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推荐攻变受的文 > 章节目录 24.《这个发展有点不太对劲》作者:小真白花真白
    作者:小白花真白

    文案:

    这原本应该是个渣攻贱受的剧本——渣攻虐贱受,贱受心如死灰,渣攻转贱攻,贱受虐贱攻。

    本应该如此!!!

    但是剧本他神展开了————

    渣攻重生回过去,遇到同样重生回过去的贱受

    渣攻惊恐地发现,贱受他转职成了鬼畜阴狠黑化攻啊救命!

    苦逼渣攻被一奸再奸,奸了又奸,正面奸完奸反面,最后被奸成了忠犬YD傲娇受!

    魏子骞是个渣攻。

    而作为一个非常俗套的渣攻,他出生在所谓豪门世家,上有管家女佣,下有保镖无数,而为了让剧情更具现化一点,魏子骞还有五个兄弟,个个都是狼心狗肺臭不要脸的主。

    如果只是这样,自然是不够的。所以魏子骞还有一个身份──爹不疼娘死早每个兄弟都想著要捅他一刀的私!生!子!──就这麽一颗弱爆了的受虐小白菜,加上诸如绑架失败被人下毒难以泯灭的童年阴影,和父亲明显差别待遇等等重要因素。

    剧情发展不可避免地走上了,手足相残血雨腥风宅斗报复黑的一塌糊涂的道路。作为一个主角,魏子骞还是有那麽一些主角光环的,比如与生俱来的王霸之气,再比如那标致性的邪魅一笑。

    於是,魏子骞带著一群小弟死忠,四处挥洒著自己满溢而出的魅力值,大义灭亲地玩死了他那一个比一个黑的兄弟们,再气死了自己那不负责任的爹,踏著一群炮灰的尸体成了最後的胜者。

    然後他开了家企业,叫魏氏集团,黑白两道通吃就罢了,还一定要涉及娱乐圈(.),这下,魏子骞又有了个新称呼──魏总裁。

    此时年仅26岁的魏子骞,英俊多金,父母双亡,有车有房,还是个总裁!於是他就这麽理所当然地弯了──逻辑不明。

    不弯不行啊!不弯怎麽能按照剧情发展遇到属於自己的贱受呢?於是,就在魏子骞花了一年时间在各种小妖精身上磨练出方便剧情发展的器大活好功夫,并成功拿到拔屌无情渣攻称号後,魏子骞总算迎来了自家小贱受。

    小贱受是个美人,根据每个美人都姓沈的重要定律,小贱受名叫沈书杳。

    诗情画意的名字,诗情画意的人。这沈书杳是个刚出道的三流小明星,在一次狗血得连狗都唾弃的下药剧情里,被魏渣攻英雄救美,魏子骞瞧这美人儿是他喜欢的类型,就把被下了药的沈书杳半推半就地带回家......撸了几发。

    而沈书杳第二天醒来後,立马就被魏渣攻这种不(liu)趁(xia)人(hui)之危三好男人的做派给感动得一塌糊涂,而正巧,魏子骞又长了张英俊帅气坚毅正直的脸,只把沈书杳迷得团团转,像每一个莫名其妙的贱受一样,沈书杳也就莫名其妙地把一颗心给赔了。

    於是魏子骞也就顺其自然地包养了小白兔一样单纯的沈书杳,那沈书杳的确美得惨绝人寰,魅惑中带点小清新,娇俏中还带点小冷豔,可把魏渣攻迷得七荤八素的。而沈书杳也像广大贱受般,为了渣攻抛弃事业,除了一手气死大厨的好手艺,家务活样样精通不说,还打的一手好毛线!简直就是□□中的战斗机。

    但是剧情表示,魏子骞作为一个渣攻,吊死在一颗树上是不对的,是要被纠正的,就算那颗树美得人神共愤也不行!

    於是魏子骞就开始吃著碗里的惦记著锅里的,包养小情儿滥交无恶不作,而沈书杳小贱受也十分配合了来了一出坐在饭桌前心如死灰,饭菜都凉了却等回一个烂醉如泥的魏渣攻戏码,其中还得有炮灰123来沈书杳面前蹦躂。而作为一个隐忍受虐的小贱受,沈书杳自然不会去和魏子骞理论,只是不停忍啊忍,忍到最後,竟然忍出了胃癌!!这是多麽不科学又合理的发展啊!

