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你居然想睡我媳妇?
    方莫速度极快,身形又极其灵活,在房上上蹿下跳,就是不下去。

    对于这个能上房的狗,方羽也是很无语的。在家中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天赋,现在到了别人家,倒是表现了出来。

    偏偏,这一幕弄得他十分难堪。

    “方莫,你快快下来,我这里有新鲜的熟肉,够你吃个饱的。”方羽无奈,只能找了个盘子放了些肉食,在房屋下面,不断晃动。

    “二位暂且离去,我和方莫兄弟极为亲厚,因此你们还是早些给我们安置房屋才是。”

    他倒是没忘了两个看笑话的,找了个正当理由,就想把他们两个人给赶走。

    然而,吕伯奢是离开了。吕玄却并没有走,反而是站在那里,笑吟吟的,等到父亲离开,他才淡淡的开口说话。

    “方家二…三爷,我看,不如由我来让他下来如何?你还是早些回去,也省得沾染了风寒。”吕玄说话的时候,眼中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不知为何,方羽觉得现在的吕玄十分危险。

    但他可不是什么二愣子,就算不曾掌过兵事,但好歹威势还是有的,双眼一眯,他也同样笑着开口道:“我看,就不必了。”

    方羽可不傻,他自然能够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

    但是他就算再不喜欢方莫,那也是自己和大哥亲自认下的大母亲子。让他明知对方有危险,还要离开,这种事情,他绝对做不到。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和妹夫亲近一番…”纠结一番,吕玄还是没有放弃那个想法。在他看来,既然方羽能够用力掐方莫,那就说明也是不喜欢那条狗的。因此在方悦的面前,他能表现的小心翼翼,可在方羽的面前,可就不然了。

    方羽捏起一块肉,看着那张带着冷笑的面孔,啪的一声,将那块肉扔到了他的脸上。脸色阴沉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想法,既已知晓我没那般意思,就该早早离开,何必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那块肉刚好砸在吕玄的鼻子上面,竟然恰好带着一些粘性,正好贴合了他的脸颊。

    “是在下无理,那我就先告退。”吕玄抚了抚脸上的肉块,随即快步离开。

    站在房顶上的方莫,清楚的看到,吕玄脸上出现了一抹很是可怕的笑容。由于正好背对方羽,这张脸却便没有被看到。

    陌生的屋子,陌生的人。方莫知道,自己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依靠,那就是自己的这个弟弟。虽然对方不喜欢自己,但他肯定不会想着杀了自己。

    想了想,方莫那双十分有神的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下方目送的吕玄离开的身影,想到了一个主意。

    “嗷…汪汪!”

    就算做人的时候,他小时候也曾学过狗叫,现在自然更是顺畅。也正因此,他叫出来的时候,还真有几分意思…

    好吧,一条狗只要想要发声,基本上都是狗声。

    “叫什么叫!”

    吕玄离开之后,方羽手里又拿起一块肉来,想要直接扔上房顶,可是他却看到了极为惊悚的一幕。

    站在房顶的方莫,正用自己右前肢,不断的弯曲着,好似在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我,不会是眼花了吧?”方羽心中大惊,一条狗就算再有灵性,也不应该做出这种实在反常的举动!

    成精了!

    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声音。

    不过,他想到以前兄长给自己讲的那些恐怖惊悚的睡前故事,恍惚间,他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握草,玩过了?”方莫看着下面的方羽,心里大急。

    他本来是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灵性,可是看对方那样子,显然不光没有喜悦,反而更多的是惊恐。

    无奈之下,他灵活的窜动身躯,来到阶梯处,几下就来到了房屋下方。随即他快走几步,来到双腿都已经开始抖动的方羽面前。

    “嗷…”

    他用自己的脑袋,十分可耻的蹭了蹭方羽的腿,然后做出一个眼馋的姿态,看着对方盘子里的食物。

    没办法,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兄弟和方悦是完全不同的。

    方悦能够接受自己十分有灵性,甚至是比之精怪还要聪慧的一幕。但是这方羽,显然是接受不了的。

    “呼…”

    方羽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看到和猫一样,在自己腿边蹭来蹭去的方莫,松了一口气。

    “刚刚可真是吓死我了,虽然你是我们认下来的兄弟,但是这年月,太聪明的东西,是必须死的。尤其是,动物!”方羽蹲下来,脸色变幻不停,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是,他们是认方莫为兄弟,认那只勇猛非常的狗当了大母,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能接受,动物真的有灵这种事情。

    世俗人眼中,所有看似如同妖孽一般的东西,都是必须要进行斩杀的!

