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一锅乱炖 > 章节目录 .1.第 1 章
    12.18

    呼啦呼啦软趴趴:你好( ̄Д ̄)请问店家还代起文名吗~

    文名er:代的呀!

    文名er:亲想要起个怎样的文名呢~

    文名er:小店提供最周到的起名服务,可严肃可欢脱,可高端大气可风流无限,请亲将喜爱的文名风格及简要的文章内容梗概发我,小店会在72h内出单噢(●`●)

    文名er:顺带一提,小店每单为亲提供7-12个文名,包亲满意w

    ……

    成昊是被门铃声给折腾起来的。

    手机屏幕熄掉,房间瞬间陷入一片漆黑。当人的视觉短暂失灵后,其他感官就会没来由地敏锐起来。

    门铃响好半天了,外头在下雨,他才发现。

    成昊在黑暗中摸索自己乱糟糟的床铺,直到从角落里勉强搜刮出一件毛衣。

    江琛给的,原本以为已经扔掉了。

    外头门铃还跟催命似的疯狂响动,成昊没了法儿,认命将毛衣给套上,从床上翻出去开门。

    “按你门铃好半天都没人应门!你再不开门我就走了跟你说!”黄袍加身的外卖员将盒饭推给他,湿的。

    “全是水?”成昊皱眉,“雨水泡饭?”

    “中途下大雨!没伞没车能不湿吗!”外卖员挺暴躁,“就是盒子湿了,里面肯定没事。”

    “里面没事,你揭开看过了吗?”成昊问。

    “没有!”外卖员说,“哎你这人什么毛病,我还赶着送下家呢!”

    成昊拿盒饭的手自然下垂,他都能感觉到那雨水正顺着包装袋往地上淌。

    他就愣了那么半秒,外卖员就已经提着别的盒饭走远了。

    长走廊上是湿漉漉的脚印,有些地方被踩得很脏,但光线暗就不至于将恶心的地面完全暴露在眼底。

    成昊打了个寒战,反手将木门给推上。

    给泡软了的外卖盒被扔餐桌上,成昊抬手就把身上该死的毛衣给脱了。

    屋子里里外外都一样黑,他不想揭开盒饭看看里面的鱼苗养好没,光着上身往唯一的房间走。

    那个网店客服挺热情,将业务从头到尾介绍了个仔细。

    成昊端着手机,晃了晃有点儿僵硬的脖颈,坐在床边儿上。

    呼啦呼啦软趴趴:能稍微便宜点吗~文名起得好我推荐我小伙伴再来呀(●`●)

    文名er:二十块钱已经超超实惠啦~

    文名er:你可以先试一次,保证你会满意哒~

    呼啦呼啦软趴趴:啊小姐姐,我才发现你是G市人啊!

    文名er:嗯啊,怎么了吗?

    呼啦呼啦软趴趴:我大学在G市念的呀w

    文名er:你是想说四舍五入算老乡吗∑()

    文名er:不带你这样砍价的啊!

    呼啦呼啦软趴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姐姐你好可爱。

    文名er:唉哟什么玩意~

    文名er:好吧好吧,那十五块钱,我给你想10个文名?

    呼啦呼啦软趴趴:成!

    文名er:把你的文章信息发我吧~我先看看啊~

    呼啦呼啦软趴趴:【文件】发文章大纲可以吗?

    文名er:可以可以~

    文名er:脆皮鸭文学啊?

    呼啦呼啦软趴趴:嗯。

    呼啦呼啦软趴趴:你以前没接触过这种类型吗?

    文名er:接触过~找我的作者还挺多样的,小黄文起名我也拿手~

    呼啦呼啦软趴趴:哇噢!那麻烦多想几个吸睛点儿的~

    文名er:好哒o(>ω<)o你先下单付款,我出单再敲你噢~

    呼啦呼啦软趴趴:好的,谢谢小姐姐w

    成昊退出与客服的聊天界面,拍下了价值15元的“起名神器”。

    掐指一算,加上那盒饭,今天损失三十元,入账零。

    他再次熄掉手机屏幕,任自己仰躺在床上,扯过最上头的一张毛毯搭在肚皮上。

    躺不过半分钟,手机屏幕又一次亮起来,成昊赶在它张口唱“我没有说谎”之前把它捞过来,接通电话。

    是钟凡,不用猜都能知道。

    “成哥出来!”钟凡扯着嗓子喊。

    “出你妈。”成昊也扯着嗓子喊,就是躺着不方便发声。

    “出来,罗方正找你打牌呢!”钟凡继续喊。

    “是打牌还是打架啊。”成昊说,“打牌没钱,打架…命我有,拳头我也有。”

    “我去,你和他闹什么几把玩意。”钟凡说,“你过五分钟下来,我们就到你家楼下了。”

    “不去。”成昊很坚决。

    “那我们上你家去,你之前那片儿还有没有啊,咱们一块儿看。”钟凡说。

    “看你仙人板板,”成昊翻了个身,“我都卖了。”

    “我操?”钟凡大喊一声,“你他妈卖谁去了狗日的,不是,你活得这么闭锁,谁给你解决生理需求啊?”

    “……”成昊捏了捏鼻梁,“充气娃娃。”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把江琛的名字给说出来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巴不得这个世界上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江琛”。

    “我日。”钟凡啧了声,停顿了有一会儿,“哎成哥,计划有变,疯子说要吃火锅,你来不来?”

    “什么火锅?”成昊原本想拒绝的。

    实在是这会儿饿得打颤颤。

    “你最爱的红油!来不来?”钟凡问。

    “AA还是疯子请?”成昊问,“我没钱。”

    “疯子请。”钟凡说,“赶紧的啊,就静福路口那家!”

    “行,”成昊掀开毛毯翻起来,“我现在打摩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