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老子他娘的反了!
    “丫,丫”的说话,还是跟着方莫学的。

    方悦觉得这话很有气势,很对自己的胃口,所以他在出征的时候,都喜欢用这么一句话去叫阵,别说,还真没人敢出来跟他作对,不光没人敢作对,城楼上还不断对他发出招揽之意,只要他投降,高官厚禄,甚至割据一方。

    当然啦,方悦是个没有野心的人,而且他觉得董卓一方确实成不了什么气候,自然就没有答应下来,倒是让王匡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方悦便主管营房,至于叫阵之类的事情,完全交给了其他人。

    比如正想着扬名天下的张飞张翼德,这人都憋疯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董卓的十八辈祖宗都开骂了,但是偏偏董卓就是不出来,而他这一方却也不攻击,双方就在这么耗着了。

    没有出战过的方悦,身为武将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因此看到有人居然敢打自己想念了好久的弟弟,瞬间整个人就炸了,如果不是方莫连忙站在那人面前,他都有心一枪飞出去,捅死那人。

    小小年纪,不学个好,偏偏学人去打骂他人,什么玩意儿!

    “无忌啊,此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嚣张啊?你老哥我还从来没见过在我面前敢嚣张的人呢,怎么着,他是不知道金刚的厉害,还是不知道我的厉害?”

    方悦还是有些气哼哼的,这么一段时间来,他和金刚也混熟了,因此看到他的模样,金刚也扬天发出一声咆哮,令得听到的人,都纷纷色变,觉得风云都快要变幻了一般。

    “行了,叫两声得了,这货是天子,就相当于你们族群里的王者,知道不?”方莫在心里对金刚嘱咐一声,虽然后者问,为什么首领这么弱之类的,但是方莫一句我还就这么弱呢,金刚也就不说话了。

    金刚这里倒是好解决,毕竟对方对自己那是真的忠诚,也不知道是不是距离会产生美,这么一段时间没见,他发现金刚对自己的忠诚度已经到了一百,这是可以效死力的节奏啊!

    但是他看了看方悦,这可就难以解决了,自己大兄真是作死啊,虎牢关前作死,刚刚接回天子,又在作死,你骂了谁知道不?那是天子啊!

    “大兄,那是天子。”他拉着方悦的手到了一边,连忙解释道:“那可是天子啊,你怎么敢开口就弄死丫的,这是取祸之道啊。”

    方悦听了之后一愣,随即缩了缩脑袋,但是觉得这样在自己弟弟面前又失了威风,于是他又高高昂起脑袋,大声道:“天子怎么了,老子他娘的反了!”

    疯了啊。

    这是彻底疯了啊!

    这样的话都敢说出来,完全是在找不自在啊。

    “大兄禁声!”方莫连忙上前捂住方悦的嘴巴,对着后面讪讪笑道:“陛下,我大兄有心疾,近来精神方面也有些不好,说出来的话,都不过脑子的,陛下千万别当回事哈。”

    刘协的脸黑的跟碳一样,那话他听到了,那么大的声音,这里很多人都听到了,他觉得自己失去了面子,于是伸着马鞭,对着方莫一指,随后又缩了回去。

    想了想,他轻声开口对着贾诩道:“此时该如何?那人如此不懂规矩,朕是否要将其下狱拿问?施以刑罚,以此让其归心?”

    他又不傻,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和这种手握兵权的人太不对付,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觉得应该下狱整整方悦,毕竟这样逆天的话都喊了出来,他要是再没点反应,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贾诩沉默。

    他算是彻底看出来了,这刘协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但是方悦做的确实太过分了,他想了想,还是拱手道:“陛下,此时应当让众将归心,可责成其弟严加对其管束,否则世人还如何看我们?而且此事绝对不可宣扬,不然定会引起哗然。”

    折中的办法最好,既不得罪方莫,又不会得罪陛下,他相信小小年纪的刘协,肯定知道该怎么选择,毕竟方悦那么大的块头,他看了都有点怂,不过心里却很是舒畅。

    厉害啊厉害!

    本来以为方莫都够厉害了,他没想到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张嘴就是反了反了的,这是要逆天啊。

    但是偏偏他还没有生气,甚至觉得方悦的做法很对,如果是在和平年代的话,他肯定会让人将其拿问,甚至抄斩都没问题,但是此时…

    天子?

    这就是个玩具啊!

    一个玩具说的话,谁会去当真?就算是真的有当真的…

    他也不能让刘协把这话给说出来,因为他觉得方家太有意思了,他想要结交一番,说不定以后就是一条妥妥的退路,方无忌的聪慧,加上金刚的莽撞,还有方悦那张嘴就当反贼的气魄…

    不服不行啊!

