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就让风与光去交缠 > 章节目录 chaptaer106
    休假几天又去了美国。

    到没两天景黎就生病了白天窝在能看见海浪撞击岩石的房间里无精打采的看电影。

    边秦才听到门外有声音出去一会儿她一个人就没兴致了电影还在放着,眼睛却直直盯着窗外的风景出神。

    须臾后,有人敲门她懒洋洋的瞥了眼,“嗯?”

    如果是他,直接推门进来就好了。

    景昀度刚下飞机还一身西装革履见了窝在沙发上轻歪着头看他的人,眯了眯眼走近捏了捏她的脸颊:“很失望?”

    景黎偏头一笑回过头来时看了看落座在一旁她爸爸还是伸手搂了过去。

    他们又几个月没见了。

    景昀度抚了抚她后背轻叹一声,总算圆满一点。

    放开后他摸了摸她额头,“怎么回事?”

    “快好了。”

    “那还这么没精神?”

    “唔……没人陪我。”

    景昀度瞥了瞥她无奈的笑了声:“你男朋友呢?”

    “有事昨天才来。”

    她爸爸默了一下,眯眼——他没在就不知道照顾自己?

    景黎回过神来觉得坏事,讨好的搂了上去,“我想你了。”

    呵……

    边秦在客厅闲坐着,瞥见他岳父大人出来了,脸色不怎么样,顿时心里一突……

    他家景黎看着不像是会惹人生气的主?况且,还生着病呢。

    景昀度坐下后,缓了缓,看他一笑:“进去吧,没人陪她,病都不好了。”

    边秦闻言顿住,回过神来后一笑,明白了,“她开玩笑的。”

    景昀度牵了牵嘴角,靠着沙发看着他:“不见得。”

    边秦:“……”

    他轻咳一声,起身利索的进了房间。

    景黎一看到他,马上眼底发亮。

    边秦一瞬间心里又一突,……他岳父大人没冤枉她,是真心里受伤了。

    边秦叹了口气,从沙发抱起人坐到床边,无奈的一笑:“景黎?”

    “嗯?”她穿着一身长袖白色纱裙,长发及腰,不施粉黛的窝在他怀里,细长的眼尾轻挑,声音软儒清澈的询问。

    单单这么行云流水下意识的一个动作,边秦就一阵恍惚,好像怀里搂着处绝世风景。

    “嗯?”景黎看他。

    “没事。”他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声音温柔似水,“没事,想要时时刻刻看到我,我就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不离开。”

    景黎想了想,红着脸撇开。

    边秦搂着她一起躺下,划拉过被子把她紧紧裹住,边吻着她的脸颊边愧疚的低语:“本来……生病就是我的错。”

    晚餐在布满夕阳余晖与微风的餐厅吃饭,景黎的两个叔伯都在,她精神比起白天好一些了,只还有些疲倦,她妈妈坐在她身边,却几乎不用照顾她,以至于她被她两个叔伯逗了一整顿晚餐。

    饭后她不理他们了,挽着男朋友出门散步去了。

    门口的公路白日也没什么车,到了夜幕降临前,更是宽阔寂静。

    她穿着白天那身仙气十足的长裙,外面套着一件短外套,被边秦牵着手慢悠悠的走着。

    “还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真的?”

    景黎停了一秒,转身搂上去,站定在公路中央。

    天上寥寥星斗洒下微弱的光芒,她眼睛湿亮的抵在他肩膀上看他身后。

    边秦微顿了下,随后牵起了嘴角,搂住她,“真那么想我?”

    一周……他们一周没见。

    他在国内和家里人商量婚礼的事情。

    一心在上面后,忘了这里有个人会想他,很想很想。

    景黎没说话。

    “抱歉。”边秦心疼的偏头吻了吻她的脸颊。

    景黎抿了抿红唇,近在咫尺的侧眸看他一眼,一如既往的脸色微红。

    边秦看了两眼,温柔的又亲了亲,随后忍不住在她耳边感慨:“当初是怎么会想要主动追人的?”

    景黎脸色更红了,咬了他肩头一口,末了,轻笑,“一见钟情,见到你那一眼,伤都不痛了。”追人,自然就自然而然的了。

    边秦心里一动,收紧了手臂,更加抱紧了她。

    景黎舒服的趴在他肩上,轻声继续温柔低语:“你不明白那种感觉,就是,一道光照在你面前。”

    他挑眉。

    “还有……我在别人面前,挺大方的。”

    边秦低低一笑,在她耳边轻声逗她:“在我面前?怎么样?”

    景黎踩了他一脚。

    她穿着平底鞋,压根不痛,边秦却没脸没皮的凑上去吻,“疼,补偿一下。”

    景黎推了推他,含糊不清的低语,“……我后悔了。”

    边秦按着她的后脑勺深深温柔地吻了许久,久到天上星斗好像密集了一些,地上两人深长的影子明亮了一些。

    到放开她时,他云淡风轻,她此起彼伏的埋在他胸膛喘息,一身娇软,长裙轻飘。

    “后悔什么?”

