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我的颜值突破天际[重生] > 章节目录 3.1.纸条
    他是想吃这丹药吗?这丹药可是忘优丹啊,吃了这丹药是会忘记前尘的。

    这忘记前尘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这些修炼的人是最不能忘记前尘,因为修士不仅修身还修心,如果他忘了以往那些经历,他的心就相当于缺失了一块,那他怎么把自己的心境锻炼得强悍到足以和以后的修为匹配。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修士不会想要吃下忘忧丹的,那季君彦为什么想要吃忘忧丹。

    有什么事是他不得不忘记的呢?难道是......

    云泽强迫自己不要想下去,可看到季君彦把那丹药往嘴里送的时候,他心没由来的烦闷。

    他把雾花境一扣,打算眼不见心不烦,可他这次失策了,他总是会忍不住想,季君彦是不是吃了忘忧丹,是不是会忘记前尘?

    这些念头让他心静不下来,又拿出雾花境,想看一看季君彦到底有没有吃忘忧丹。

    这次他施法之后,雾花境里看到的是已经躺上床休息的季君彦,修士其实很少睡觉,所以这是云泽第一次见季君彦的睡颜,季君彦的睡颜安静乖巧,很是讨人喜欢,也让云泽的心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麻麻的酥酥的。

    他叹了口气,把雾花境收了起来,他想,以后不管季君彦做什么,他都不能再用雾花境窥视了,因为季君彦以后都不会和他有关系了。

    他默念了几遍清心诀,把心底那个叫嚣的声音消除掉,然后他又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金隅大尊。

    ......

    云悠又找到季君彦,可季君彦似乎不认识他了一样,看到他的时候眼里一片茫然,“你是谁啊?”

    云悠以为他在和自己开玩笑,还想逗一逗他,结果发现季君彦似乎是真的把自己忘记了,回去后一打听,才知道季君彦吃了忘忧丹,这让他哭笑不得,他有些不明白,季君彦到底有什么事需要借助忘忧丹的忘记。

    之后他开始观察起季君彦,发现季君彦虽然吃了忘忧丹,但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狡诈,他几次想捉弄季君彦,都被季君彦反过来捉弄了。

    由此看来,忘记前尘似乎对季君彦没什么影响,就是忘记了几个人而已,以后重新认识就好了。

    接下来云悠天天在季君彦面前晃来晃去,想让季君彦快点记下他,然后重新成为朋友。

    只是无论他怎么吸引季君彦,季君彦都对他爱理不理的,似乎并不想交他这个朋友,为此云悠气得牙痒痒。

    这事不知道怎么被云泽给知道了,当云泽向他问起这事的时候,云悠狠狠的把季君彦数落了一顿,之后又沮丧的说道:

    “季君彦到底为什么要吃那忘忧丹?他到底想忘了什么事啊?”

    “或许他想忘记一些不高兴的事吧。”云泽淡然的说道,他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平静,可手却时不时的握成拳头,想来是心中有什么烦闷的事。

    和云悠谈过话之后,云泽在修炼室呆了很长时间也没能入定,他总是在想季君彦为何吃下忘忧丹,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吗?季君彦吃了忘忧丹,可是把一切都忘了?把他也忘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没办法平静。

    他知道他是被季君彦影响到了,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对季君彦这个人一直耿耿于怀,总是没办法和他划清界限。

    他沉着脸思考了一会儿,脑海中有了一个猜测,他会受到季君彦的影响,或许是因为和季君彦之间的因果还没了结。

    当初季君彦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是季君彦对他提出的一个要求,他一直没看这纸条,所以一直没完成这个要求,那么他做到了,以后和季君彦的因果应该就了断了,他也不用再关注季君彦了。

    他从储物袋拿出那张纸条,只是很快他又收了起来,他总有种感觉,自己似乎被季君彦摆布了一样,这种感觉在他拿出纸条的时候更加明显。

    这种感觉让云泽完全冷静了下来,片刻之后他拿了一样东西出来,让仆从送去给季君彦。

    他之前也没答应季君彦的要求,而那天他接过季君彦的纸条,原本只是打算补偿季君彦,既然只是补偿,那么还是要看自己情况来定的。

    他让仆从送给季君彦的东西,是一件金蝉甲,这东西取名于金蝉脱壳,所以功用自不用说,是一件用于假死的法器。

    这东西效果却非常惊人,在使用者受到攻击的时候,可以保证使用者完好无损,因此这东西异常珍贵,且知道的人不多,只是这东西只能用一次。

    这个东西给季君彦做补偿,相当于给了季君彦一条命,不管他之前占了季君彦多少便宜,这东西都能还清。

    仆从走后,云泽心境果然平静了下来,随之把季君彦抛在了脑后。

    吃了忘忧丹的季君彦此刻正在制作心傀儡,他并没有吃忘忧丹,吃的只是欢乐散,这东西是一种让人短时间忘记过去种种的药物,时效是七天。

    修士大多都不是蠢人,特别是云泽,他到底有没有失忆,云泽轻易就能看出来,但是他又不想忘记过去的那些事,所以他选择了欢乐散。

    欢乐散虽然短时间能达到忘忧丹的效果,但是后遗症却非常重,药效过了之后,使用者在一天内会如同痴儿一样,使用的欢乐散次数越多,后遗症持续时间就越长,所以他必须小心着用。

    这会他后遗症刚好,所以给自己找点事做,结果他还没做什么,云泽的仆从就来了。

    季君彦装作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仆从送来的东西,问道:

    “金隅大尊为何送我东西?”