    还没等他把这事告诉魏渣攻,魏子骞这边又有新路数了──要麽和XX家的大小姐结婚,要麽他那脆弱得略不科学的魏氏集团就得被打压收购。

    魏子骞有著广大渣攻那般俗套的思维定式──先结婚救急,自家懂事的小贱受肯定能体贴他的,以後找著机会再把那XX家大小姐休了,不就能完美大结局了吗。

    但是沈书杳他不干了!贱受也是有尊严有底线的!於是他毅然隐瞒了胃癌一事,带著家当,扑棱棱地卷铺盖走人了。然後下个场景,必定是贱受在光秃秃的医院里,弱柳扶风状,看著渣攻和炮灰女结婚的消息,心先死,眼神再死,人必须要变得空洞洞,而胃痛也一定要在这个时刻卷席而来!

    而当魏子骞结完婚,终於要来找回自家小贱受时,却只能得到沈书杳已经孤独寂寞地死在病床上的消息。天应景地下起了倾盆大雨,魏子骞整个人如五雷轰顶,心脏如同被人挖去一块,一瞬间痛不欲生□□。

    魏子骞这个时候才像挤牛奶一样,以前被他忽略的细节像一群脱缰的野马那样浮了上来,止都止不住。一瞬间“除了我家杳杳做的饭其他人做的都是垃圾”“没了杳杳我家好脏啊好乱啊佣人都被我这个傻逼赶走了”“啊我生病了除了杳杳没人会照顾我我是个连吃药都不会的重度伤残”等等,诸多虐心想法卷席而来。

    於是魏子骞他又一次黑化了,把那个XX家大小姐连同XX家像切小白菜一样,轻松得十分不合理又符合剧情发展地一股脑端了,人不在沈默中灭亡就要在黑化中变态!於是魏子骞他变态了,变态又中二的魏子骞开始觉得一切都是世界的错,是这个世界要拆散我和我的小贱受,你们都是群大傻逼,我比傻逼还傻逼......

    最终,觉得连呼吸都好麻烦的魏渣攻,在给自家小贱受扫墓痛哭流涕时,终於被人一刀捅死了,但是剧情会让他就这麽容易地解脱吗?

    当然不,所以他重生了。

    魏子骞在一片浑噩中听见有声音告诉他,你得到了一个重生到三年前的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重生後请。

    魏子骞在一片浑噩中听见有声音告诉他,你得到了一个重生到三年前的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重生后请以做一名精虫上脑贱攻为目标奋斗的二十四孝好忠犬。

    魏子骞不满了,去你大爷的精虫上脑二十四孝好忠犬贱攻!

    那声音阴恻恻地告诉他,如果你不按剧本来,就把你变成37,25,35的xx美少女,然后让你印度一日游!

    魏子骞活生生给吓醒了!

    眼睛一睁开,魏子骞并没有像大多数穿越小说一样,第一眼就是雪白无暇的天花板。

    那是一张何等好看的脸啊——魅惑中带点小清新,娇俏中还带点小冷艳,简直可以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不对!这不是他家小贱受吗!

    但是他家小贱受什麽时候有这麽销魂的腹肌了?不对,好像个头也长了,尤其是下方那就这麽暴露在外头的x!长!x!这个尺寸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醒来了就别装死,我刚刚也说过了,要是不想继续尝尝我的手段,就给我乖乖听话。”沈书杳眯著眼不耐地看著身下正木呆呆睁大双眼,看著自己的男人,心想著这人要敢到这节骨眼了再来反悔,今日就给他点教训尝尝。

    “...啊?”魏子骞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这什麽情况,为什麽自己像个要被人ooxx的黄花大闺女一样,身无寸缕的躺在他家小白兔的身下?

    “我说——”沈书杳漆黑的双眼中酝酿著危险的风暴,“x!”

    接著,魏渣攻便发现他们的姿势变了,沈书杳背靠著墙坐著,而自己则被按著脑袋,面前是一根xxxxx,散发著恐怖热度的x!大!x!x!

    等等!剧本你还我温柔可人小白兔!!

    作家的话:

    CP是痴情阴狠黑化攻×苦逼二货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