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小鹿般的眼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小鹿般的眼神

    白彬风走到了楼梯下,看到南弘还坐在餐桌上。

    桌子上的一切都没有动过,连带刻意为了营造气氛做的小装饰此刻都显得有些徒劳无功。

    “那个,老大……”他走过去。

    南弘抬起头,只是问:“都听到了?”

    “嗯……我都听到了,”白彬风斟酌了一下用词,“老大,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南弘坐在座位上,灯光像是有些暗下去了,打在他的身上,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白彬风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我刚才听到乔姑娘在整理东西了,估计很快会再度离开,小少爷要不要这段时间先……”他犹豫地问了一下,“住在他的爷爷奶奶那里?”

    “老爷子和老夫人也很久没见到小少爷了,正好小少爷放假,前两天他们还打电话过来,希望小少爷能在他们那里住一段时间,而且对我们也好,毕竟乔姑娘搬出去后,小少爷肯定会生出一些疑惑。”

    “与其告诉他乔姑娘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不如多留给他一些念想,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慢慢疏通。”

    南弘抚了一下眉心。

    “你去安排。”

    “好的。”白彬风说着转身,离开前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自家老大,心里实在不忍心,脱口而出,“其实我们要是强制要留乔姑娘下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说着说着对上南弘的眼神。

    那眼神里的意味,真的很难一句话形容完。

    白彬风低下头:“知道了,我就是说说而已。”

    老大向来的行事作风,他怎么会不清楚?

    这句话说了也是白说,他认命转身,离开。

    乔迁在房间里收拾了行李,给自己打了许久的气,终于微微打开房门。

    她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就感觉到门旁有个软绵绵的小生物像是拉扯了一下她的袖子。

    她低头一看,发现是穿着睡衣的小粽子。

    他已经不知道站在门口多久了。

    乔迁在门里的手无声地就把行李箱推远。

    好在行李箱的万向轮没有发出声音,门外的小粽子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她保持着门缝微微敞开的角度,蹲下来,问面前的小朋友。

    小粽子从身后拿出一张白纸,唰唰唰写了一行英文。

    她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主谓宾齐全的长长的一句话。

    ——You'renotleavingareyou

    这大概是小粽子写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在看到的那刻,她强忍住自己红眼眶的冲动。

    这个小生物在自己的门口蹲守了这么长时间,就为了可以问她一句:你不会走的,对吧?

    话语里带了一些试探,一些撒娇,竟然让人无法轻易说出一个no来。

    白彬风以为把小粽子带到楼上,他就可以对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却没料到小粽子其实比他们想象中的更聪明,也更加敏感。

    “嗯,我不走,你放心吧。”她揉了揉小粽子的脑袋,“不过,你要是一直都这么晚睡,就说不定咯!”

    小粽子立刻神情严肃起来,转身就往回走,临走之前,他像是想要确认一般,又折回来,唰唰唰写了一行字。

    乔迁费力地辨认着上面的意思。

    “如果你一直早睡,乔阿姨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走?”当理解了上面的意思之后,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心酸,却无法当着小粽子的面流露出来。

    “那当然,如果小粽子每天能做到早睡早起,那就是乖孩子的榜样和模范啦,我当然不会走了。”

    她捏了捏小粽子的脸,发现婴儿肥比之前消散了一点。

    眼前的这一团生物,竟然也是要不知不觉长成一个大孩子了。

    得到了眼前的人的保证,这下小粽子算是安心一点了,踩着他的连体睡衣萌萌哒地回去了,关上门之前还不忘挥挥手,像是对乔迁在说晚安。

    “跑到床上之后就马上闭眼睛,之后不许再下来了,知道了吗?”

    小粽子乖巧点头。

    他的房门就这样合上了,她几乎能想象到,门背后有个孩子正在渐渐沉入梦乡。

    门合上之后,乔迁默默从身后推出了行李箱。

    纵使心里有再多的不忍,她也无法在这里继续多待下去,成功躲过了小粽子之后,她就要离开了。

    下楼的时候南弘已经不在楼下,就连白彬风也没有在。

    大门敞开了一半,像是早就有人预料到今夜会有人离开一般。乔迁忍不住猜测,他们的缺席,难道是为了避免送别的场景么?

    晚上一路打车回了自己公寓,窗外的霓虹在她的脸上一掠而过。树叶斑驳的碎影透过车窗打在她的手背上。

    路上她接到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每个电话的通话时长不超过40秒,却没有一通电话是来自他。

    她甚至都分辨不清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想接到他的电话,还是不想。

    接到了,她又说什么呢?

    说两个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不合适在一起?

    还是告诉他,自己的故事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一旦说出来,就犹如被揭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疤那样难堪且残忍?

    霓虹掠过了一道又一道,最终只换来了她自己的一声叹息。

    这个时候,她突然又期待那个来接自己的司机师傅是之前和她打过赌的那位。这样,她就可以如同一个老熟人一般,打上一夜的车,兜兜转转每条大街小巷,与这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畅聊自己的心事。

    ……

    第二天小粽子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去敲乔迁的门。

    白彬风刚刚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呵欠出来,一眼就看到眼前这团小小的小朋友正固执地敲着一扇比他人高出三倍的门,立刻清醒过来!

    “小少爷,小少爷……”白彬风连忙冲过去,把他往楼下抱,“乔姑娘还没起床呢,你大清早地干嘛要打扰她啊?”

    小粽子在他的手臂里挣扎了一下,显然不太满意。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的可信程度,白彬风低声哄着:“昨天晚上乔姑娘可是很晚才睡下,今天估计很累了,我们就先不要打扰她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