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九章不缺少惊喜
    第二百一九章不缺少惊喜

    乔雪雪知道这个泳池派对算是被毁了,就算此刻雨停了,一地的杯盘狼藉再加众人已经全然被扫光的兴致,气氛也热闹不起来。

    她交代身边的人:“这个环节就这么过去了,去下个场地。”

    罗晓曼扫了一眼的乔迁。

    “看来她真是运气好,连老天都帮她。”

    邵小凝不平地哼了一声,给罗晓曼翻了一个白眼,似乎是想翻死她。

    ……

    白彬风在电话这边着急得团团转。

    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了,他面前的屏幕定格不变,永远是驾驶座的如同雕塑一般尘封了多年的椅背。

    “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至少把手机给带在身上吧,把我一个人撂在这儿是几个意思?”

    白彬风着急上火,恨不得下一刻一个身影就能出现在屏幕面前。

    为此,他两手捻在一起:“急急如律令!”

    过了一会儿。

    “决定就是你啦,去吧皮卡丘!”

    “巴啦啦能量苏湖哇变!”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示出你真正的力量与你定下约定的新主人命令你封印解除”

    话音刚落,忽然屏幕里出现了一个人。

    虽然车内的光线不分明,但是能依稀分辨出那人浑身上下湿漉漉,像是刚刚从水里被捞上来的一样。

    咒语有效果了?

    白彬风激动:“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啊!”

    激动完了,下一刻又忧心忡忡:“老大你还跑出去淋雨了?怎么连雨伞都不带一把?要是淋感冒了怎么办?”

    自从南弘说要销了他的身份之后,白彬风就小心翼翼谨慎讨好,扮演着自己多余的小棉袄角色。

    此刻说完这么一通话,连他自己都要被自己给感动了!

    南弘却像是丝毫不领情。

    不是不领情,而是根本就不关注自己被大雨涮了一顿这件事。

    “没事了。”他说。

    白彬风借着屏幕里昏暗的灯光打量了一眼自家老大,发现虽然被淋成了一只狼狈的落汤狗,头发都在面颊上淌着水,可男人的眼神却是熠熠发光的。

    那样的神情太过明亮,带着一些惊讶,带着一些欣喜,总之有好几千种解读的方式,但由内表现出来,则是整张脸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光。这种光很温柔,几乎柔化了他一贯以来冰山的形象。

    外面暴雨狂轰,车内视线昏暗,可这一瞬间,白彬风却觉得南弘眼里的光已经足够能弥补周围的光线黯淡了。

    他忍不住发问:“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你一回来,就一副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白彬风思考了一下,问:“难道是我的雨水轰炸起效果了?场面是不是很凌乱?我算不算是个大功臣?可是我明明晚了二十分钟啊,这也不要紧?”

    南弘的眼中有着轻微的笑意,但声音还是低沉的。

    “放心,她总是给我们意料之外的惊喜。”

    “啊?什么惊喜?”

    白彬风很想问个清楚,可是看南弘的样子似乎也没打算多说。

    白彬风气:那些“惊喜”全被你一个人给回味去了,你好歹也是分享一点啊?

    ……

    下午的闹剧就这么不轻不重地过去,众人很快就转场到了室内的场地。

    此刻时间也逼近傍晚,自助餐之后就是典型的舞会环节。

    天色暗了下来,明亮的会场内,暖黄色的灯光把每一张面孔都衬得精致而姣好。

    此刻上流社会的人士们如鱼得水,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所擅长的领域。男人西装革履,女人裙摆迷人,缓慢的音乐流淌在其中,舞步也开始在摇晃了起来。

    在后台的乔雪雪脸上始终挂着阴沉的脸色,罗晓曼走到身边,有点迟疑地开口:“灯光师傅让我过来交代一句,待会儿出场的时候你给他一个信号,他再把主光打下来,免得耽误时机。”

    乔雪雪声音低低:“都到这种时候了,我有没有主光还重要吗?反正主角又不是我了!”

    最后环节的舞会,乔雪雪和罗晓曼没设置什么圈套。

    她们原本料定了在开场的时候乔迁会因为礼服的事在众人面前难堪,到了末场的舞会环节,穿成那样又会有谁去邀请她跳舞呢?

    可这些算盘通通落了空,或者说,通通都被化解了。

    此刻乔雪雪焉焉的,根本就连跳舞的心情也没有,还是管控会场的工作人员催了又催,她才极其不耐烦地走了出来。

    两人一走出来,主持人就热情地开始报幕。

    “接下来,有请我们今天的新人缓慢步入舞池!”

    乔雪雪勉强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意,这个笑容要多僵硬有多僵硬,但她端着这样的弧度始终未掉,款款伸出手,朝着周哲一抬。

    周哲接过手,两人就开始在舞池中慢慢摇摆起来。

    银色的主光打在两人的身上,跟随着他们的旋转而在舞池中反复移动。

    轻柔的音乐一出来,周围其他人也开始共舞,舞池上一对对的舞伴如同自由穿梭的鱼,一时间让人目不暇接。

    乔迁并没有进舞池,只是在附近的自助餐区域挑甜品。

    邵小凝用充满鄙夷的眼神看着她:“我说,你都已经把这里好吃的甜品挨个儿吃遍了,你就不怕胖死?”

    乔迁:“不怕。”

    邵小凝看了一眼舞池里的情况:“你怎么不进去跳舞啊?你今天这么漂亮,随随便便在那里转一圈,肯定就能把乔雪雪的风头抢得七八分!”

    乔迁:“这件事还没吃甜品让我高兴呢。”

    邵小凝瞪圆了眼睛:“能不能有点出息?你不看看周围,好多人都悄悄用余光打量你呢,你现在稍微摆出点想跳舞的意思,肯定一大票人争着过来,可是……”

    邵小凝盯了乔迁片刻,只见她风轻云淡地从甜品区里挑着一块绿油油的疑似抹茶的玩意儿,目光又在别的盘子里停留了片刻,一下手,拿夹子轻轻一夹,夹了一块黑漆漆的疑似巧克力的甜品放在了自己的盘子里。

    邵小凝颤抖着手指,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了。

    “吃了这么多,你总要做点运动吧?不如就去舞池里面跳个舞?”

    乔迁:“不行。”

    这个时候灯光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