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人兄狗弟,狗兄人弟
    方悦,河内名将,曾一手抵御黄巾叛贼的进攻,后成为河内太守麾下第一武将,更兼具自身为方家家主,银钱自然不缺,旬日间,便将名将之名传遍河内郡、河南郡、河东郡。

    今日他坐于大堂,十分开心的看着自己兄弟成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

    “我弟甚是聪慧,比我都超出许多。”

    他哈哈大笑,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不言不语。

    旁边的吕伯奢,撇了撇嘴没有吭声。你连狗都不如,让我说你什么好?

    当然,他也知道这是方悦之自谦,绝非真是如此。

    “上辈子当了半辈子单身狗,没想到穿越而来,这么快就解决了终身大事?”方莫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若不是此事他身为狗身,怕是要乐的开怀。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依然乐的嘴角弯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灵动。

    “哈哈哈,我弟今日必然畅快,你看他笑的多么甜美,想来大母在天有灵,也必然会开怀不已。”

    方悦大笑不止,碗中的酒,来者不拒,碗碗皆干,甚是豪爽。

    “大哥,你吃的太多了,就算二弟今日成婚,你也不能吃如此多喜酒。”方羽无奈一笑,尴尬的挡下一碗烈酒。

    他站在这里,就必然要为大哥挡下酒来,否则真的喝醉了,那今天河内之军事,由谁来主事?

    那一群骄兵悍将,可不会去听他什么话。

    “呦,三弟你也想喝?甚好!”

    方悦确实有了些许醉意,看到方羽帮自己挡下酒来,不光没有不开心,反而大笑起来。

    这个三弟一直都不太把方莫当回事儿,都成了他一块心病了,现在看到对方在宴前愿意喝酒,自然高兴。

    方羽愣了愣,随后无奈的苦笑一声,将碗中酒喝了一大口。

    但他可没有方悦那么大的酒量,只是这一口,都已经感觉有些晕晕乎乎。平日里,他可是基本上滴酒不沾的。

    “再拜!”

    站在前面的老者,有些无语,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大声唱和。

    方悦停下喝酒,铜铃般的虎目,直直的看着方莫。

    “……”

    方莫被这眼神看得有些发毛,无奈下,只能继续低头拜见。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了。

    “这…这方家二爷,不得了啊!”

    “居然好似真的懂了人之话语,难不成,已然有了灵性?”

    “这乃是妖孽吧?”

    有人惊讶万分的开口。

    第一次下拜,还能说成是有了一丝灵性,而且养育许多,说不定通了主人…兄长之意,但是这第二次,那可就了不得了。

    席间有人悄悄记下这一幕,暗暗低头,没有开口。

    这样的场景,绝对少见,是一桩好大的趣事。

    “恩?!”方悦耳清目明,瞬间听到了几个人的议论,他站起来虎目圆睁,厉声呵斥道:“谁敢说我二弟是为妖孽,我就灭了他!”

    那些议论的人,听到这里,连忙闭口不言。

    他们可不想招惹方悦这个煞神!

    瞬间,大堂内便安静了下来。

    方羽虽说有些醉意,但基本上的意识还是有的,看到自己大哥如此做派,只能默默走出来,站在那里,清了清嗓子开始开口。

    “我家…二哥!本性纯良,而且其母,也就是我兄弟二人之大母,曾助我大哥逃得厄难。因此,我不管你们当中有谁,又有什么势力,都给我乖乖闭紧嘴巴。”

    说到这里,他身上出现了一股凌厉的气势,不似方悦那般浑厚,反而有种阴沉:“否则,我定让你们知晓,我方家的厉害。”

    说实话,他对这个狗二哥是一万个看不上眼。

    但是这件事说穿了,也就是自家里事,自己可嫌弃,但是别人谁敢胡乱开口,他可就不似那般好说话了。

    “是是是…”

    “我等明白。”

    ……

    被兄弟二人这么一冷一横的威胁,众人也都去了一点小心思,不敢再去妄加议论。

    是,那成婚的是一条土狗,但是那也是方家的土狗。

    在河南郡,河内郡等地,想要动方家的人,还没有几人有那个胆子!

    “三拜,夫妻交拜!”

    老者继续大声唱和,他已年老,对那些事情,完全可以装作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那…我要不要拜下去呢?”

    方莫有些小心翼翼,有些灵性,和被人称作妖孽,那可不是同样的事情。

    他偷偷的抬头,看着从红盖头下露出的那一张凄美面孔,点点泪珠滑落,不知有多么悲怆。

    白嫩的脸蛋上,滑下一滴泪水,刚好落在他的脑门上面。而那张不算太美,却也非凡俗的脸上,带着些许期盼之意,似是在期待方莫接下来的动作。

    “死就死!”

