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蜂蜜、媚药、大汉
    “别动,老实点!”两个身着破难的帮工压着一个帮工走到了过来,但还没有走到许永生的面前就被两个禁卫给拦了下来,毕竟扶苏与嬴阴嫚出宫可是带了不少宫中禁卫的。不是什么人就能靠近他们的。

    许永生见到那两个帮工是秦始皇赐给自己的玄武卫,对着扶苏道:“放他们进来吧!”

    那两个禁卫见到扶苏点头,才收回剑,让开道路。

    “大人,抓住一个内奸。”一个玄武卫道。

    “大人冤枉啊!小人不是内奸,小人不是内奸啊!”被两个玄武卫押着的那个帮工顿时大吼道。

    “你不是内奸,那你偷偷摸摸的跑到火窑后面去干嘛?”一个玄武卫说道。

    “小人是腹痛难耐想去拉屎!”

    “啐······”何曾有人在嬴阴嫚面前说过如此无礼话语,嬴阴嫚轻啐一口转身向着河边走去,几个禁卫赶忙跟上嬴阴嫚。

    许永生看到嬴阴嫚离开后对着跪在地上的帮工道:“你去方便都还带着工具啊?”

    “小人只是害怕工具丢失,这才带着的。”

    许永生看着这个帮工痛哭流涕,好似被冤枉一样,心里不由得想到难道真的是抓错了?

    一个玄武卫悄悄在许永生耳边说道:“大人,此人必是内奸,属下在他的床底搜到了十镒金叶子。这等帮工给他五十年也挣不到十镒金叶子。”

    “噢!”许永生点点头。

    “你是自己招来,还是要本帝师亲自让你招出来?”许永生笑眯眯的看着帮工道。

    “大人?小人冤枉啊!冤枉啊!”

    “本帝师给你几个选择,一是给你脱光衣服身上涂上蜂蜜,捆好手脚放在那边的草丛之中;二是给你服食一包效果极佳的媚药,然后将您关进男死囚牢房之中,对了也可以换成母猪哦!三是给你大腿划上一刀,不会很深的伤口,然后给你滴上盐水······”

    帮工还以为自己要挨打,可是越听下去,冷汗就刷刷往下掉,世上怎么又如此恶毒之人啊!涂上蜂蜜扔在草丛之中那还不给蚂蚁、虫子给撕咬死啊!再次就是男死囚,哦,我的天!我可不要与他关在一起。母猪,呕······听不下去了,直接吐了出来。

    “别!大人,小人都不想选择,小人统统交代,是有人给了小人十镒金叶子,让小人偷偷将火窑给破坏掉!是小人糊涂啊!”

    “噢,这就招了啊!我还没有讲完呢!”许永生有点意犹未尽的说道。

    两个玄武卫心中也是翻腾不已,这等刑讯手法闻所未闻,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不过效果奇佳,居然没有实施就让犯人招了。

    “你们待下去审问吧!不要错过了细节!真想永远只有一个!”许永生突然想起了名侦探柯南的经典语句。

    “诺!”两个玄武卫应道,将帮工押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个玄武卫来了。

    “大人,都问清楚了,此人刘三,三天前一个衣着华丽的富家子弟带着几个小厮找到了他,给了他十镒金叶子,让他听他指令,昨天有人通知他,让他今天将火窑破坏!”

    “富家子弟?有没有问清楚相貌?”许永生十分的怀疑李成。

    “刘三说那个富家子弟带有遮面斗笠,并未看到那个富家子弟的相貌。”

    “安排好刘三,让他继续当好他的内奸,懂了吗?”许永生看着玄武卫道。

    “大人是要引蛇出洞!”玄武卫眼睛一亮。

    “好了!下去吧!”许永生挥了挥手道。

    玄武卫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想了想后说道:“大人,属下叔父为咸阳县令,属下想把这等刑讯之法告诉叔父。”

    “嗯,可以!”许永生无所谓的说道。

    “谢大人!”

    ······

    咸阳县衙。

    “这等刑讯之法真的是帝师说的?”咸阳县令王吴之看着自己的侄儿道。

    王琦点了点头道:“侄儿亲眼看到的,大人刚刚讲完这三种方法那个刘三便急匆匆的全招了出来,不过可惜的是看当时的情况大人心中应该还有很多的刑讯之法!”

    “方法是好方法,只不过有点残忍,不过用来对付大奸大恶之人倒是相得益彰。”王县令点了点头接着道,“前几天刚刚抓住了一个江洋大盗,咱们叔侄去试一试?”

    “同去,同去!”

    咸阳县衙大牢内,一个大汉遍体鳞伤的被吊着双手,腿上也绑好了铁链,这是一种很标准的对待武林高手的捆绑方法。

    “来啊!再来打我啊!老子要是哼哼一句就全部招了!”虽然看起来大汉伤势很严重,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见过大人!”衙役本想再给大汉几下鞭子,突然看见县令大人走了进来。

    “招了吗?”王县令看着衙役道。

    “还未,这厮嘴严得很,不肯交代同伙。”衙役悄悄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这厮太抗打了,手都挥痛了。

    “好了,交给你一个任务。”王县令故意大声说道,“去寻一罐蜂蜜来,在寻一包效果极佳的媚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县令大人要蜂蜜和媚药,难道这是一种新的玩法?今天下值之后得去怡和楼和绿蚊儿玩一玩。

    “诺!”衙役领命去寻大人要的东西了。

    “狗县令,看来你那玩意不行啊!啊呸!”

    大汉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被王县令一个小跳躲开了。

    “本县令行得狠!就是不知道等会大侠的玩意还行不行了!”王县令阴深深的看着大汉说道。

    王琦一个冷颤,感觉叔父身上有一种冰冷黑暗的气质产生。

    “哼,有什么招尽管对本大爷使!”大汉虽然被王县令的语气吓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噢,有大侠这句话就好,那本县令就要施展独门秘笈了。刚刚我让衙役寻的蜂蜜与媚药正是为大侠所寻,大侠可想知道这是用来干嘛的?”王县令剃了剃手指甲,抬头看着大汉说道。

    “干啥?”大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的预感一响很灵验,难道今天要死了?

    “本县令等会让衙役给你那玩意上涂上蜂蜜,你可想知道涂上蜂蜜会出现什么吗?”王县令颇有意味的看着大汉道。

    “什、什么······”大汉的声音有点发抖。

    “这牢房你也待了好几天了,想必你也看到这牢房蚂蚁、蜈蚣什么的很多吧!这牢房不是野外,没有那么多的虫子的吃食,你说这蜂蜜会不会让蚂蚁、蜈蚣很喜欢啊!呵呵······”王县令说完呵呵笑了。

    王琦冷汗刷刷留下,叔父这是怎么了,帝师的方法可不是这样的啊!自己将这方法告诉叔父对了吗?

    王县令的邪恶之魂成功的被许永生激发了,居然自我改进了许永生的方法。

    “不!”大汉这一声惊天动地,痛切心扉,苍天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