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秦朝大帝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新白娘子传奇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知道是谁在搞你,你却没有办法搞回去!这句话就代表了许永生的心情。

    送走了扶苏与嬴阴嫚后,许永生都没有调戏小香香,回到房间蒙头苦思!

    第二天一早,许永生就进了皇宫,不久许永生就满脸笑容的回到了帝师府。

    ······

    “哎哎,那位先生念一下呗!这皇榜说的啥啊?”一个禁军贴好皇榜之后,布告栏前挤满了人。

    “今天下已定,各行各业正是蓬勃发展的好时机······”一个读书人看着皇榜,念了出来。

    ······

    “老爷,皇榜发出来了。”甄管家低声说道。

    “好!去收拢伶人吧!然后再咸阳城购买一处大的勾栏!”许永生吩咐道。

    “诺,小的这就去办!”甄管家领命下去。

    伶人就是戏子,说书的这一类人,勾栏就和现在伶人的主要表演场所。

    这一道皇榜是许永生说服秦始皇发出来的,其中的大体意思有两条,一条就是鼓励各行各业的发展,适当降低部分行业的赋税;另外一条就是不再禁止大规模的娱乐活动。

    早朝的时候第一条鼓励各行各业的发展没有什么,但是降低赋税可是却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众大臣的非议的;倒是第二条几乎没有大臣反对,除开几个谏臣说什么娱乐业是腐败的根源,但是这几个小声音就很快淹没在众大臣的赞同声音之中了。

    “哼哼,李成是吧!看我怎么弄你!”

    许永生高高兴兴的走到书房,打开手机,左选右选的挑了一个。

    “好!就它了!”

    许永生在作坊送过来的纸上写下《新白良子传奇》几个大字!

    没错,许永生打算的就是发展娱乐行业。

    半夜时分,许永生甩了甩自己的手,“真麻烦,还要对照着秦小篆和简体字将《新白良子传奇》翻译过来,还好弄完了。”

    “小香香去告诉甄管家明天一早我要见到我要的伶人!”

    “诺!老爷早些休息!”

    ······

    咯咯咯喔······

    “小香香,今天中午吃鸡汤!就要那只叫的!”许永生昨晚抄······哦,是写戏一直写到半夜,屋外一直大公鸡一直喔喔直叫唤,许永生想多睡会都不行。

    在小香香的服侍下起床、吃早饭之后,甄管家将许永生需要的伶人带过来了。

    “见过大人!”十多个伶人出现在许永生面前。

    “本帝师打算打造一个勾栏,你们可愿意加入?”虽然许永生相信甄管家挑选过来的人已经是答应加入的了,但还是问上一句。

    “回大人,小的愿意。”众人一起回道。

    “好!”许永生非常满意,“你们推举出一个管事的出来。”

    十几个伶人一起看向一个老头。

    “好了,就你吧!你叫什么名字?”许永生也不等这些人说话,直接定下那个老头。

    “回大人的话,小的名叫钱多多。”

    许永生将手中的戏本扔给钱多多道:“这个戏本你带着他们先揣摩一下,中午给我说一段。”

    “诺,小的们一定好好揣摩!”钱多多接住戏本道。

    许永生回屋睡了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已经中午时分了。

    “小香香去将钱多多哪些人带到大厅,不!带到池塘那边去!”许永生本来是想在大厅听钱多多他们说书的,但是看了看天气后就把位置改到了花园的池塘。

    “诺!”

    许永生来到池塘的时候,钱多多他们已经到了。

    “见过大人!”

    “好了,不用如此见礼,戏本看得如何了?”许永生一屁股躺在小香香准备好的躺椅上。

    “已经看完了,这戏本精彩之极啊!小的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光怪陆离、故事曲折的好戏本!”钱多多用一种朦胧的眼光的看着戏本,那轻抚戏本的动作看得许永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好!你们选出一个人给本帝师说一段。”许永生用手挡住眼睛上的阳光说道。

    “就由小的给大人说吧!很久很久以前,一个书生在林中救起一条小白蛇······”

    小香香作为除开许永生的另外一个听众,非常的开心。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书的呢!

    “······话说法海送给许仙的酒里面加了雄黄,可是许仙可不知道啊,拿回去与白素贞同食之后,白素贞显出原形,一条十丈长,水桶粗的巨大白色出现在床上,将许仙一下吓得昏死过去······”

    “啊!”小香香一声尖叫,但随即看到许永生看向自己,赶忙捂住嘴巴。

    钱多多被小香香一声尖叫给吓了一下,见到许永生示意继续的眼神就接着讲下去。

    “······法海,你要是再不放了我相公,我就要水漫金山寺了!法海如何会把许仙放了,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度化而来,这可是这蛇妖的命脉之处······”

    小香香听得心里非常担心白素贞要把金山寺给淹没了,还有那法海真是坏,活生生的拆散了人家的夫妻两个。

    许永生对于《新白良子传奇》适当的改了一番,比如法海不是和尚而是方士,金山寺不是和尚庙,而是方士庙。

    方士因所主方术不同而有行气吐纳、服食仙药、祠灶炼金、召神劾鬼等不同派别。神仙思想及其方术,成为后世道教的核心内容与精神支柱。

    “白素贞,今日我就将你压在雷峰塔之下,雷峰塔倒,西湖水干,才能从塔里出来······”

    小香香眼泪都出来了,这坏人怎么能这样,西湖先前讲到有十里大小,怎么能干啊!这坏人很明显就是不想放出白素贞来。

    “老爷,这白素贞会被放出来吗?这戏本不是老爷写的吗?能不能让白素贞出来啊!”小香香这些天已经知道老爷脾气,和老爷混熟之后感觉到老爷没有丝毫的那种大人物高高在上的感觉,非常的平易近人。

    “这是第一部,还有第二部呢!小香香不要急!”许永生安慰好小香香之后对着钱多多道,“讲得不错!勾栏的事情就由你做主了,这个戏本你赶紧熟练之后就开场说吧!”

    “谢大人!谢大人给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钱多多带着十几个伶人直接向着许永生跪下了。

    “别这样,男儿膝下有黄金。”许永生说完,看见跪下的还有几个女子,觉得这一句话不完全对,于是接着说道,“女子膝下也有黄金,快快起来吧!”

    伶人的地位很是低下,还不如娼妓。大多数的伶人过着漂泊的生活,说书的时候遇到有人扔下几个铜板的话才能吃顿饱饭。只有少数的伶人有固定的勾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