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作画
    “去找几个手艺好的篾匠过来,带好他们的工具和竹子!”看着那凹凸不平的篾席,许永生只好改进这篾席了,不然到时候做出来的纸就只能用来擦屁股了。

    “诺!”赵大牛虽然很想在这里看着那篾席上到底会弄出什么来,不过大人吩咐自己去办事可不能耽搁,于是赶紧去办。

    很快赵大牛就将篾匠带来了。

    许永生先是让三个篾匠展现了一番他们的工艺,发现他们就是简单的将竹子劈开成条,然后用来编制背篓这些东西,果然如自己所想的,根本没有讲篾青与篾黄分开这一步。

    没有现成的篾刀,许永生找来一个匕首临时充当一下,给这三个篾匠展现了一下怎么将篾青与篾黄分开,然后又启发了他们一下这篾青可是能编制出更薄更坚韧的东西后,几个篾匠感恩戴德的非要拜许永生为师。但是在知道许永生是帝师之后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自己几个人简直是活的太不耐烦了,居然想要当当今陛下的师弟,想一想就还有点‘小兴奋’呢!

    虽然几个人被吓得不轻,但还是按照许永生的要求将篾青半的篾席给编制出来,然后领了赏钱离去。

    “弄木条将这篾席四周给订起来,要保证篾席的平整!”因为刚刚许永生亲手操作了一番,发现光是篾席容易弯曲,所以想了个办法,用木条将篾席给固定起来。

    搞完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已经下午了。许永生去查看了一下中午制作的那一张纸,发现除开颜色是黄褐色、外形凹凸不平外,还算是一张严格的草纸!

    “下午的步骤你也看清楚了吧!”

    “清楚了。”赵大牛点点头道。

    “记得不要给任何人说,这可是商业秘密。还有剩下的这些原料,你安排工奴按照我刚刚的步骤处理,现在原料又熬煮一段时间了,最后那用煤炉熬煮的哪一步就省略了,你们将捶捣好的原料放入一个大水槽之中,再加入适量的水,和我刚刚的那个程度差不多就好!最后用篾席捞浆出来后放在一边给晾起来,明天我过来查看你们的成果,做好了月钱给你翻倍!”许永生对着赵大牛交代一番。

    “恩恩,属下一定按照大人说的做!”赵大牛听见月钱翻倍,眼睛都亮了,群玉院的小红好久都没有去了呢!

    许永生临走的时候将那一张凹凸不平的黄褐色草纸带走了,心想菊花啊!你的安抚就要来了,可不要激动啊!

    第二天,许永生刚刚吃过早餐扶苏与嬴阴嫚就来了。

    “扶苏见过老师!”

    “阴嫚见过帝师!”

    “十公主请坐!”许永生笑呵呵的请嬴阴嫚坐下,至于扶苏,谁管他呢!爱坐不坐!

    “老师,今天我们学什么啊?还是美食吗?”扶苏也不在意,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问道,说起美食就想念前几天的石板烤肉啊!

    “今天,今天带你们看一个好东西。”

    许永生带着扶苏与嬴阴嫚直奔作坊。

    “这是什么啊?怎么看起来有点像是麻布,但又感觉又很大的不同!”扶苏看着眼前这一摞灰褐色的东西问道。

    许永生并没有理扶苏,对着嬴阴嫚道:“十公主,麻烦你坐在这儿给我挡一下模特。”

    “模特?什么意思?”嬴阴嫚不解的问道。

    “就是你坐在椅子上不动就好!”

    嬴阴嫚虽然不知道许永生干嘛,但还是挺了许永生的话,坐在那里保持一个姿势不懂。

    许永生拿过一块木板,固定上一张纸,然后对着嬴阴嫚开始作画!

    笔是许永生带过来的签字笔,虽然没有二B铅笔画画好用,但总比用毛笔的好!因为许永生当初学的可不是国画,只是学过一段时间的素描。

    好久不画,许永生刚开始还有点生硬,还好画着画着就找回来感觉了,一个人物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纸上面。

    “啊!十妹!这不是十妹吗?”扶苏刚开始只是看到许永生乱画似的东一笔、西一笔,可是不一会儿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便出现在了哪一张灰褐色的东西上面。忽然扶苏觉得这个女子面熟得紧,但脑袋就好像转不过弯一样,就是想不起是谁!知道老师最后一笔画完,扶苏脑中一道灵光闪过,这不是自己的十妹吗!

    秦朝时代的绘画艺术,大致包括宫殿寺观壁画、墓室壁画、帛画等门类。也有人物的绘画,但是这人物的绘画只能是大体上和本尊有点像,并没有专门的技艺来画出一个和人物十分相像的画来!

    许永生画完之后习惯性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然后看了看画,感觉今天手感爆棚啊!这画中的嬴阴嫚简直和本尊一模一样!

    “啊!画的我吗?”嬴阴嫚赶紧跑过来看。

    画上之人,眉目清秀,身段柔美,身穿白色宫装,双手放在左腿之上,感觉给人一种柔弱之美!

    “这就是我吗?我又这么好看吗?”嬴阴嫚见到画上的女子,眉目之间果然非常像镜中的自己!

    “这就是十妹啊!简直和十妹一模一样!”电灯泡扶苏在旁边叽叽喳喳的把许永生想说的话都给说了。

    “送给十公主!”许永生将画揭下来,双手递给嬴阴嫚。

    “谢过帝师!”嬴阴嫚接过来,心里喜欢至极。

    “老师,扶苏也想要,给扶苏也画一幅可否?”扶苏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许永生。

    “没空!”一个大男人,谁要给你画画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扶苏黯然神伤。

    “帝师,这画技可谓是登峰造极啊!阴嫚从未见过如此画技,不仅仅将人物画得一模一样,就连速度也是非常的快呢!上次宫中的画师给我画的帛画可是画了许久,但其画像不及帝师万一啊!”嬴阴嫚一脸仰慕的看着许永生说道。

    许永生暗自高兴,果然有一门手艺泡妞就是好啊!

    “十公主要是喜欢,以后我再给十公主画!还可以教十公主画画!”许永生觉得自己老是喊十公主有点拉伸两人之间的距离,虽然在秦始皇宣布自己成为帝师的时候赐给自己“入对不称臣,登高赐高坐”这项最高也最隆重的待遇,也就是自己对秦始皇可以不自称臣,这也是许永生一直对秦始皇说“我”什么什么的,也没有谏官来弹劾许永生的原因。但是自己也不能见到嬴阴嫚不叫她“十公主”啊!直接叫她的名字这在秦朝可是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