    方莫看着对方那期待的眼神,只能咬咬牙,继续拜了下去。

    管他们去死,反正现在有那两个兄弟在那里替自己镇压,哪怕出了什么事情,也自然有人承担扛着。

    “噗嗤…”

    梨花带雨的面孔上,突然像是绽开了一朵娇艳的花朵。那笑容,很美,很美…

    在古代,就算自己的夫婿再是粗鄙不堪,甚至是个痴傻之辈,她们也都会咬咬牙忍了下去。

    古代女子,大多如此。

    因此,在看到方莫那副舍生就义似的表情,她像是察觉有了些许意思,竟然也低下头拜了下来。

    “好,好,好!”

    方悦连道三声好,想要取来一碗酒更加痛快几分,没想到却被方羽拦了下来。

    “三弟你这是何意?”方悦神情一滞,有些不太高兴。

    方羽拿起一碗酒来,无奈又有些苦涩的开口道:“大哥,你今日是真的不能再喝了,待会儿你还要去驻守呢,若是被太守发现…”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基本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清。

    方悦有些不甘的看着那口碗,似是觉得有些不畅快,但是基本职责他还是没有忘记的,也就放下了再去喝酒的打算。

    不过,有一杯酒他却是非喝不可的,就算是方羽也不能拦。

    “大哥请满饮此杯,祝福我们二…夫妻。”

    新娘声音清脆,如同黄鹂一般,令人沉迷。

    然而方悦就是个大老粗,他才不会去管对方漂不漂亮,只要能生…好吧,他二弟是不可能了。

    因此,接过弟媳敬来的酒后,他直接仰脖而干。

    “好酒!”

    方悦哈哈大笑,顺便摸了摸方莫的狗头,道:“今日之后,你就在吕家扎根,等到来日…算了,今日高兴,不说这些。”

    他很显然有些话没有说完,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没有想着要去说完。他是愣,但是不傻。

    “父亲,这是我代方二爷敬您的一杯酒。”

    由于方莫是一条狗,所以他们倒也没有难为,而是让新娘代替,做了本该属于他的事情。

    跟在后面的方莫,眨眨眼,想要开口叫两声,又觉得会堕了威风,或是被人更加关注,便是没有吭声。

    “礼成,起!”

    老者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对这荒唐的一幕,虽然颇有微词,但也不敢随意议论。而且他本身就是被请过来的,是收了钱的。

    现今之人,大多讲究一个信字,既然被方悦给诓骗而来,他也就一直努力的将这工作进行了下去。

    方悦想了想,挠了挠偌大的脑袋,对着三弟道:“是不是还有一个事?”

    方羽脸色一白,心说大兄果然没醉,这最关键的一茬,完全没有忘记。

    于是他点点头,开口道:“倒是有那么一茬,只是二弟有些不适合,所以我做主给…”

    方悦砰的一声拍桌而起,对着方羽训斥了起来。

    “三弟啊三弟,不是我说你,平日里你再是顽皮好动也就罢了,可这是我们大母的骨肉,绝对不能等闲对待。难不成你忘了,你大兄我是怎么从那炼狱一般的场景下走出来的?”

    训斥一顿,他转而开口问道:“说吧,到底是个什么事?”

    方羽想要开口犟上几句,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父母去世的早,长兄为父,他总不能去教训大兄吧?

    于是,他只能呐呐的开口:“洞房。”

    声音放的极低,就连同在一旁的吕伯奢和吕玄都没有听见。

    “啪!”

    方莫好奇的看着用力拍打自己脑门的方悦,不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大哥,又在犯什么嘀咕。

    他要是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就绝对不会好奇了。

    “倒是我想错了,弟媳已然受了委屈,这等不容于世间之事,是不能做的。”方悦拍了脑门一下,也是安静了下来。

    成婚、拜堂,这些都是可以的,但是人伦大欲,却绝对不能开启。

    这个事情,是会触犯神灵的!

    “好,就这样吧,接下来该吃吃,该喝喝,大家都不要紧张,就当是在自己家中,酒管够,肉管饱。”方悦开口道。

    这话倒是比什么都有用,一群刚刚还皱眉苦脸的乡人村民,皆是高兴了起来。

    近些年来,天地发生异变,时不时便会降下天灾。于是这些乡人村民平时别说吃肉,就算是能够吃饱,都已经算得上是家中富足。

    因此,他们对于方悦的这句话,是十分感到开心的。

    一旁的老者,站在那里想要开口,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最后灰溜溜的走入院中,开始进食。那四个字,他决计说不出口。

    幸好的是,方家兄弟似乎也懂得许多道理,没有逼迫。

    一众人开怀畅饮,放声大笑,更是畅快的吃着平日所见不多的荤腥肉食,一个个走的时候,肚子都大了几分,好似怀上胎种。

    夜幕降临。

    方悦将方莫抱了起来,他那九尺身高,块头十足的身躯,抱起方莫还真没什么难度。

    “二弟,虽然你已经成婚,但那种天诛地灭之事,可万万是做不得的!”他也不管方莫是否能够听懂,严肃的开口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