    景黎半晌才调整好呼吸,但眼底的湿润怎么也消弭不去,她又踩了踩他,咬着唇下巴抵在他肩头,不说话。

    边秦满脸温柔笑意,双手搂着她,抚了抚她的背。

    长长的公路一直没有尽头,两人在渐亮的月色下走了一段,又折了回来。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景黎招惹了旁边的人一下。

    边秦二话不说把她按在路边的树木下,手铺在她背上,抵住又深吻了上去。

    景黎后悔得浑身发颤,家门口,万一有人出来……

    “边秦……”

    “叫老公。”

    她咬了他一口……要哭了,乖乖的喊。

    边秦轻笑一声,亲了亲她发烫的脸,起身。

    到家时刚好晚上九点,客厅静悄悄的,四面通透的玻璃照进来明晃晃的光,没有关紧的窗户把沙发地毯都吹得冰凉。

    本来就是夏天,景黎病也快好了,但边秦眼见客厅没人,还是打横抱起了人,在沙发落座后,又把人放在膝上。

    没有开灯,脚下影子被拉得很长,人坐在他腿上,裙摆轻飘,景黎见没人,又缓过来了,所以一身舒服,什么都不想做,又似乎想做点什么。

    边秦看她无聊得心痒痒,一笑。

    景黎转头看他,忍不住凑近咬了他薄唇一口:“笑什么?”

    “你呢?想做什么?一副坐不下去的样子。”

    景黎一笑,继续咬他,“想亲你呢。”

    “给你亲,随便亲。”

    景黎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想到刚才被他压着欺负,低语道:“可恶。”

    “给你亲还可恶?”边秦冤得不行的反咬了她一口,“不然你想玩什么?陪你?”

    景黎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很邪恶,忍不住脸颊火热的推开他跳下去,边秦想要捞住她,没成功,眼看她赤着脚踩在软棉的地毯上就这么走远了,无可奈何,最后又看了几眼,卧入沙发无奈一笑,算了,看上去确实挺精神的了。

    景黎在身后那人的视线里,慢悠悠的在屋子里转了半圈,最后,趴在远处一处小吧台上。

    面对面,隔着半间房子看他。

    看了几眼后,伸手拿杯子,倒酒。

    边秦眯了眯眼。

    景黎恍若未觉,或者说是无所畏惧,倒了两杯后,自己端起了一杯。

    边秦远远的看着她,看着她真慢条斯理要喝时,终于忍无可忍,起身快速的过去。

    景黎趴在光滑的玻璃上,笑意清浅。

    边秦抽走她的酒杯,顺带把她从高脚椅上抱过来。

    景黎搂着他的脖子,低头瞥了瞥地面,“不要,我自己坐。”

    边秦就是要让她待在他腿上才没法乱来,闻言凑近抵在她耳边悠悠道:“你自己?还不得把我气死?”

    景黎咬了咬唇,哼了声,转身要去拿酒杯。

    边秦洋装松手,她马上失重要摔,转身又搂上他了,他随即勾了勾唇,满意不已。

    景黎抬头看他,气得扑上去咬了他一口。

    边秦余光注意到隔着大半个客厅的对面楼梯上,隐约有人影,在看到他们这边的动静后,又转道去了楼上。

    佣人。

    他收回目光,搂紧了怀里的人语带笑意的哄:“回房好不好?”

    “不要,我酒还没喝。”

    边秦瞥了眼那两杯暗红色剔透的液体,揉了揉她的脸,“你刚病好,我能让你喝吗?嗯?”

    景黎趴在他胸膛上委屈的看被他放远的杯子,心痒得不行。

    边秦想了想,折中道:“我替你喝?”

    景黎眯眼:“喝了欺负我怎么办?”

    边秦:“……”

    她埋进他怀里低笑。

    边秦缓缓低头,轻声在她耳边温柔道:“不喝,我想欺负你的话,也能让你哭着求饶。”

    景黎浑身发软,下一秒,感觉身体失重一般,他真的喝了那两杯酒后,抱起她回了卧室。

    客厅窗帘轻飘,外面明晃晃的路灯洒进来,客厅一明一暗,颇为幽静。

    直到夜里十一点,外面才有动静,景黎被从浴室抱出来后,倚着沙发看换床单的人,仔细听了听外面。

    “去哪里了,那么晚才回来。”

    “自然有事。”

    “什么事?”

    边秦走过去抱起人,坐在床边后圈在怀里,边给她擦头发边说:“商量婚礼。”

    景黎一顿,揪着他的浴袍问:“你爸妈过来了?”

    “嗯。”

    景黎默了:“那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边秦搂紧了她:“告诉你做什么?”

    “你这是什么话?”

    “你生病了。”

    景黎觉得还是太没礼仪了,边秦不讲究那么多,擦完头发亲了亲她,“困不困?”

    她窝在他怀里摇摇头,还在想事情。

    边秦瞥了眼落地窗,外面一片清脆草坪,天上星光熠熠。

    他抱起她坐到窗前去,“看会儿风景。”

    “你就是风景。”她随口下意识的说。

    边秦一顿,回过神来,薄唇牵起。

    景黎感觉眼前一片黑影压下时,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又渐渐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