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瞬间爆炸!
    拍马屁谁还不会,夏侯渊自然是会的,而且他还极为精通。而且面对着的,还是自己比较尊重的族亲,于是直接就是一阵马屁拍上去。他自己拍的舒服,曹孟德听的也畅快。

    雒阳!

    “快,快,快,此时应该如何?那联军都已经杀了过来!”董卓坐在位子上,屁股上像是长了钉子,一刻都安稳不下来,不断的蹦跶着。

    下方的李儒看到之后,不由微微的摇头,自己这个老丈人,貌似真的不行了。已经不复曾经的武勇,现在遇到稍稍一点挫折,就已经开始扛不住,这让他有点接受不能。遥记得,曾经的董卓,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不知与多少人为友,更是抵御外族,为国立下大功。

    本来他以为,董卓会是一个极为明德的主公,但是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扛不住了,这才在雒阳城里享受了这么短的一段好日子,就彻底的腐化了?

    可能,有人天生就不适合舒适?

    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就是一亮,说不定,如果能够暂时退守后方的话,会让董卓重新拾起斗志呢?转瞬间,他就开心了起来,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让自己背负一些东西,也要唤醒董卓的斗志。

    否则的话,这么多年一直以来的努力,统统将会化为泡影。

    “此事不难。”想通了,李儒自然就恢复了往常的精明,他看了看天子,脑海中一道计策瞬间成型:“相国,我听闻近来雒阳城中民谣四起,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

    董卓听了之后,不解其意的问道:“此言何意?文优又有何妙策?”

    他能够混到今天这一地步,前面多亏了有李儒一直在后面出谋划策,因此此时听到了他的话,心里那叫一个开心。

    看看,还是咱家的自己人好,其他人就会看我的笑话,真正到了关键时刻,还得看自己人。

    李儒微微一笑,道:“相国,此时何不迁都长安,以此来躲避战火?若是再设下一计,定然可以使联军众人无心他进,到时候别说是刘协,就算是已故的…”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的表露了出来。这时候,就是要躲避一下,让那些人知道,这里你们爱争就争,等到了来日,我们再来算其他的事情。

    李儒相信,若是董卓能够恢复斗志,定然可以使得整个局势为之扭转,毕竟哪怕他们仅仅据有西凉一地,若是能够向后攻略…

    西秦之势,也并非不可。

    联军。

    当来到这里的时候,袁绍又不想打了,他看着眼前的雒阳城,心中知道,绝非一日半日就能攻克的。于是心里想要立功的念头,瞬间就淡了,继续当一条咸鱼,似乎也挺好。

    有了这个概念后,他就不去想着如何进攻眼下的雒阳城,而是开始和一些诸侯玩乐了起来。

    对于城池中的事情,他是一概不知。

    三天后。

    当斥候来报,说雒阳城中一片大火,他此时才后悔了起来,可是时间已经晚了,董卓已经跑了,想要再去追击的话,根本是追不上的,而且就算是追上了,那也是耗费实力的,还不如不去追。

    于是他便带领着诸侯们,簇拥着刘协进入了雒阳。只不过此时雒阳被大火焚烧,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样貌,只有几个小心翼翼的百姓,偷偷摸摸的出来观看这一行人。

    “袁公,此刻为何不前去进击?”曹孟德跟了上来,他此战可以说是寸功未立,可董卓就这么跑了,而且还大封了群臣,这让他不能接受。怎么着,也起码要打上一战,如此方能显出他的威武不是?

    袁绍看着他就是一阵的腻歪,心说你想你上。不过他转而又笑了起来:“既然孟德在陛下面前夸下海口,想来心中早有成算,这样吧,我拨你一千精兵…拉上辎重,可前去追击。”

    不友好。

    太不友好了。

    但是曹孟德还真的就去了,而且不仅去了,他那一千精兵也丝毫没动,就那么干巴巴的追了上去。

    “耻辱!董贼霍乱国家,逆贼也!并且刨朕祖坟,此事不共戴天,袁绍,你此时可带兵前去追击,若无收获,提头来见。”当刘协知道了自家祖坟都被刨了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他一定要追上董卓,一定要把对方给杀了,如此方能一泄心头之恨。

    但袁绍这时候,可就有点阳奉阴违了。

    无他。

    这刘协做事太不地道了,光让他干活,什么赏赐都没有,这谁受得了?人家董肥肥走前,还给了他一个侯爷当呢,而且还封了一个地盘,那叫一个敞亮,可是你刘协呢?

    动动嘴,就想我去卖命?

    开什么玩笑?!

    不过,他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相反,他还十分严肃的领命道:“诺,微臣这就为陛下分忧!”

