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章节目录 第489章 这下打脸了!本座便是君!!【2更】
    人群在这个时候,也爆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快看,快看!”

    “一定是我看错了,四大凶兽怎么可能……”

    “这是何方天骄!”

    最近一个月才来到九重天阶进行最后冲刺的天骄们,并不知道君慕浅的身份。

    他们就看着紫衣女子提溜着两个小奶娃,神情淡然,什么也不做,就那样直直地朝着传说中的四大凶兽走去。

    而原本凶神恶煞,应该见人就吃的四大凶兽,在这一刻却齐齐地沉寂了。

    它们虽然还挺直着身躯站在那里,但却没有动。

    不,动了。

    观察细微的天骄们发现,这四头凶兽似乎发出了极轻的颤抖,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一样。

    发现这一幕之后,这些天骄们都愣住了。

    这可是四大凶兽啊!

    连龙凤麒麟的初代子嗣都不怕的四大凶兽,这一刻,它们在怕谁

    九重天阶处可以传画面出来,但声音却是不行,而这时——

    “哇哇哇!”幽荧忽然叫了起来,“大姐姐,你把我和哥哥换个地儿,混沌这玩意儿太臭了,你知不知道,它都不会排泄,你难道没闻见一股很臭的气味吗”

    君慕浅被这句话呛得一个趔趄,微微不可思议:“你的鼻子是狗吧”

    “不换!”烛照的脸一黑,抗议了,“我也不喜欢混沌,它都没五官,不好看。”

    两个小奶娃都开始挣扎起来,蹭来蹭去。

    “很好。”君慕浅却抓着他们不放松,声音轻飘飘道,“你们一个把鼻子给我捂上,一个把眼睛给我闭上。”

    闻言,幽荧惨叫一声:“大姐姐,你惨无人道,你这么对待小孩子,你是要被抓起来的。”

    烛照鄙视:“蠢。”

    君慕浅:“……”

    她发现她都养娃这么久了,这两位圣神怎么一点个儿都不涨呢

    就算力量被封印了,怎么脑子也跟着退化了

    养娃真辛苦。

    “吼——!”

    许是幽荧烛照这么嚎叫了一下,身上的气息弱了几分,先前还在颤抖的四大凶兽,突然齐齐发出了一声吼叫。

    而烛照,刚好对上了饕餮的血盆大口,他能清楚地看见里面参差不齐的尖牙。

    “呕……”烛照差点把刚才偷吃的蟠桃吐出来,他猛地挣脱了君慕浅的掌控,然后迈着小短腿,就给了饕餮一个飞毛腿。

    饕餮被踹到了鼻子,力度并不大,却发出了“嗷呜”一声叫。

    “让你丑!”烛照抬起了小胖拳,又是一挥,“让你恶心本神!”

    饕餮又“嗷呜”了一声,它旁边的混沌和穷奇都瑟瑟发抖着。

    “哇哦。”幽荧的脖子还被君慕浅的手吊着,她小手拍了起来,“哥哥好厉害,打他们!”

    外面已经懵逼到不知方向的众天骄:“……”

    什么鬼

    雪宜君握紧了手指,指甲都将皮肤掐出了血。

    一面怒不可遏,一面又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少君会生出天赋如何逆天的孩子来了。

    换了她,绝对不会比慕浅差!

    “变态!老大变态啊!”天焕目瞪口呆,“我居然连老大身边的小娃娃都比不过。”

    就在一众人都惊掉了下巴的时候,就看到那四只凶兽齐齐地退向了两边。

    除了饕餮被烛照给打的,不……更多的是吓趴下了以后,其他三只凶兽也好不到哪儿去。

    “大姐姐,它们好蠢哦。”幽荧什么都没干,就在一旁欢呼了,“不像我以前见到的四凶。”

    “嗯”君慕浅的双眸眯了眯,“你意思是,它们也跟你们兄妹俩一样,被封印了”

    “那可不一样。”幽荧挺了挺小胸脯,骄傲了,“我和哥哥是自我封印,它们这明显是被驯化了,专门在这里等着。”

    “驯化……”君慕浅的眼神一震,“驯化四大凶兽”

    她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先前在冰雪银原内的那道身影来。

    莫名的,她感觉到了一股熟悉。

    天穹境,恐怕不只是选拔天骄那么简单。

    “走吧。”君慕浅眸光微敛,也不再多想了,她回过头去,朝着敖冰颔首,“算我们走运。”

    敖冰算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否则,她一个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抵达这里。

    敖冰抿着唇,显然也被先前的那一幕给震住了,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才迈开不起向前走去。

    一开口,嗓子是哑的:“欠你了。”

    “随你便。”君慕浅并不在意,她在彻底离开四大凶兽所站的位置时,才将烛照幽荧给放回了混元铃之中。

    最后一步了!

    君慕浅看着前方那虚幻的金光,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踏了进去。

    “嗡——!”

    刹那间,君慕浅就感受到一股十分庞大的灵力从天而降,直接冲入了她的头部,继而扩散到全身。

    丹田在这一刻是前所未有的活跃,大力吞吐着汹涌而来的灵力。

    短短一瞬,就已经运行了数百个周天。

    君慕浅的全身都被金光所笼罩住了,沐浴在这光芒之下,她的肌肤上都出现了道道金丝。

    静止了几日的修为,又开始暴动起来了,经脉中的瓶颈,在这一刻根本不足以阻挡。

    而敖冰虽然也走了进来,但很明显,他这一边的金光要弱上不少。

    这一幕也影拓到了外界,众天骄们看着这一幕,皆是艳羡不已。

    九千九百九十九层的灵力灌顶,才是九重天阶真正的灵力灌顶!

