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三章配合默契
    第二百二三章配合默契

    她脑海里的电灯泡一个闪亮,立刻就拉着南弘往外面退。

    南弘也不抵抗,被她拉着往舞池的外围去了。

    乔雪雪看到乔迁正想要往外面走,唇边露出了一个算计的笑容——乔迁身上那件鱼尾裙的礼服实在有点碍眼,哪怕戴着面具,她还是一眼就能从人群里认出来。

    乔雪雪一抬头,给了灯光师一个眼神,顺便做了一个“切灯光”的手势。

    灯光老师心领神会,舞池里原本通体明亮,此刻忽然就暗了下去。

    宝蓝色的灯光像是跳跃的精灵,一束一束旋转在舞池的外围。

    灯光一暗下来,证明舞蹈已经开始了,舞池和外围就分开了。

    乔迁拉着南弘才冲到一半,眼看着下一秒就能够迈入自由的国土,可灯光却猝不及防地一暗。

    她眼前一黑,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就看到轻盈流动的光开始一盏一盏,依次地打出来,把这个舞池打造得如梦如幻,仿佛一个电影场景。

    “!”

    她的心里一百个怨念。

    分明只差一步就能出去了!

    只差一步而已!

    邵小凝就站在人群外围,乔迁一伸手就能狠狠捏一下那丫头幸灾乐祸的脸。可舞池也有舞池的规矩,眼下再往外面走已经显得不合理了。

    旋律的鼓点开始跳动了。

    她像是认命一般回过身来,基本是黑着脸跟着旋律动了两下。舞池的灯光打下来,旋转到亮的地方,能看到那张小脸黑出了一个新境界,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不高兴。

    南弘的唇轻轻勾起,居然是被逗笑了。

    乔雪雪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只见乔迁根本就不会这种舞步,别扭地在旋律中动了两动,全身心的不配合。

    她忍不住就得意了起来,故意轻叹一口气,对周哲开口:“周哲哥哥,我看这首曲子,可能为难乔迁姐姐了。”

    顺着乔雪雪的视线,周哲往那边看了一眼。

    舞池中的人少了一半之后,剩下的每一对舞伴都成了视线的中心。由于人少,谁谁做错了什么动作,谁谁的姿势怎么样,落在围观人的眼里都是一清二楚的。

    浑水摸鱼已经不行了,如果没什么实力,留在这里只会加倍出丑。

    乔雪雪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旋转着路过乔迁的时候,有意把视线多停留了片刻。

    “没想到这么巧,你也留到了最后。”她这话是说给乔迁的,语调温柔而不失热情,俨然一副女主人的范儿。

    可话还没说完,低着头正在琢磨着舞步的乔迁就猛的一下,又踩上了南弘的鞋子!

    乔雪雪扑哧一笑。

    “对不——”

    她下意识的对不起三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全,脚步慌乱,又是一记重重地踩了下去!

    接下来几个节拍,踩,踩,踩,踩,没有一下是在拍子上的也就算了,还每一下都造成了重度伤亡。

    南弘:“……”

    乔雪雪的心里笑得前仰后合,表面依然不动声色,含着一丝标准微笑离开了。

    不用她主动出声奚落,那些围在外面的人群,恐怕也早就已经看到她滑稽的姿态了。

    邵小凝站在人群之外,哀嚎一声捂住脸,已经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

    被踩了数十下之后,南弘像是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你可以先不动。”他说。

    比起不知怎么跳而胡乱地下步子,站在原地不动反而是一种不变应万变的策略。

    乔迁停住脚步,一抬头,正好对上南弘的眼神。

    他的眼神不论在任何时候,都让人觉得靠谱。这种靠谱莫名之间也感染了她,让她忽然觉得,不就是跳场舞吗?有他在,会有办不成的事么?

    可话虽然是这么说着,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怂。作为一个自带Bug的人,她真怕哪怕有一个尽心尽责的老师,自己依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到时候还顺便把南弘的脸也给丢了。

    “在探戈的世界里,‘引带’和‘跟随’这两个角色的职责始终是非常清晰的,就像一对夫妻,丈夫和妻子的角色有明确分工,”南弘在她耳边低低说,“慢慢放松,跟着我就可以。”

    乔迁一抬头,估计是脸上戴着一层面具的缘故,她感觉南弘的脸皮都厚了一层。

    此时的灯光有着神奇的功效,让两人之间的气氛中的尴尬渐渐被冲淡了。

    舞池里的氛围本身就是静谧之中带着激情和热烈的,置身于这里,几乎就可以摆脱平常绷得紧紧的社会面具,像一个演员在演绎剧情一般,用身体来演绎舞蹈动作。

    乔迁慢慢跟着南弘的舞步走,刚开始还是紧张和拘束的,但随着音乐的主旋律切出来,这种局促感渐渐被甩在脑后,反而更有种收放自如的感觉。

    其实在探戈里,具体舞步是最不重要的,因为舞步没有规律,记住它也没有用,如何从死的舞步中提炼出一种身体所能表达的最大的热诚,则是舞蹈的核心精髓。

    不知是不是南弘引领的好,还是旋律逐渐感染了她,至少舞步已不像先前那样的僵硬了。

    南弘忽然问了一句:“晚上玩得开心么?”

    她一抬头,看到被面具遮掩了半张脸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如同璀璨的星,配合着宝蓝色的灯光流动着光彩。

    阿根廷探戈需要两个舞伴的身体并行直立,几乎贴在一起,并且快速旋转、踢腿(就是因为这个贴身动作,在探戈被引进巴黎时曾引起轩然大波),此刻距离南弘这么近,几乎能闻到对方西装衬衫上类似深海里海藻的味道,一抬头还对上这样的眼神,她清晰地听到心脏跳了一下,唯恐隔得这么近的南弘也一并听到了。

    西装上的味道神秘而带着海的未知感,不同于她所熟悉的任何一种男士香水的香味,不知不觉就让她把身后的一切全然忘记,只记得面前的人和萦绕在鼻端的气味,音乐在这个时候切入了一个更加激烈的鼓点,全场的人迅速旋转起来,她的身体无意识地带动了她右行一步旋转了一圈,等转完一圈回过神,刚好撞入对方的一潭如水的目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