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十章:帝师(中)
    许永生想了想提笔写道:“吾乃天意,以九五统六国,功德甚大,但以未及四海平,故特命神以佐,然以仙凡有隔,故神不真下降,只在人间选了一有仙灵之根者为弟子(此亦许永生),特传其天书一部,然后令其以辅九五。助九五将其造为一世大秦!终是持本意与天机者即仙家弟子。”

    许永生看着自己写的,表示非常满意。然后将自己写的半古不古的文章递给秦始皇,然后发现秦始皇疑惑的看着自己,这才想起自己写的字,秦始皇认不全。于是大体给秦始皇讲了一下意思。

    林林总总,总之大体的意思就是我是天意,因为人间帝王统一全国,功德甚大,但是因为还未达到四海太平,所以特地指派神仙下凡来辅佐,但是因为仙凡有隔,所以神仙不能真正下凡,只能在人间挑选了一具有仙灵之根的人作为弟子,特传其天书一部,然后让其来辅佐人间帝王。助人间帝王将大秦打造成为一个盛世大秦!最后说明持有本旨意和天机的人就是仙家弟子。

    秦始皇听了许永生所说的,也表示赞同。

    “那就用帝师写的这一份!”

    许永生想了想道:“陛下在我写的下面在用字写一边刚刚我说的,就用这只笔。因为只有我写的字大臣们也看不懂,恐怕中间会有波折,所以劳烦陛下写一遍后大臣们也知道里面的意思。反正这东西也只有我有,绝对的天下独一份,作为仙家旨意肯定没有问题。”

    “好,朕来写,不过朕没没有用过这种笔可能写出字迹不是很好。”

    “没有问题,只要认得出来就可以,这样还免得那些大臣认出陛下的笔迹呢!”许永生笑道。

    得到许永生的肯定,秦始皇想了想后动笔刷刷写了下去,许永生看着这些秦朝小篆,发现有些字还是能够认出来的。但是更多的是认不得的。

    秦始皇最后一笔写完,习惯性的拿起笔记本用嘴巴轻轻的吹了吹,然后才想起这可不是毛笔字,不用将墨水吹干。

    许永生和秦始皇又商议了一番细节后才离开。

    秦始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过头来对着许永生道:“有时间帝师可要详细给朕讲一讲仙界的情况。”

    “一定!”许永生笑着点头道。

    送走秦始皇,许永生回到卧室,一个侍女过来给许永生宽衣、伺候洗脸洗脚。

    许永生发现自己堕落了,居然很自然的接受了侍女的服侍,但是还好自己在最后关头把住了,因为看那个侍女的表情,要是自己要做点其他的事情,她肯定是愿意的。

    许永生上床之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改造铁器的方案需要弄出来,不然明天怎么献给秦始皇啊!于是匆匆穿衣起来,在百科大辞典上搜索炼铁工艺后,再次搜索秦朝炼铁技术,两者一对比,许永生就发现了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温度与熔剂。

    秦朝炼铁技术比较粗糙,而且炉温也达不到炼高质铁的温度,铁的杂质很多,甚至比青铜还脆,所以秦朝时铁主要是用在农具上而没有列装军队。

    现代炼铁技术先进,但是要许永生在秦朝这个时期也不能完完全全的用21世纪的先进技术,因为很多东西没有,空有技术也不行,但是炼出质量比青铜好的铁还是可以的,只要提高炉温和加入适合的熔剂就好。秦朝炼铁采用的是木炭,只要用焦炭替代就可以提高温度。许永生再次查询了一下,咸阳周边就有露天的煤矿,到时候就可以提炼焦炭了。而炼铁加入的熔剂大多就是石灰石。这个石灰石也好寻找。所以许永生完全有把握练出铁。

    许永生对比着两种技术,洋洋洒洒的记录下好几千字,在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许永生都想要骂娘了。秦朝人可不认识简体字,自己写这么多有什么用啊!

    许永生将笔记本收好,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许永生失眠了。自己一个大好的五四青年,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来到这秦朝了。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还好自己有个弟弟可以替自己孝敬父母。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还回到地球。一直持续到后半夜,许永生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清晨,许永生的卧室门被敲响了。

    “谁呀?大清早的!”许永生模模糊糊的喊道。

    “老爷,皇宫来人了,是来接您入宫了。”门外响起甄伟的声音。

    老爷?老子还年轻呢!叫谁老爷呢?突然许永生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在21世纪了,现在在秦朝呢。

    “老爷,需要侍女伺候穿衣吗?”甄伟的声音在门外又响起来了。

    “让侍女去打盆洗脸水进来。”许永生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衣服穿起来。

    本来秦始皇要给许永生赐下几件帝师的服饰的,但是许永生觉得今天这次早朝自己还是穿自己的衣服,这样才能给哪些大臣更多的震撼,秦始皇想了想也觉得可以,于是就这样定了下来。

    洗过脸,许永生来到了大堂见到了甄伟口中的宫里人。这个宦官看起来眼熟的狠,但是许永生一下想不起来了。

    “见过帝师大人,陛下让奴婢前来接引大人入宫侯旨。”

    听见这个宦官喊‘帝师’,许永生明白了,这个宦官应该是昨天跟着秦始皇一起来过的,不然不会喊自己帝师。

    “好,劳烦了。”许永生说完朝着甄伟使了使眼色。

    甄伟愣了愣没有明白老爷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对着自己眨眼睛。难道老爷眼睛疼?

    “老爷,是否要寻一个医师前来替老爷诊治一下眼睛?”

    许永生差一点气死,走过去拉着甄伟悄悄道:“你个木头脑袋,我是示意你给这位宦官赏钱!”

    甄伟这才明白过来,从袖子中摸出一镒黄金,递给了这个使者。

    这个使者毫无痕迹的将甄伟递过来的黄金收进袖子里,顿时眉开眼笑。

    “大人请,外面已经备好马车了,这还是奴婢第一次见陛下派马车出来接人进皇宫呢!陛下真是看重陛下啊!”

    许永生暗笑,看来这递了钱就是不一样啊,自己还没有问,他就开始怕马屁了。

    许永生来到了中和殿,在这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一个宦官匆匆而来。

    “宣许永生大殿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