    仆从一脸冷漠的回道:“他叫你不用问,收下就行。”

    季君彦皱起眉,“那你把东西拿回去吧,不知道缘由的话,东西我实在不敢收,记得帮我谢过金隅大尊。”

    这仆从虽然听命于云泽,但是也有塑身修为,这季君彦不过是个顺脉期的小修士,他懒得和他废话,把东西塞给季君彦,就一个转身不见了。

    季君彦拿着东西脸部抽搐了一下,随后叹口气,这云泽怎么这么着急着打发他,难道就不能和他相亲相爱的吗?

    这次他就要告诉云泽,想打发他没那么容易。

    仆从回去了,云泽还是问了一下,“东西他收下了?”

    仆从:“嗯。”算收下了吧?

    云泽沉默了一下,又问道:

    “他有没有说什么?”

    仆从:“他说他不能收?”

    云泽:“那你还说他收下了?”

    仆从:“......”糟糕!暴露了!

    云泽手扶住额头,“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下去领罚。”

    仆从:“是。”我还没说完呢!好吧,我去领罚。

    云泽不用听他说完,季君彦只要说了不能收,那季君彦就不会收,所以他知道东西是被仆从硬塞给季君彦的,那么接下来......

    “主子,季家子弟季君彦求见你。”照顾他起居的仆从禀报道。

    果然来了,他觉得头有点痛。

    “不见。”

    仆从应道:“属下这就去回他。”

    “嗯。”云泽按了按额头,还没喘口气,仆从又回来了。

    “主子,那季家子弟说你送的东西他受不起,想要还给你。”

    仆从如是说道。

    云泽表情淡淡,“去告诉他,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再要了,让他随意处置,就算扔了我也不要。”

    仆从:“好。”

    他的东西是不好吗?为什么季君彦总是不要?

    仆从下去后,云泽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而季君彦得到回答之后,却一直没走,等在云泽府外。

    云泽神识时不时的扫他一下,每次看到他没走,平静的脸上就会出现一点波动,他叹息了一下,让仆从把季君彦请进了门。

    一看到季君彦,云泽就冷着脸说道:“本尊的东西不好吗?为何硬要送回来?”

    季君彦又吃了欢乐散,这会儿已经忘记和云泽的纠葛,一脸无辜的说道:

    “不是东西不好,是太贵重了,君彦不敢随便收下。”

    “呵。”云泽轻笑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君彦偷瞄了云泽一眼,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只是想知道我和金隅大尊是不是在我失忆之前有什么约定,所以金隅大尊才突然送我东西,还是说金隅大尊想要我......”

    他说着顿了顿,打算继续说,谁知道周围的空气突然就凝重起来,一股骇人的威压环绕在季君彦身体四周,让他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你是怕本尊对你图谋不轨?”云泽的声音似乎含着冰渣一样,每说一个字,季君彦都觉得身体冷上一分,季君彦知道云泽生气了,但是季君彦有些疑惑,他话还没说完,他怎么就生气了?

    “不是。”季君彦立刻否认,“晚辈怎敢有这样的想法?”

    看着季君彦小心翼翼的模样,云泽知道是自己吓到他了,他也不是故意释放威压镇压季君彦的,这只是平时的习惯使然,他立刻把威压收敛住,心里的气也不知不觉的削掉了大半。

    “本尊确实和你有过约定,这东西是给你的补偿。”云泽冷冰冰的说道:“还有,本尊从没想过要你!”

    季君彦:“......”这话让季君彦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只是季君彦差点气笑,这厮能不能把话听全!其实这也不管云泽,谁叫他不一下把话说完,非得顿一顿。

    云泽见季君彦不回答,问道:“明白了吗?”

    “明白了。”季君彦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又偷瞄了一眼云泽,结果被云泽抓了个正着,他赶紧把头低下来,乖乖巧巧的。

    见此云泽知道季君彦确实是失忆了,因为季君彦的眼神变了,变得非常纯澈,少了以往那种幽深冷意,可云泽却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明白了就好。”他说道,然后让季君彦回去了。

    季君彦回去了,云泽心里却有些烦躁,这季君彦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居然觉得自己想要他!

    算了,不要多想了。这次见季君彦有些不愉快,可他也终于补偿了季君彦,虽然态度有些强硬,但总归是把事完成了。

    谁知第二天季平就来见他了,而且把东西给退了回来,这事终于让外人口中清冷的金隅大尊拉下了脸。

    他的东西还真的送不出去了!

    云泽皱着眉闷了几天,终于还是拿出了季君彦当初写的纸条,谁知打开纸条一看,上面的内容让云泽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他猛的把纸条往桌上一扣,红着脸怔愣在原地,好半响他才有反应。他一有反应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瞟了眼桌上的纸条,谁知在看到纸条的那一瞬间,又把目光缩了回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样。

    “轻浮!”

    他忍不住说道,然后皱着眉把纸条收了起来,再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

    他真是没想到季君彦居然这么大胆,居然敢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轻浮了。

    这纸条上的内容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