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掰夫是个技术活[快穿] > 章节目录 124.小清纯9.0
    壮阳药啊!

    000托着下巴露出一个和谐的笑容:【系统商城有很多, 您是想要能七天七夜金枪不倒的,还是要持久加粗的, 我们这里还推荐远程电子服务,可以用电子套控制那个地方的运作,保证让主人有个舒服的体验。】高科技维持幸福人生,不举也能一夜七次。

    苏秣看着琳琅满目的和谐用品, 嘴角略微有些抽搐, 七天七夜肯定受不了, 还有那个野兽版加粗, 又不是棒槌要那么大个家伙干嘛,电子套就更不可能了, 谁……干那种事情还要电子远近程控制啊?

    最诡异的竟然还有25厘米加粗般不可描述,黑洞可吞。

    即使是老司机也受不了这些形形色色的X趣用品,苏秣提出诉求:【有没有普通一点的, 不用那么持久,也不能不持久, 一夜维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

    一个半小时完事啊, 000若有所思翻查了一下系统商城还真发现一款无色无香的“我要你举你就得举”药水。

    此药水用了能举, 可啪人, 能性福完成鼓掌, 不良反应也没有, 在一众奇奇怪怪的用品里面正常的不得了, 就是太正常了才显得格外不正常, 这药是X实际产物, 早就淘汰了,现在市面上看不见。

    【那您就用这个吧!】000丢出一个小瓶子。

    【这个不要钱,免费,但是……可能会有一些奇怪的反应,不是副作用。】

    瓶子是喷雾喷,苏秣拿在手里看了好一会儿:【这个药直接喷就可以了吗?】

    000:【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大白天的苏秣也不怕人跑进来,在被窝里把衣服脱了,被子一揭,喷雾一开,一整瓶子药全撒在里身上,药是吸入式的为了防止药效不够好,把一瓶全用了。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喷洒式的药会不会效果不好。

    效果不好也没办法,他总不能突然拿出一个喷雾瓶对着秦勉狂喷,肯定会被当成妖怪抓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人回来,苏秣可劲嗅着身上,很好,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过会儿蹭到陛下身上去,一举把人拿下。

    把小美人养成小侍卫,再把小侍卫养成小公子,陛下宠人的乐趣就这么点,回殿里,把人搂在怀里,仔细慰问一番,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苏秣道:“不舒服。”

    帝王急道:“哪里不舒服?”

    男人眼底的关怀不作假。

    苏秣心虚了一秒,才道:“整日待在床上太闷了,我想出去看看。”再睡下去真成植物人了。

    秦勉才知道怀里是个小骗子,害他担心了好一刻原来只想出去玩:“你身子没好,不能出门,你要是觉得无聊,朕明日给你带些书回来。”

    那些诗经早看腻味了,身子好的时候日日跟在陛下身后,干些力所能及地事情也开心,天天待在床上种蘑菇好心累:“可我不想待在床上,待的难受。”

    帝王冷酷无情哪里会因为少年的撒娇改变心中决策,他一口否决道:“不行。”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他情愿少年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只等着他回来。

    苏秣挣扎着起身。

    秦勉一把把人按住。

    就这样有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苏秣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男人,药……药没效果?他不死心的整个身子都挂到了男人身上,他在身上喷了这么多,药效再不好也该给点反应了吧。

    等待的时间太久,久到……大腿肌肉麻痹。

    苏秣笑容也逐渐丧失。

    秦勉手触碰到苏秣十指,一股奇异的感觉直冲天灵盖,不难受,甚至可以说是舒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把少年那一双手扣在手心里,大面积的肢体触碰让他更加满足。

    往日闻着让人心旷神怡的竹叶香成了罪魁祸首,诱惑力十足,秦勉一双眼睛通红。帝王难以自禁,心里荒谬的念头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想要把那荒谬的想法实现,在理智还受控制的范围内他推开少年。

    苏秣错愕。

    秦勉为数不多的理智根本不足以他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只是一秒,少年跑下床楼住了他。

    帝王不耐道:“放手。”

    苏秣含着泪珠直摇头,说什么也不肯松手,帝王理智断了线,一手撕烂了衣服,床上的小可怜哭得更凶了。

    这个药……貌似有点猛啊!

    苏秣一边哭一边等待着接下来的热情似火,谁知道前一秒还凶如猛兽的皇帝陛下在撕烂他的衣服后,不动了,他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直到……皇帝陛下把被子也撕了。

    好不容易男人终于把视线放到他的身上,顺利成章的事情发生了,一系列的前戏,苏爽到脚指头都蜷缩起来,在期待事情更进一步的发生的途中,遇见了脚刹车。

    前戏长的想让人投诉,秦勉痴迷的触摸苏秣的肌肤。摸了有一个时辰,没完没了。

    苏秣眼尖看见帝王身下那一大坨,很好有反应了,看来药还是有点效果的!然后帝王摸着摸着就睡着了,怎么推都推不醒,皇帝陛下的下面还ying着,他也ying了。

    起来干啊!睡什么睡!

    mad……

    苏秣盯着那地方恨不得能盯出一朵花,好像,喷得是个假药。当晚和下面终于有反应的皇帝陛下待在一张床上,依旧没能完成生命大和谐!

    苏秣一早醒的时候床头已经没人,撕坏的被子换成了新的,但他悲催的心情不是换一床新被子能缓解的,秦勉是不是病得太严重所以导致用了药那个地方也不太行?

    当晚帝王没能回来,苏秣从宫女口中得知皇帝秋季狩猎正好是今天,往年要在山庄过几晚,今年应该也不例外。

    宫里只剩下病入膏肓的柳妃和病得厉害的苏秣。

    柳月还在装病期间,主子喜欢男人这事儿人尽皆知,主子让她照看苏公子,柳月随便穿了件黑衣服,踏着轻功,进了帝王寝宫。

    苏秣躺在床上,黑衣女子卧在房梁上。

    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躲在梁上的女子,两人大眼瞪小眼,苏秣一惊刚要喊道“救命。”

    救命没喊出口,柳月窜下房梁捂住了苏秣的嘴,一把刀横在了苏秣的脖子上:“不许说话,你要是敢开口讲一句话我就用刀割了你的脖子,听明白了你就眨眼睛。”

    苏秣无措的眨了两下眼睛示意他听懂了。

    少年躺在床上一头乌丝凌乱,一双灵动的眼睛眨来眨去,生得美艳,不管男人女人多半是祸害,谁让这男人漂亮得像个妖精。

    她就站在床头照看,少年躺在床上别的事情也不干就睁着双眼睛看她:“你是柳妃娘娘对不对?”

    柳月心下讶异。

    苏秣又道:“你身上有水丽花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