    出了大帐,他就跟着手下的兵丁一起去各个府邸中寻找了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就叫纵兵,然而他没有明面吩咐,只是暗示,就算以后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也不怕。

    在另一边。

    方莫整个人都有点懵,他没有想到,董卓居然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把这里给搬空了,而且还一把火把雒阳给烧了,按照他所想,历史已经改变,此时不应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可是世事无常,偏偏他这个蝴蝶影响的线路,再一次的回归了。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过几年…嘶!”方莫刚想到这里,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突然想到,吕布现在正被自己给关着呢,以后还有没有人杀了董卓,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确定的事情了。

    万一…

    这货真的恢复斗志了呢?

    方莫忧心忡忡。

    其实和他一样,站在一旁的贾诩,也是这样想的,他觉得,董卓要是回去养上几年,又恢复了往常那样的武勇,那这天下是谁的,还真不好说。

    要知道,此时韩遂和马腾打打停停,要是被董卓抓住了机会,到时候…

    西秦之势啊!

    是,董卓是不太可能发现,但是别忘了,他身边可是还有李儒这么个危险人物呢。作为一直在董卓一方混的贾诩,心里十分清楚,李儒能够做到什么样。

    就是因为知道,才觉得可怕。

    “不对…”贾诩想着想着,连忙走到方莫面前告罪道:“无忌,我先出去一趟,你先留在这里。”

    他想看看,自己的家人有没有被带走,或者说,有没有被屠杀掉。相比较方莫这种柔和的性子,董卓可是非常残暴的,如果知道他不能再利用,很有可能会把他家里全部宰了。

    虽然,对方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投奔了联军一方。

    可这样的事情,董卓绝对能够干出来。

    方莫自无不可,人家又不是自己的下人,他怎么能够阻拦呢?

    “主公,死了…”

    贾诩刚走,方悦就跟失了魂一样走了过来,边走边喃喃自语,对着方莫道:“你说,为什么主公会突然暴死?本来他还很健康的,为什么?”

    这个消息,真的有点让方莫懵逼。

    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王匡确确实实的死了,因为方悦不仅仅发蒙,手里还拿着一个人头,正是属于王匡的,而躯体,却不见了。

    “大兄,这,这是怎么了?”方莫糊涂了,按历史发展,王匡应该会回去之后再死啊,但是有了他们在这里照应,对方能不能死,还真是另外一会儿事呢。

    可…

    王匡死了?

    这又是个什么鬼?

    “刚刚我收到主公将令,要去城中维持安稳,可我刚刚吩咐下去回来,主公就死了,连身体都没有留下,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脑袋。主公,他死的好惨…”方悦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不论怎么说,王匡都是他的主公,而且对他极好,这样的结局,他是真的接受不了。

    而且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传旨,方无忌为国立下大功,战争中可见将军的神勇,陛下特封方将军为郡守,方悦为河东太守,金刚为都护,随朕左右。”

    这个太监,是一直潜藏着的,因此他并没有被人发现,此刻看到联军入城,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出来,而后刘协就给了他这么一个任务。当太监的,没有不想去当传旨的,因此他很是高兴的接了下来。

    砰!

    噗嗤!

    方悦一枪就把他给捅死了,双目通红的开口道:“刘协,我知道是你,肯定会是你,早知道你会如此,当初就不该为你卖命,老子要杀了你!”

    炸了!

    他就算是个傻子,也清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哪有这么快的?

    他前一刻才刚刚知道王匡死了,后脚传旨的就来了,要是刘协没有干什么事情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信。

    “大兄,不要。”方莫连忙拦住,虽然他也很愤怒,很想把刘协给宰了,可是他同时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时机。如果方悦真的敢提枪过去,恐怕会有不少于五百的刀斧手,埋伏在那里。

    “你又怂?你知不知道咱们家的势力都是怎么来的?完全都是靠着主公得来的,此刻你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去宰了他!”方悦疯了,瞬间爆炸。

    别看他五大三粗的,但是能够接受一半世家教育的他,多少懂一点政治,当然知道自己家里的威风,到底是怎么来的。因此他对于王匡,一直都很是尊敬,哪怕是袁绍过来拉拢,他也丝毫不动心。

    可是现在,王匡死了,而且凶手还很有可能就是刘协,这让他不能忍。

    必须,要宰了他!

    方莫看着大兄通红的目光,也是被吓了一跳,他连忙安抚道:“大兄莫要冲动,刘协既然敢传旨,肯定就是有一定的准备,若是你此时过去,恐怕会去送死啊。再说了,我觉得这事情里有蹊跷,刘协无兵无权,为什么会有杀了主公的能力?”

    这里面,藏着很多的秘密,但是他却有点看不透。

    可惜能够看透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出去了,而且还是去看自己的家人了,他又不能叫回来,只能是先把方悦劝阻下来,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清楚了。

    反正就两条路:

    第一条路,方悦杀了刘协,然后很多人高兴不已,偷偷回去发展自己的势力。

    第二条路,方悦到了之后,被埋伏直接打昏,然后一刀被人给砍了。

    绝对没有第三条路。

    或者说,第三条路就是不要去那里,也不用去搭理刘协,让他自己玩吧,他们不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