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四章受伤
    第二百五十四章受伤

    黑暗中,她甚至看不清自己伤得重不重,只是拿手一摸,热乎乎的液体就这么从脸上流了下来。

    比起疼,她的第一反应反而是被满手的血迹呆住了。

    南弘迅速蹲下来,紧张地扳过她的脸查看伤势:“疼么?要不要紧?”

    认识南弘这么长时间,她从来没见过南弘脸上露出这样担忧紧张的神情。

    更多的时候,南弘都是淡定的。

    这种淡定与其说是一种流露在外面的淡然,更不如说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淡漠。

    一个淡漠的人,带着点置身事外,带着点袖手旁观,带着理智和冷静的分析,哪怕陆家嘴崩溃,华尔街倒台,或许他依然悠闲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里,与私人厨师讨论袁枚的《随园食单》或朱秩的《朱秩说菜》。

    他是不轻易将自己的喜怒哀乐掺和进别人的生活里,也不允许别人过于丰沛的情感时刻扰乱他的内在规律的。

    与其说南弘是座冰山,不如说他是真的从内心深处对某些事物毫不在意,更不关心。这种从心里散出来的冷漠,连他自己可能都未曾察觉。

    但偏偏在面对她的时候,他却露出了这样紧紧蹙眉的表情。

    他在害怕失去她。

    这种担忧,恐惧,如同看不见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乔迁能察觉出来,一向对任何事都沉稳的南弘,恐怕在这个时候慌了手脚——

    “没关系的,只是磕到了,回头包扎一下就行。”

    她对南弘露出了一个笑意。

    这么一笑,眉梢处就扬了起来,连带着眼神都亮晶晶的,像是黑暗中骤然亮起的繁星点点。

    身后有追兵,前面是尽头,这种一秒就能决定生与死的关头,她轻浅的一笑,反而让整个黑暗的洞穴都亮了起来。

    南弘的心轻轻颤抖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有规律地叩击着他心跳的大门,一下一下,像是心动,又带着点疼惜,几股情绪缠绕在一起,让他的心化成了一滩滩的水,怎么拼都拼不起来了。

    “快跑吧,不然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关键时刻,乔迁知道南弘因为自己的伤势乱了手脚,那么她就得稳住大局啊。

    她提醒南弘后面还有追击的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拽着南弘的人想要继续往下跑,南弘却制止住她。

    “你受伤了。”

    他蹲在她面前,示意她上来。

    乔迁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见过大魔王这样?

    好半天过去,她说:“我……”

    几个词语在肚子里来回斟酌了一下,她默默说:“我很重……”

    南弘的唇边勾出了一抹笑。

    但他依然蹲在她前面,没动,像是执意要背她。

    乔迁的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她想劝他自己还能走,又想劝他说如果他背着自己就是累赘,到时候谁都走不了。

    总之,能说的大道理多了去了,要是有时间能和南弘辩论,她能分析利弊分析个三天三夜。

    可眼下,任何一秒钟都是耽误不得的。

    她看到南弘态度坚决,只好硬着头皮爬上去。

    南弘:“坐稳。”

    接着,他背着她朝着漆黑的深处快步奔去。

    南弘走得并不轻巧,她贴在他背上,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很重,一下一下,透过心脏抵达到脊背,又落在她手掌的频率里。

    南弘的衬衫早已湿透了。

    湿透的面料贴在他的衣服上,湿漉漉的汗水沿着脖颈的弧度蜿蜒而下。

    面前的路依然漆黑,深邃,看不到尽头。

    可眼下,乔迁忽然觉得这短暂的时光居然像是从金子里透出来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无比珍贵,无比值得留念。

    后面的人越追越近,几乎有黑压压的黑影压了上来。

    乔迁在南弘的耳边问:“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死在这儿?”

    被她说出来,一切变得轻轻巧巧,像是一句话的事情。

    南弘头也未回:“别乱说。”

    一颗汗水从他的耳朵后面滚落,在脖颈处逗留了一会儿,继续往更深的地方蜿蜒而去,经历过漫长的旅程之后,隐没进了他衣服领子的深处。

    如果拉高镜头,用俯视的角度,能看到后面的追杀者们越来越近,仿佛猛兽汹涌地扑过来。

    而南弘背着身上的人艰难地奔逃,其实早已精疲力尽,像是落单的孤羊即将落入虎视眈眈的虎豹的围攻里。

    台阶漫长而漆黑,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通往地狱的通道。

    一旦后面的人追上来,接下来的画面必然是群攻和撕咬,不亚于动物世界的血腥。

    偏偏在这种时候,她还有心思观察南弘脖子后面的一颗汗珠,看着它慢慢从耳后根一路蜿蜒进衣领,接着,第二颗,第三颗。

    在这时,她这才想起自己从来没有和南弘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在过往的所有相处中,他们像两颗各自转动的行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运行的轨道,即使偶尔相叠也会有所保留,不会全然放下自己的骄傲。

    只有在这样特殊的时刻,她才像是恍然大悟般的明白过来,留着骄傲有什么用呢?

    瞻前顾后,顾虑重重,畏畏缩缩地不敢付出感情,又有什么用?

    她忽然认清了她曾给自己增加了重重徒劳的障碍,像是潜意识有个恶魔告诫她,你不配,你没有资格。可那些都是心念幻化出的枷锁,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以为自己真的被枷住了。

    “快追!他们无路可逃了!”

    后面的人喊了一声,其他的追击者们立刻一拥而上。

    南弘已经快抵达这条隧道的最深处,前面露出了灯光,无人的站台上空旷和废弃的道理打横陈列着。它们在白惨惨的灯光之下折射着寂寥的光。

    南弘放下乔迁,转身看着黑压压追过来的人群。

    此刻已经到了台阶的尽头,无路可再退。

    对方人多势众,每个人持有武器,正面对决不可能有胜算。

    “哈哈,现在是瓮中之鳖了!”追击者发出响亮的笑声。

    南弘将乔迁的一只手握在掌心里,暗暗地施加力道,像是要给她信心。

    乔迁转头看他。

    她知道今天很有可能两个人都会葬身在这里。

    “你会后悔吗?”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