    刘协听后思前想后,觉得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既让自己丢不了脸,又能显示出威严,于是他开口道:“方将军有功于大汉,此次不予追究,但责成方无忌回去之后对其严加管束,尤其那舌头,割了最好!”

    本来好好的,但是他突然加上这么一句话,方悦就控制不住了,要不是怕伤了自己的弟弟,他都能冲出去一枪捅死那丫的。

    他是个忠臣不假,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了解,他觉得光是当忠臣没什么卵用,还不如和董卓一样,拿着天子当玩具呢,只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觉得自己弟弟是那块料,刚好方莫就回来了,而且他还看到了天子对其鞭打,一下子,他心中的怒火就爆发,将实话都给说了出来。

    是啊,老子反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是是是,请陛下稍待,微臣这就去教育大兄,他着实该吃药了,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督促,可能是心病犯了。”方莫连忙捂着方悦的嘴巴,拉到了一边,确认那边再也听不到后,才有点懵逼的抹了一把汗。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大兄这么刚了?

    这还是那个要当忠臣的方悦吗?是不是这段时间又来了一个穿越客?

    不过他看方悦的眼神还是那个眼神,对他的关怀是一点不掺假,于是便松了口气,道:“大兄啊,你糊涂,你怎么能够开口直接说出那等诛心之言?若是在…咳,若是被人听了去,咱家满门都要完蛋,想想咱弟弟吧,多老实的一个人,你愿意他就这样了结一生?”

    方莫苦口婆心,方悦也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积极接受教育,在听完了之后,他开口道:“要不我现在就把他给宰了去?放心,那些亲兵绝对信得过,以后随便谁去玩吧,反正我特么不和他玩了。”

    长辈,或者说年长一些的人,总是喜欢在自己的后辈面前,装出自己很强,绝对无敌的样子,因此方悦思索片刻后,便定下杀了刘协的打算。

    方莫差点没被吓死,心说自己这大哥怎么了,怎么一段时间没见,变成这个样子了?

    刚!

    硬!

    绝对的真男人!

    方莫不服不行,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如果不是知道联军还在,他都会以为天下已经三分,他们只能择一投靠了。

    “大兄,你也太刚了,咱们不能这样啊,哪怕你想宰了他…其实我也想。”方莫说到后来,悄悄靠近方悦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将这一路上的见闻,还有在那时候刘协的表现统统说了一遍。

    嗯,方悦觉得很受打击,而且直言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宰了那小子,虽然方莫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八成是真的,直接说出反了的人,还怕杀个皇帝什么的?

    感动。

    真的很感动。

    方悦的存在,让方莫享受到了一种被呵护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要的就是这么个道理嘛,以后当个官二代之类的,还不是美好的很?

    不过方悦的想法,还是必须要纠正的,不能这么刚,起码现在绝对绝对不能,否则被人知道了,他们也就完了。

    一个玉玺都能害死孙坚那种大老虎,要是换了他们兄弟二人,估计刚刚的话,已经够上了死罪,所以他十分忧愁的将这个想法说了出来,然后教育方悦一定要克制自己,要把自己当成人家的包身工,绝对不能…

    方悦听得那叫一个腻歪,要不是方莫是他的弟弟,他都有心一巴掌打走,等到好不容易听完了,他打着哈欠开口道:“怂,你他娘就知道怂,老子就是要宰了他,他敢怎么着?说出去?他敢说出去一个字,老子弄死他,你信不?”

    “信信信…你就当给我个面子怎么样?”

    方莫那叫一个无语啊,自己大哥以前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发生了异变…不,这完全是变异啊!

    他哪里知道,方悦这一段时间来,被人都快夸上天了,不管是谁看到他,立刻都是一顿的夸耀,好似他就是那天上的太阳,而众人都只是一滩烂泥,有这样的背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就连被抓住关好的吕布,他也去时常调戏,让对方有本事出来,自己要亲自捅死他,当然了,说归说,他在说的时候,都是让金刚在旁边的,吕布只能默默含泪的看着张辽。

    张辽很刚,所以他对这话只有一句话,要杀就杀,要刮就刮,何来那么多话?

    就这样,方悦在一众人的吹捧,以及跟着张辽学习的刚性之下,彻底转变了性格,他觉得自己现在无敌了,什么不敢做?不就杀个皇帝嘛,玩一样的事。

    “大兄,待会儿你就当给我个面子,给他行个礼,然后就带他回营,人家毕竟是天子,比咱高贵。”方莫搂着方悦的肩膀说道。

    方悦的刚性,臣服在了亲情与友情之下,默默的点了点头:“我跟你说,要不是有你在这里,你大哥我刚刚一枪捅死他你信不信?”

    方莫真的相信,自己大哥发生了变异,脾气暴躁的简直不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