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
    第二百一十章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

    毕竟她在人群中实在太过于耀眼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她身上,就连推杯换盏和谈笑风生的间隙,众人看上去都是心不在焉的——几乎每隔个片刻,就有人把目光轻轻落在乔迁的身上,那种带着点惊艳羡慕,又夹杂着委婉试探的眼神,就一如蜻蜓点水,出卖了各人眼神里的心思。

    乔迁走到了一个角落,开始静静地喝果汁。

    躲在角落原本就是为了让众人忽略她,但没想到最终起了反作用。

    不出五分钟,就有人上前来试探地搭讪了一句:“乔小姐的这件礼服真是漂亮啊,眼光独特。”

    来这个宴会上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不乏些投资商。

    乔迁心里知道这功劳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全是那位奈尔森为她上下打点,她遥遥地就把奈尔森招呼过来,顺便把他往前面一推。

    “礼服就是出自这位设计师的,他才华横溢,您要是看过他的作品,肯定觉得我身上的这件也没这么惊人。”

    果然这位投资商的眼神一亮,对奈尔森很感兴趣:“哦,不知道还有哪些其他的作品呢?”

    奈尔森马上就领会了乔迁的用意,一拿出手机,上面唰唰地划过了自己最近操刀的一系列作品,有拍过照片的,有手绘草图的,也有一些半成品正在加工的造型,再配合上奈尔森这副海派留学归来自带的“高智商人才之间的通用语言”,细节之处夹杂着半洋气的英文专业名字,这笔单子居然就这么谈了下来。

    邵小凝:“奈先生,你看吧!现在连投资商都不用主动去找了,我们家乔乔就是给你做了一块活招牌啊!”

    宴会的现场愈发热闹,一个投资商满载而归之后,其他人也羡慕地前来,打听打听有没有任何能入股能投钱能合作的见缝插针的缝隙。

    原本乔迁站在了会场的最角落,按理说是不受到别人的注目的,可偏偏会场里圈子的重心像是偏移过来了,以乔迁眼下所站着的这个角落为圆心,向外围发散出一圈。

    反倒是中间的主桌,显得冷冷清清。

    站在另外一边的乔雪雪脸色铁青,当着周哲的面也不好意思发作,只好以“回后台补妆”为由,一进入化妆间就朝着里面的罗晓曼发了一通火。

    “你不是说你已经把办法都想得很周到了吗?周到在哪里了?这就周到了?”

    罗晓曼也自知理亏,这个时候说什么也很苍白。

    但再苍白,也总好过被乔雪雪继续这么劈头盖脸地骂。

    于是她还是勉强挣扎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按理说她的衣服应该被破脏了才对,究竟从哪儿弄来的这么一件衣服,跟你站在一起,简直——”

    简直比你这个准新娘还要好看十倍。

    当然这句话,她也没有胆子真的说出来。

    “你让我站在上面有多尴尬你知道吗?”乔雪雪的脸色铁青,就差点没有把化妆间的东西全部都扫落在地上,“摄影师就这么对着我,下面也有那么多宾客!随随便便一拍照,两个人就会被放在同一张照片上!现在你让我怎么办?”

    乔雪雪大概是东西摔得累了,此刻陷入一张沙发上,开始抽起了一根烟。

    烟雾袅袅地上升,挡住了一大半的脸。

    抽了两口,她烦躁的状态稍微有点缓解,但脸色依然是铁青的。

    “你说什么办,这件事情是你办砸的,必须给我圆回来。”

    罗晓曼心里有几句抱怨。

    她不过就是好心出了一个建议,结果被乔雪雪当成理所当然,好像办不成就是她的错了一样——

    掺和是情分,不掺和是本分。

    又不是拿钱办事,却被她团团使唤得像一个丫鬟。

    谁也不欠谁的,二五八万给谁看呢?

    罗晓曼心里虽然有诸多的不满意,但终究还是不敢表露。对于乔雪雪,她还是讨好、阿谀的成分更多一点。

    “雪雪,你别着急,你这不才是刚刚开始吗,没必要往心里去,后面有她难堪的。”罗晓曼好言好语地说了一句哄劝的话。

    乔雪雪在烟灰缸里把烟头抖了一抖,这才觉得像话了。

    “也是,”她说,“后面的,你最好别再让我失望,我丢不起这个人了。”

    “当然不会,”罗晓曼拍拍胸脯,赔上一个笑,“你就等着看吧。”

    ……

    等乔雪雪走后,前一刻脸上还是讨好的罗晓曼,下一刻就变得冷漠了起来。

    这种前后的反差很大。如果说之前是强行堆着笑,在脸上弄出了一片暖色调,那么此刻已经是阴郁一片了。

    她冷着脸走过乔雪雪刚才抖过烟头的那个烟灰缸,把里面的烟灰哗啦一下,全部都倒到了垃圾桶里,还“哐当”一声,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化妆间所有人都纷纷回过头。

    旁边有个和罗晓曼关系熟的,此刻慢悠悠地插嘴。

    “是不是被乔雪雪给气着了?别说你,连我都快要听不下去了,差点没出来给你打抱不平。”

    罗晓曼颜色不善地坐下来。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公主了,下面一大堆女仆等着她使唤呢。”她从鼻孔里哼哼一声。

    对方慢悠悠地接口。

    “别生气了,像乔雪雪这样天生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姐,恐怕‘情商’在她的字典里压根就是不存在的,她也只有在长辈那里还混得风生水起,面皮千年不换,弄来弄去就是乖巧可爱善解人意的那一套,长辈最吃这套了。

    “至于朋友,我看她身边除了想要从她那里讨点好处的,就没剩几个能忍受得了她那个臭脾气的了,她也不看看她那个样子,要么颐指气使,要么就非要高人一等,从来不肯平等地和人说话,她自己怎么就不照照镜子,看看她除了那个还过得去的家世之外,还有点什么——”

    罗晓曼在这个时候冷哼一声。

    “你以为她的家世是光明正大的么?你那是不了解她们家的情况。”

    其他人立刻就有了兴趣,围上来问:“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