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江景胜的心上人
    第八十三章江景胜的心上人

    “除了药物,还有其他的东西么?”南弘问得很冷静。

    “也没有了吧,都是手机啊,钱包啊,一些必备的用品。”白彬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噢对了,还有蟹粉炖蛋的外卖,包装得很结实。江少爷人倒是出事了,打包盒倒是完好无损,说不定现在还是热的呢。”

    “蟹粉炖蛋?”南弘微微蹙眉,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徒留身旁的白彬风一个劲儿地感慨。

    “你说他买这些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自己会出事啊?可能高高兴兴打包了吃的,还想着回家带给女朋友吃,给她一个惊喜呢。老天爷真是会造化弄人,人躺在这儿了,东西还是热的,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讽刺。他女朋友要是知道这事儿,指不定该怎么崩溃呢。”

    乔迁默默躲在角落。

    是啊。指不定该怎么崩溃。

    可现在,再多的崩溃,再多的后悔,都无济于事了。

    那个躺在里面的年轻男人,本该拥有最美好的人生。

    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她的厨房里手忙脚乱地和一锅黑漆漆的粥做斗争。出来的时候,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头上烫了三个小时的发型塌了一半。

    他笑起来明媚,认真起来又无可挑剔。

    这样的他,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成为了全民偶像,享有得天独厚的资源,本该拥有更好的未来。

    如果他今天撑不过来,她都不知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日子了。

    “找人找得怎么样了?”那边的南弘问。

    白彬风:“已经派手下的人在那一带找了,地方就按照江景胜少爷提供的坐标,东南西北各五条街道全方位调监控。不过因为路面的情况比较复杂,又下着大雨,时间可能还要再久一点。我估计还需要再一个小时才能联系到他的女朋友。等联系到了,我肯定第一时间通知她江景胜出事的消息,再告诉她医院的地址。”

    “不用这么费劲。”南弘轻轻点头,“他的手机呢?”

    “手机?”白彬风立刻奉上,“在这儿呢。他的东西全被放在这个袋子里。”

    南弘的目光在手机上停留了几秒。

    “找下他的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白彬风像是立刻就领会了,“还是老大有办法,在江少爷的手机里肯定存了那个姑娘的号码,我直接打过去不就好了?还费这么多心思找人干什么?”

    说着白彬风就开机手机,翻找起通话记录来了。

    不远处的乔迁心跳骤然发紧!

    她知道,一旦找到电话,所有的事情就都无可遮掩了……

    “老大,江景胜出事之前,正在和这个号码保持着通话。”白彬风很快就调出了记录,“我们和他的通话,是倒数第二通。前后只差了十秒不到。”

    南弘神色未动。

    白彬风认真分析着:“说明我刚挂下江景胜少爷的电话,这一通电话就过来了。按照时间上来看,两人通话的中途车祸发生了。而且在车祸发生后的半分钟里,摔在了地上的手机还在继续保持着通话。那么这个人……”

    白彬风想到这里,忽然惊呼。

    “那么这个人是听到了整个过程啊!”

    光是想想,这样的经历就后怕呀!

    自己不过在“那之前”和江景胜通过电话,得到他车祸消息时都觉得心有余悸。更别提亲身经历了……

    白彬风握着手机,此刻反倒有点犹犹豫豫:“这要真是江景胜的女朋友,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车祸了……哎,真是可怜,换做我,应该直接崩溃了吧?”

    南弘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打一个过去。”

    “现在?”白彬风犹豫了一下,“好的。”

    他把电话拨出去。

    病房里安静了几秒。

    乔迁的手心颤抖着,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听到自己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铃声原本有一个欢快的旋律。

    可响起在这条沉闷的走廊的时候,这首旋律仿佛被剥去了粉饰的外壳,只剩下单单调调的音符,凄凄哑哑的走势,宛如在唱一首哀悼的葬歌。

    她能感觉的到,南弘和白彬风的目光,穿过了冰冷质感的玻璃,穿过了层层叠叠的人群,穿过了昏暗漫长的走廊……

    最终,投到了她的身上。

    好半天,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声。

    直到半晌的沉默过后,终于响起南弘细微到几乎无声的问话:“……是你?”

    空气沉默了数十秒。

    白彬风始终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等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还不相信似的拿出自己的通讯录核对上面的号码。

    难怪这串号码有些眼熟。

    ……就是乔迁的。

    “乔姑娘和江景胜?”白彬风眼里的震惊始终未曾散去,“怎么会呢?乔姑娘和江景胜?两人……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啊!”

    他的目光在乔迁和江景胜之间来回,嘴里还在喃喃着:“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乔迁从阴影中走出来,和南弘四目相对。

    那一瞬间,她承认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倒流了。

    但她不能再继续怯场了。

    她鼓足勇气走上去,走到南弘的面前。

    白彬风盯了沉睡中的男人片刻,忽然联想到了前因后果。

    “难怪……难怪江景胜要买这么多药,原来是乔姑娘崴脚了……他打包蟹粉炖蛋,这是乔姑娘平时在家里最爱吃的……难怪地址在紫东新苑,原来之前两人是在乔姑娘的公寓里……”

    这么一想,与之有关的细节越来越多。

    “怪不得我上次开他和乔雪雪的绯闻玩笑的时候,他的反应那么大,还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原来喜欢的是乔姑娘……”

    “……以他的资历原本可以大展拳脚,但却回国接一个男二的角色……他是为了可以和乔姑娘在一个剧组……”

    “……好几次大家深夜去唱K,他都是提前离席……说是答应了一个人,以后不熬夜……”

    “……还有上次,我听说江景胜在空地上放了几千支烟花,为了祝一个女孩生日快乐……当时没细想,现在一想,那天刚好就是乔姑娘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