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八章:行军之策
    许永生不得不感叹道秦始皇果然是统一全国的第一人,有着非凡的智慧,一下就想到了把血槽用于战争。

    “当然可以。”许永生给了秦始皇肯定的答复,不过接着对着秦始皇说道:“但是陛下不必马上安排给青铜剑加上血槽,如今青铜剑虽好,但是我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剑变得更好。”

    “帝师说的是变得和这个狗腿刀一样的厉害?”秦始皇激动了,要是我大秦军士人人手中一把这么锋利的利刃,那么战争要变得容易得多。

    “现在的条件没有我那里的好,但是用我的方法做出来的剑虽然达不到这把狗腿刀的品质,但是也远比青铜剑好。”

    “哈哈,能比原来的青铜剑好就好了。帝师需要什么尽管提,朕近期正想将百越收服,没想到帝师就打算送朕一把利刃,果然是天佑大秦啊!”秦始皇哈哈大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陛下,明天我拟一份需要的人力物力清单呈给陛下如何。”许永生现在那里说得出来啊!只有等会送走陛下再用手机百科大辞典查看了。

    “好!正好明日早朝要宣布帝师的存在,到时候帝师再呈上这个国之利刃,到时候那些大臣也无话可说了。”

    秦始皇突然发现明天要是帝师呈上这利器的制作方法,那些大臣肯定不会阻止朕立帝师了。

    “如今朕准备攻打百越之地帝师可有什么建议?”

    “陛下,请容我去一趟厕所之后回来回复陛下。”许永生那里懂打仗啊!这是要借尿遁去用手机查看百科大辞典啊!

    “哈哈,人有三急帝师快去!”秦始皇笑道。

    甄伟带着许永生来到厕所,许永生进入厕所之后差一点没有被熏晕过去,只好屏住呼吸,在手机上打开《百科大辞典》,在搜索栏输入“秦朝攻打百越”,点击搜索。

    百科大辞典弹出几条搜索结果,许永生赶紧查看,挑选对自己有用之物。

    十分钟过去了,许永生也看得差不多了,赶紧离开厕所。这厕所太臭了,比原来农村那种老式的厨师还不如,就是在房子里放着一口大缸,缸边有一个木制的平台,人就是在平台上操作,尿尿和拉屎都是这一口大缸,要是一不小心就会把脏水溅到屁股上。

    许永生回来的时候,发现秦始皇把玩手中的狗腿刀,时不时的做出一些劈砍或者刺杀的动作。

    “陛下,我回来了!”

    “帝师回来了啊!”秦始皇笑了笑接着说道,“帝师,这把狗腿刀朕发现用来劈砍的比用来刺杀要适合得多。”

    “陛下大才,这把狗腿刀就是用来主要劈砍的,它的最初设计目的是用来近身格斗和行进路上砍树开路只用。”许永生发现秦始皇真的很聪明,没有见过的事物通过实际去操作很快也能领悟其本质。

    “帝师有所不知吧,朕当初可也勤修剑法,也算是一个小高手,只不过这么多年的政务繁忙丢下许多了。”秦始皇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但是随即回过神和许永生说道,“帝师请坐!”

    秦始皇说完跪坐在一个蒲团上,示意许永生坐在对面的蒲团上。

    地上放着两个蒲团,应该是刚刚许永生去尿遁的时候放在这里的。

    许永生学着秦始皇的样子跪坐在蒲团上说道:“陛下此番打算征服百越是打算以屠睢率领大军直接攻打百越吧!”

    秦始皇早已经对许永生的料事如神已经有点准备了,却没有想到许永生都能够把这次的主将猜出来。

    “对,朕打算以屠睢为主将。”

    许永生这是打算用屠睢来对比一下百科大辞典上说的历史和现在有没有区别。如果秦始皇说的不一样的话,自己好再想办法,免得出了差错。

    “我给陛下的建议是多路分兵,合兵击破!”

    “多路分兵,合兵击破?帝师请明示。”秦始皇已经大概猜出来原因了,但还是想听一听帝师讲的和自己想的有没有区别。

    “陛下,我针对百越各部居处分散的特点,建议我军采取多路分兵进军,遇有大敌再合兵进击的行动方针即——多路分兵,合兵击破!我军共分五路:一路由九江郡向东进发,攻取东瓯和闽越;中间两路攻取南越,其一经浔阳,越大庾岭入广东北部,其二经长沙郡,循骑田岭直抵番禺;其余二路入广西,攻西瓯,一路由萌渚岭入贺县,一路经越城岭入桂林。”许永生款款道来,将百科大辞典中的历史行军方针照搬了过来。

    许永生越说,秦始皇眼睛越亮,等到许永生说完后鼓掌道:“帝师果然是帝师,比朕与大臣们商议三个月的行军之策都要详细,朕认为这个行军之策完全可以用在这次南征百越之上!”

    “陛下谬赞,但是我认为这行军之策还有需要商议之处。”

    许永生记得百科大辞典上记录了秦军第一路进展顺利,出兵当年就平定了东瓯和闽越地区。其余四路进攻岭南的秦军由于山高路险、河道纵横,行军作战及军粮运输极为困难,加之两广各部的顽强抵抗,相持三年都未能取胜,不仅仅耗费钱财无数,而且伤亡数十万。

    “听帝师的话语,莫非这么详细的策略还有不足之处?“秦始皇已经感觉到这个策略非常的完美了,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缺点了。

    “粮草与作战方式!除开第一路大军,陛下想一想其余四路大军的行军之路是否好走。第一这是在敌人的地盘,敌人肯定会骚扰甚至截断我军粮草,第二进攻岭南的道路由于山高路险、河道纵横,不仅仅行军作战我军不适合,没有当地土人熟悉山地战,而且大批量的粮草运输也是极为困难的。”

    听到许永生的解释,秦始皇的脸色变得很差,确实如许永生所说,现在秦军大多是咸阳、长安原来秦国的士兵,这些士兵擅长平原作战,对于山林作战确实是一大问题。

    “何解?帝师可有破解之法?”秦始皇迫切的问道。

    “有!但是需要时间!”许永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本想转过身就走,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但是因为跪坐太久,脚都麻了,转过身之后都不敢走动一步,只好站在那里。

    秦始皇看着许永生这一身奇怪而得体的服饰觉得许永生的背影好生高大,而且还散发着光芒!

    能不高大吗?能不散发着光芒吗?许永生刚好挡着西落的太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