另外一个,自然就是朱重八了。

    最相似的是,这俩人,一个比一个丑。

    面相奇特确实容易出奇才,然而……人家朱元璋明明有自己的画像,难道,那些儿孙连祖宗都敢拜错

    至于两幅传播甚广的画像,一个有帽正,鲜明的清代痕迹,另一个是广字领也是清代产物。

    活脱脱就是在抹黑!

    就算是这两个人,在自家的史书里,那也是绝对无敌,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一个人,同时也会记载一些小毛病,这样的史书,虽然不太公允,但也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

    至于明君是什么样的

    很简单,看看大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然后不如曾经版图的三分之一,那就是明君的典范,要不然,都是昏君!

    嗯,袁绍还是很帅的,而且这家伙以后就算是有画像,估计也会很帅,但是方莫可就不一定了,他在并州干的事情,总会让那里的世家,搞几个画像出去弄事情的,说不定到了后世,他就是一个比祖龙还丑,比朱重八更难看的一个人,至于供奉在太庙的算了吧,人家会说,这是宫廷美化!

    可是……哪家的子孙后代,愿意供奉一个不是自己祖宗的东西出来就算明朝后期有朱棣造反,但朱棣是朱元璋的亲儿子啊,他身世坎坷不假,但是绝对没有绿啊,看看画像就知道了,这俩人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咳咳,说多了。

    “袁公一向可好曾记得,你我一并起兵讨伐董卓,不想今日兵戎相见,实在是……世事难料啊。”方莫感叹了一句,但是全无感慨之意,反而对着城内跃跃欲试,傻子都知道,这家伙想要尽快接收,省得出现变化。

    不过现在势比人强,哪怕袁绍想搞事,也基本上不可能了,金刚那么大的块头,就在盯着他呢,所以他笑呵呵的道:“确实啊,不过今日不是叙旧之时,你我同入城中,将那匪患尽快平定下来。”

    输给方莫,那没什么丢人的,毕竟方莫确实是有本事的,手下更是几十万兵马,哪怕他看不起寒门,可是实力在那,看不起也得看得起,但是刘备算个屁啊,他本来就能轻轻松松的捏死,但是这家伙突然就崛起了,他心里能好受那才有鬼。

    而且连地盘都没有,只是能够存留邺城过半,在他眼里,还是一个织席贩履之辈。

    “哈哈哈!”方莫哈哈大笑,然后挥手道:“走走走,我们入城平判,至于是不是匪患,那可不太好说。估计,是民乱吧”

    袁绍可以定性,他却不会,毕竟这里的百姓,直接被逼的造反了,说不定对他还有一点感情,他可不能就这么失去。

    看到方莫不上当,袁绍心里也是咋舌,他还以为,现在就能直接让其上钩,哪怕到时候平了乱,他也站不稳脚跟,现在看来,却是不能了。

    匪患和民乱,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民乱平定以后,只诛匪首,对于普通百姓,一般关上几天,甚至关都不关,直接放还家乡,但是匪患,那是要剿灭的。

    方莫在前面走着,恢复了一些的典韦,还有本就没有怎么战斗的张燕则是分别站在两边,将他护佑其中,毕竟这年头壮士太多了,谁都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把方莫给捅了,那么一来,他们可就完蛋了。

    在政权崩溃之前,估计方悦等人也得先把他们玩死再说。

    贾诩此刻,脸上也带上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对每个人都笑着,谁都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当然,他们知道肯定没想什么好的。

    光是眼中不断爆发出来的阴狠,就足够他们慌乱了。

    至于崔琰……

    这货倒是被人指指点点的,但是都是背地里干的。

    比如郭图便低声道:“想不到,崔琰崔季圭竟是投靠了并州,呵,眼光不错,然而却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卸磨杀驴。想那并州,龙潭虎穴一般,世家去了,绝对没个好的。”

    “确实如此,不过此刻倒是让他得意了起来。”许攸也是连连感叹,眼神里,倒是有几分闪烁,仿佛在思考,要不要找个什么机会……先打好关系。

    毕竟他的家族太小了,以后完全可以找上方莫嘛,到时候,相信以他的手段,定然可以获得一席之地,就算不如贾诩,但也绝对不会次于满宠等人吧

    想到大权在握,许攸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又是一个二五仔啊。

    城中,一片狼藉。

    那些百姓,在完全释放着自己的兽性,他们已经疯狂了起来,尤其是身后有着兵士跟着,胆气不知道大了多少,当然,他们只敢对富户下手,世家……刘备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又不是傻子,要是动了世家,这里还能继续待下去

    一声声怒吼,在城中不断响起,仿佛在受到巨大的折磨,而那些受到折磨的,便是曾经收购粮食的富户,是世家之下的人,但是他们却是直接接触百姓的。

    只能说一句,不作不死啊。

    方莫带兵入内的时候,迎面便撞上了醉醺醺的张飞,不过他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很是镇定。

    “你……你是何人方方莫!”

    张飞想要靠近过来,却被阻拦,看清方莫的形貌后,他身上的酒劲立刻就醒了一大半,立刻向后退了几步,看到方莫不追赶,他则是立刻前去找刘备报信去了。

    方莫很是平静,此时的他,早就不是当初面对这种历史留名的将领,激动万分的时刻,因为他现在的地位,绝对不低于这些人,而且他的名声很好……不,民声。

    “张燕,胡才,你二人准备做好战斗的准备,骑兵在后,步兵在前……好吧,我们没有步兵。”方莫吩咐完了,才发现,自己是连步兵都没有的人,可是就这么着,袁绍居然投靠了过来,你说气人不气人

    攻城,本来就是他的一个想法,没想到还没开始,没等他动手,就有人替他完成了。

    “难不成,冥冥之中,真的有天命不成”方莫喃喃的念叨了一句。

    贾诩立刻靠近过来,轻声道:“主公在想什么”

    那句话,他没有听清,所以想要询问一下,要时刻保持和方莫的高度一致,那才是正确的思路嘛。

    “没什么,只是在感叹,当日的邺城,何等之繁华,没想到仅仅过去了半日时光,竟成了如此模样,战争的破坏力,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方莫真的是在感叹,说完之后,他又回过头问道:“袁绍已经安顿好了他有没有表现出抗拒,或者想其他的办法”

    既然要战斗,那就肯定不能带着袁绍啊,不过对方手下的兵马,方莫却很不客气的直接收了一半过来,反正都是用来当炮灰的,要不然的话,骑兵如何在城中发挥战斗力

    至于如此是不是太残暴了一点……

    比起袁绍和刘备来,他已经足够宽宏大量了,起码他没有将这座城池再次破坏掉,而且就算是青州,他的军队在当地也都很乖巧,绝对没有对民生造成伤害。

    想到这个,他就一阵骄傲,看到没有,这就是他这支兵马的光荣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