    当然了,方悦不同。那头浑身肌肉疙瘩,甚至脑子里都是肌肉的货色,根本是不在乎这样的事情的,反而还觉得,本就该如此。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那只狗会救了自己性命?

    “来,吃点东西。”方羽从陶盘里拿起一块熟肉,然后缓缓的放下,刚好足够让方莫站起来能够吃到的位置。

    方莫眼睛翻了翻白眼,很不想做出这样的动作,因此他也就没有理睬方羽。

    “嘿,你还有点小脾气,不错不错。”方羽边说,边将盘子放了下来,然后道:“这下吃吧?总不能,总不能你也上桌子吧?”

    他也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方莫却听了进去,而且后来还一直为这个目标而奋斗。

    方莫也确实饿了,他也不怕其中有毒,毕竟现在吕家没有害自己的必要,而且这方羽也没有那个想法。

    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完,方莫如同人一般打了个饱嗝,接着他居然想要躺下来。

    “难不成,我这是继承了狗类的习性?”方莫暗暗感叹,然后便由着身子躺了下来,刚好仰躺着。

    平日里,他在看到自己家狗这个样子的时候,总是觉得仰躺是不会舒服的,可是现在他真的变成狗了,却觉得这种姿势如此的舒服。

    方羽看了看他,将陶盘拿了起来,然后拍了一把方莫的肚子道:“吃完了就睡,对身体不好。”

    他不喜欢的是叫方莫二哥,实际上对于狗这种东西,他还是很喜欢的。于是便情不自禁的逗了起来。

    “嗝…”

    方莫冲着凑过来的方羽,打了个饱嗝,然后白了他一眼。

    老子都成狗了,还怕个毛线!

    方羽被这一幕弄得大囧,转而便不敢再去逗弄,而是把盘子放下来,悄悄靠近方莫后,开口道:“我不管你是有灵还是真的成了妖精,这不重要。你只要记住一点,万万不可被人发现!”

    听到这番话,方莫的心里都暖洋洋的。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对自己还是蛮好的。

    虽然变成了一个畜生,但好歹还有两个人类兄弟。而且这俩人,一个对他的表现毫不在意甚至欣赏至极,另一个虽然平时冷漠,却也有暖男一幕。

    “咳!”

    方羽突然咳嗽了一声,然后眼珠子一转,蹲在方莫跟前,开口道:“那个,人跟狗结合本就不该,而且兄长还说要让给你认下一子,此等事情,实在不应发生,因此…”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

    方莫好奇的盯着这个看起来矮小,但绝对不会矮小多少的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方羽酝酿来,酝酿去,看着方莫,每每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阵阵凉风都开始袭来的时候,他终于是忍耐不住,开口惭愧道:“战功那是要上战场的,很危险,因此…”

    “我觉得,为了能够让兄长不去冒险,只能牺牲三弟一次,帮你圆了…圆了…洞房!”

    憋了半天,他终于是开口了,脸上满是一片羞红,跟刚刚在婚宴上表现的阴沉男子,极其不相称。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我媳妇?”

    方莫大怒,就算他不能行使人伦大欲,但也不能忍耐自己脑壳上留下一个大大的草原。于是,他一张口,便将方羽的衣服咬住了。

    不是他不想咬方羽身躯,只是想到这时节没有疫苗,万一自己身上带着那恐怖至极的狂犬病,那不就是害了对方?

    “我是想试你一试,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够听懂我的言语。好了,松开吧,我知道你手下…不,口下留情了。”方羽脸色还是通红,他才不会承认,如果方莫不这么表现的话,他会真的去那样做。

    他这么说,换来的是方莫鄙视至极的目光。

    然而好歹他也是家族弟子,怎能败退?于是他就和方莫对视着,小声道:“你当我怕你啊?你对我口下留情,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说着话,他噌的一声拔出一把短剑,黝黑的皮肤上,闪现过一丝危险。

    “二哥别怕,我帮你去个根!”

    方莫听到这话,立马探身而起,飞速离开方羽几米远。

    谁知道这神经病一般的人,是不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给阉了,跑快点是没有错的。

    方羽看到这一幕,心中终于确定,自己这个“二哥”,恐怕不光是能听懂人言,而且还十分聪慧,了解差不多所有的语言意思。

    去跟都懂,还有什么不懂的?

    “方三爷,厢房已经备下,不知你何时前往?”一个下人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