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帝师的头上动土
    “真的?木炭生意下降了六层?”李成听见管家说的话后眉头一皱,这木炭生意可是自己的活动经费保障啊,怎么能让它如此萧条下去。

    咸阳的木炭生意九成的都是由左相府的作坊供应的,虽然因为现在是十月份,天气不是很冷,烤火用不上木炭,但是温酒、烤肉什么的也能销出去不少的木炭。所以这个木炭生意可谓是日进斗金啊!

    “千真万确啊二公子!您看这件事要不要给大公子说一声?”管家低眉顺眼的说道,虽然这个木炭生意大公子交给了二公子,但是家里面的生意还是大公子说了算的,所以管家才如此的说道。

    “不必,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我李成的头上动土!”李成可不想这件小事都要惊动大哥,免得父亲老是说自己不争气,什么都比不过大哥。

    李成的大哥李由乃是左相李斯的大儿子,为人颇有李斯的风范,很得李斯的喜欢;李成就不一样了,小聪明多,但是做事又擦不干净屁股,老是惹出麻烦,不过因为李斯左相的面子摆在那里,所以也没人敢找李成的麻烦。

    “查出为什么木炭生意突然下降这么多了吗?”李成这些年虽然没有吃过亏,但是被父亲禁足在家里的次数却不少,做起事也不像原来那样鲁莽了。

    “查到了,是最近咸阳出现了一个新事物叫煤球,与之配套的还有煤炉!此物不仅仅火力足还燃烧时间长!所以很多人都改买此物了。咱们这木炭生意能够保留下来四成还是因为一些老主顾照顾生意的原因。”管家心里想道要不是有相爷的面子在哪里,应该四成生意都保留不下来了。

    “煤球?煤炉?东西呢?”李成眉头一皱,这煤球是什么东西?怎么没有听说过。

    管家招呼进来两人,一人提着一个煤炉,煤炉里面正熊熊燃烧着一个煤球,一人提着一个箩筐,里面摆着三个煤球。

    李成起身查看了一番,发现者煤球与木炭一点都不一样,摸起来还湿哒哒的,不知道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怎么会燃烧起来的,而且看这几个煤球样子都差不多,应该不是天然的产物,像是作坊手工制作的一样。

    “这煤球生意打听到是谁家的了吗?能不能拿到生产的配方?”李成一下就想到了关键之处,只要掌握了配方,这生意不就是自己的了啊!

    “打听到了,是帝师府的,所以小的不敢拿主意,特来请教二公子!”管家虽然不是朝堂中人,但是可是左相府的管家,朝堂中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这个帝师虽然是最近冒出来的,但是好像很受陛下的看重,所以自己可不能做主对帝师府的生意动手,要是惹上麻烦了自己一个管家可是吃不了也兜不了。

    “帝师?去取我名帖,本公子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帝师!”李成想了想,觉得自己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帝师到底怎么样。听说自己坐的椅子也是对方发明出来的,而且好像还在搞什么神兵利器。

    ······

    帝师府,许永生正在院中躺在躺椅上一摇一摇的晒太阳,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作坊那边的炼焦已经快要收尾了,而且煤球生意也走上正轨了,果然如自己的预想一样,人们在试验煤球的好处之后果然出现了一个井喷式的销售高潮期,自己家的煤球店也扩张到了十个店铺,铜钱与金子那是哗哗进账啊!

    “老爷,有人拜访!”甄伟走到许永生身边轻声说道。

    许永生睁开双眼,没想到却被太阳把眼睛晒个正着,赶紧用手挡住才好受一些,“谁啊?”

    “左相李斯的二公子——李成!”甄管家将手中的名帖递给许永生。

    许永生接过来随便的瞧了瞧,对着甄管家道:“请他到大厅去,我稍后就去!”

    打发了甄伟,许永生心想这个李成来找自己干嘛,平时没有官员来拜访自己,却来了这么一个官二代?许永生经过这么多天也想明白了,自己虽然是帝师,但是没有在朝为官,也管不到这些官员,所以没有官员鸟自己也是应当的。

    来到大厅,许永生看到了正坐在椅子上的李成。

    “见过帝师!”李成见到许永生进门之后,站起来拱拱手说道。

    许永生见着李成随意的很,也不在意,“请坐。”

    许永生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呢,轮辈分自己和李成的父亲是同事,虽然自己是没有品级的帝师,但好歹是一起上班的吧!这样算来自己比李成高一辈,在秦朝应该叫对方贤侄吧,但是许永生看对方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就没有叫出口,所以干脆就不叫什么了。

    李成一屁股坐下之后,笑道:“帝师大才,这椅子之物我是喜欢得紧啊!比蒲团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自从父亲用了此物再也没有喊过腰疼了。我在此谢过帝师了!”

    “不用如此,椅子之物只不过顺应时代而产生,我不弄出来,也会有其他人弄出来的!”许永生谦虚的说道。

    “帝师过谦了,因为帝师的椅子治好了父亲的腰疼,所以作为儿子的应该感谢帝师!”李成示意管家将东西拿出来。

    管家得到二公子的示意,将手中的托盘上的布揭开,露出了里面黄灿灿的金子。

    许永生眼睛一咪,心想这李成为什么会送如此大礼,这一眼看去差不多得有百两黄金了吧!难道对方真的是个孝子?可惜自己只在手机百科大辞典中查到了李斯有一个叫李由的儿子,并没有叫李成的儿子,所以不能根据资料来看这个李成了。

    “这份厚礼未免太过了吧!”

    “不过、不过,这份礼物不仅仅是对于帝师治好我父亲的腰疼,我这里还有一件小事需要麻烦帝师!”李成颇为自信的看着许永生说道。

    “什么事?”许永生很不喜欢李成的那个表情,感觉什么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一样。

    “听闻帝师府最近有一种新产业,咱们左相府也想搭一手,帝师您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