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进一步或退一步
    第一百五十七章进一步或退一步

    半小时之后,小粽子吃完了,百无聊赖地拨着面前的筷子。

    南弘适时地给了一个眼神。

    白彬风接过,轻轻咳嗽了两声:“那个,小少爷,老师说今晚的作业要视频讲解,既然吃完了,我们就赶紧上楼吧?”

    小粽子投过来迷茫的眼神。

    但迷茫也没用,在乔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彬风就火速把小粽子卷走了。

    卷走的速度,犹如一场大扫荡。

    客厅里只剩下南弘和乔迁两个人。

    对面的人盯了她半晌,忽然开口:“我们聊聊吧。”

    这时乔迁脑子里才突然开始敲起了警钟。

    虽然不知道南弘究竟想要说什么,但她的内心深处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聊什么?”她问。

    “最近这段时间,过得好么?”

    对上她的是漆黑的眼神。

    那眼神像是折射了头顶明晃晃的灯光,带着一些难以揣摩的郑重。

    “我挺好的,”她一边低着头慢条斯理地吃东西,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毫无波澜,“刚到新公司,正在努力适应节奏。”

    气氛已经慢慢尴尬起来了,就算是她再怎么低着头不和他目光接触,也感觉到,接下来的场面或许会变得难以应付。

    再联想到,刚才南弘特意把白彬风和小粽子支走,留下两个人单独面对面坐着,这不会是要……

    不管要什么,她的脑海里只有几个大字:千!万!不!要!

    可偏偏,她不想听到的话,还是从大魔王的口中说出来了。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但这一次,还是例外了。”

    乔迁的心里咚咚咚地跳着,就算再怎么自欺欺人,也不能装作对眼前的一切都视若无睹。

    南弘的一只手伸过来,指尖修长,掌心握着一个冷色调的首饰盒。

    按照惯例,通常这样颜色的盒子里,装的是铂金类的首饰。

    她的心跳得更加剧烈,把目光转向楼梯:“小粽子说晚上的作业很多,我上去看看他。”

    刚要起来,南弘就把她拉了下来。

    对面人的眼神漆黑,指尖却在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在害怕。

    “这枚,你喜欢吗?”

    盒子像是被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样,自动弹开,呈一百二十度的角度。里面的光芒映衬着头顶明晃晃的灯光,一时让她睁不开眼睛。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对上南弘郑重的眼神。

    “这件事,我已经想做很久了。”

    看着面前闪着光的戒指,她只觉得心脏像是突然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一般,有了隐隐想要犯病的心思。

    这一刻唐觅蕊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她要真是有什么病,在这里倒地不起被送去医院也是好的……

    住个几天的医院,总好过在这里对上南弘这样的眼神。

    “南总,你想让我帮你挑一下戒指么?”她顿了一顿,“这个是很标准的菱格纹,很漂亮,应该是CRUSH家的东西吧?如果送给心仪的人的话,肯定非常合适。”

    即使不抬头,也能感觉到面前的两道视线就仿佛是要在这里把她当场火化。

    “心仪人的就是你。”

    抬头,对上南弘的眼神,像是无边无垠的宇宙星辰中泛着月光的轻柔。

    甚至连一条退路也不给留,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开口:那个人,就是你。

    乔迁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基本已经消失思考能力。

    直到南弘试探性地为她戴戒指,冰凉的金属质感碰到她的无名指一样,她才突然像是回过神来,推开桌子,仓皇地站起来。

    这么一站,椅子的边角在地上拉开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这个声音有点像是用手刮擦气球,或者拿锤子在地板上拖动的声响。

    烛光晚餐的气氛,因为这一道被拉长的刺耳声响,而破坏了。

    像是某个数值突然发生了转变,这条抛物线经由某个特定的点之后走向了下坡路,气氛转为一种沉闷的被动。

    南弘抬头,眼神难以揣测。

    她站在他面前,头顶的灯在她的脸上一掠而过。

    那枚拿着戒指的手一直在原地没动,像是她要是不表态个清楚,他就不愿意就这么收回去。

    她深吸一口气。

    “我很感激之前你对我的所有照顾,”她开口,“但这样的方式,可能不是我们之间相处的最好的方式。”

    说着,她转身,迅速上了楼。

    身后的灯光未变,瓷盘和瓷盘之间的角度也未变,但唯独气氛变得清清冷冷。

    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隔着一扇门板,还觉得心脏跳得很厉害。

    停顿了几分钟,她开始收拾起地上的行李箱。

    那些没来得及搬出去的东西都被她装进了箱子里,不该留下的东西没留,不该带走的也不带,她把一切分得清清楚楚。

    期间还接到了卓东的一个电话,是提醒她代言的广告已经正常播放了,尾款随后会打过来。

    连乔迁自己都没有料到,她能用这样平静的语气回复:“好的,辛苦你了。”

    如果这时候把镜头平行地切换过去,能看到白彬风的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

    为了能够打听到第一手的情报,知道老大和乔姑娘之间究竟进行了一个怎么样的对话,他在走廊上探出了一个头,竖起两个耳朵仔细听那边的情况。

    作为老大最能干的助手,他的原则就是只能他听,不允许别人听。

    所以,当小粽子试图也学着他的样子探出一个脑袋的时候,被白彬风一个按头给按了回去。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偷听,知道了吗?”他低声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这么交代完小粽子,他就理直气壮地继续竖起自己的两个耳朵。

    几分钟过去了,白彬风的脸一点点地黑了下来。

    再过了几分钟,就变成了不可置信。

    原本以为两个人的进度会有一个进展,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了,却没想到非但没有向前跨一步,反而向后退了一大步!

    听到乔迁的门彭的一声地合上了,他赶紧心急地去楼下看看老大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