    六千层都已经足够一个高级灵皇突破到灵帝,这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又该是如何

    “……”

    众人屏息,凝神望去。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雪宜君,眼神更加愤恨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该是她的才对!

    若非慕浅,她也不会被迫离开九重天阶,直到现在才回来。

    不过,她在那个堕落种的帮助下已经是灵帝了,慕浅就算接受了灵力灌顶,也绝对不会比她强!

    雪纯也有些嫉妒:“这个人类怎么这么走运,明明我的运气要更好才对。”

    足足等了三个时辰之久,那金光才终于渐渐消散了。

    就听得“嘭”的一声响,九重天阶外的画面在瞬间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两道身影。

    “老大!”

    “小浅!”

    在看到紫衣女子后,一众人都蜂拥了上去,惊喜万分。

    “老大,你感觉怎么样”天焕最是激动,“是不是已经灵帝了”

    君慕浅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微微点头:“还行。”

    这灵力灌顶,果然名副其实,此来天骄盛会,绝对不亏。

    另一边,敖越也紧忙感到了敖冰身边:“大哥,如何”

    敖冰没答,侧头看了一眼紫衣女子,才淡淡道:“走运了。”

    先前确实是他在出力,可是最后这一关才是最难的。

    敖越有些惊诧,没料到天性骄傲的敖冰会说出这样的话:“大哥,你……”

    “最后的天骄盛会要开始了。”敖冰冷冷打断,“快些准备吧。”

    合作完了之后,便是敌人了。

    对于敖冽,他依旧不会手软。

    “明白,大哥。”敖越点了点头,“你攀登九重天阶的这一段时间,我已经聚集了族内的全部精英,地底矮人他们也同意加入我们,一定可以赢的。”

    敖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而天焕此刻也终于按捺不住了:“老大,你代号是什么来着快说说,为最后一战做准备啊。”

    以前,他和宫暮云一样,都是独来独往,所以注定在最后一战历经过后,无法挤进前十。

    但这一次不同了,他们也有这么多人,还怕其他种族

    “我的代号”君慕浅也倒是不知晓天骄盛会还有这一出,她算了算时间,是只剩一个月了。

    这一年来,她突破了整整一个大段。

    灵帝,她终于有和慕家抗衡的资本了。

    “老大,你一定在我前面是不是”天焕挠了挠头,“可是我没找到你啊。”

    “我先看看。”君慕浅打开黑色玉简,开始查看实时排名。

    走完了九重天阶,再加上突破了不少阶级,她的天骄值又是一个暴涨,还牢牢地稳定在第一的位置。

    而在她之后,就是敖冰。

    敖冰之后,是一个代号——白雪。

    君慕浅一眼,就看出了这就是雪宜君的代号。

    她挑了挑眉,看来,雪宜君还是有点本事,在心魔的影响下,还能爬到这么高。

    不过,也是时候到此为止了。

    “是在你前面。”君慕浅点了点头,“喏,就是这个。”

    天焕凑过来一看,顿时震惊了:“老大,这个神秘的君是你啊!”

    “慕姑娘是君”敖冽也听到了,他探头一看,瞳孔就是一缩。

    “君!”

    这个字符,点燃了在场所有天骄的神经,都不由地把目光投了过来。

    因为在这七个多月来,所有人都在猜,一直牢牢地位于榜一的君到底是谁,但是这个君太过神秘,什么传音都不接,一直活在暗处。

    君,竟然就是慕浅

    好像这么一说,也只有慕浅能够对上。

    “君你居然说你是君”凤弦的耳朵一直竖着,她也挺清楚了,“你说谎话也不过过脑子!”

    天焕正激动着,听到这一声,顿时大怒:“野鸡,你找死!老大为什么不能是君”

    “哈哈哈哈,笑话!她当然不可能是了,因为我知道君是谁!”凤弦笑得张狂,更多的是舒爽,“慕浅,你冒充人家天穹榜第一的君,还有脸站在这里”

    君慕浅这才注意到这只野鸡,她挑了挑眉:“冒充”

    “早就看透你了!”凤弦哼笑道,“你什么东西都要抢雪姐姐的,呸,你真不要脸!”

    君慕浅这下明白了,她似笑非笑:“哦——你是说,雪宜君是君”

    “当然!”凤弦神情厌恶,“雪姐姐本来就自带君字,你和君有关系吗”

    “她的确是君。”敖越胆战心惊地看了敖冰一眼,还是没忍住开口了,“我们都知道的。”

    若不然,最初他们也不会选择和雪宜君进行合作。

    只不过没想到,这所谓的榜一实力竟然那么差,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还是个要离间人家夫妻的下流之人。

    “有意思。”君慕浅双眸微眯,“雪宜君还整了这么一出。”

    到底是谁喜欢抢东西,颠倒黑白

    “去你大爷!”天焕是个暴脾气,“老大就是君,怎么着了”

    他亲眼看见的,黑色玉简还能作假

    君慕浅微微一笑:“我的确是君。”

    没想到,她不过是去趟九重天阶,就有人冒充她。

    “你还敢说你是君”听到这句话,凤弦勃然大怒,“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着,她就拿出了她的黑色玉简,冷笑一声:“我现在就给君传音,到时候你这个冒牌货定当颜面无存!”

    君慕浅神色不动,眼神冷寂,她抛着属于她的黑色玉简,就看着凤弦接下来的举动。

    “慕浅,你的脸马上就要丢尽了!”凤弦撂出最后一句话,就得意洋洋地接通了传音。

    然后,所有天骄们都清晰地听到,凤弦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声音从紫衣女子手中的黑色玉简中传了出来。

    “君,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一个贱女人在假扮你,她……”

    凤弦猛地愣住了,脸色一瞬间煞白。

    “哦——”君慕浅这时候举起了黑色玉简,缓缓开口,“关你屁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