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四章打败曾经的自己
    第三百三四章打败曾经的自己

    几个评委低头交流。

    “这些作品反正也会在决赛中被淘汰,不如就让他们过了,场面上好看一点……”

    “也只能这样了。”

    几个小时过去,在电视机前能明显感觉到评委开始犯困。

    刚开场时热情洋溢着的主持人也在后台眯起了眼睛,每隔几分钟看一下手腕上的表。

    这些作品不疾不徐,既没有特别出彩的,也没特别丑到可以夺人眼球的,因此这里的大部分观众也跟着有些疲乏,镜头一众掠过去,许多人已经开始打起了呵欠。

    “这样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啊?”

    “是啊……感觉好无聊啊……”

    “你看那些评委也开始不走心了……刚开始还会点评两句,现在连评语都不给了,直接选择绿灯或者红灯……”

    “是啊,这样还有什么看头?不是听说mango也在这个赛区的复赛吗,我可是冲着mango过来的,他到底什么时候出场啊!”

    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评委越来越困,主持人在后台接连打了好几个呵欠,直到节目组负责人在台下举了一块牌做了个手势,这边的主持人才稍微精神抖擞了一些。

    “好了,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想必大家都很期待mango出场吧?”

    mango的名字一出来,全场观众立刻就振奋了。

    “我可是冲着mango来的!”

    “我也是!他终于要出场了吗?”

    “作为一个刚入行的年轻人,mango老师一直都是我的偶像,今天终于能见到偶像,太激动了!”

    观众席开始沸腾,连带着三个评委也清醒了不少。

    “总算轮到mango了,真是期待他会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主持人对着自己的台本,又恢复了刚开始的热情洋溢。

    “这一次,Mango抽到了倒数第二位的签,直到快最后了才能出场,让大家久等了!不光是你们,连我都很期待这次的mango老师会带来什么样的作品呢?”

    说着,身后的灯光一转,大幕徐徐拉开。

    不同于之前几位选手潦草的出场,mango的方式可谓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灯光、角度、舞台的位置都事先衡量过。此刻大幕拉开后,内里黑漆漆的一片,却隐约有灯光在其中流转。

    流转的光线足足持续了三分钟,终于,一首空灵的音乐流淌出来。

    几个模特鱼贯而出。

    评委席立刻激动了起来:“太惊艳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惊艳的作品了!”

    主持人抓紧任何时间解说。

    “我们接下来看到的这组作品是mango的最新系列,《鱼鳞》!”

    “都说成衣就是面料定乾坤,这话可一点也不假!好的设计若没有面料的加持,就犹如没有一副血肉的空魂,而好的面料总能让作品更为饱满精神,这一组作品在面料的选择上就大胆突破!”

    “此刻灯光打在这些成衣上,随着模特款款向前,它们散发出了鱼鳞一样的波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既性感,又时髦,还带着当代女性独立思考的距离感!”

    观众席上的人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睁大眼睛,渴望能看到更多的细节。

    等看清了,众人眼里的惊艳之色更盛。

    “还真的很好看,一眼看到就移不开视线!”

    “不愧是mango老师的作品,一出手就与众不同,不知道跟第一组的作品拉出了多少距离!”

    “之前我还觉得第一组不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了mango才发觉真正好的设计居然是这样的!”

    评委席上的人不约而同露出了赞赏的表情,而在观众席上的人也满是惊叹。

    主持人的情绪更加高昂。

    “可见一件好的作品,不论是外行的人还是内行的人,通通都能感受到其中的艺术之美!”

    评委们一致给了绿灯,示意可以直接晋级。

    主持人:“所有评委都按下了通过键!可见它已经不需要任何的争议了!祝贺mango!有请下一组的参赛作品!”

    遥遥地,坐在观众席上的乔迁能感觉到东郭的情绪不太稳定。

    “东郭,你怎么了?”

    东郭辛的拳头攥紧,低着头,语气里透着些许痛苦。

    “这一组作品,也是他曾经在我保险箱里偷走的草稿图之一,我没想到他竟然修改了一下,然后就这么正大光明地陈列出来,变成了他的作品……”

    斐珍有些愤愤不平:“真是太无耻了。”

    对于东郭最难的部分在于,他要打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自己。

    同样都是自己的作品,用一个去撞击另一个,还要分出些胜负来,这实在有些过于残忍了。

    “对自己有信心,”乔迁安抚他,“mango用的都是你曾经的东西,他的实力早晚有一天会枯竭的,大家会发现有一天他再也做不出新的东西,无法达到曾经的高度了,等这一天,他就会从这个位置上摔下去。”

    很快主持人报幕:“接下来是最后一组作品!”

    幕布拉开。

    最后一组模特在后台准备好,就等着出场展示了。

    观众们还在回味上一轮mango的作品:“今天晚上的冠军肯定就是他了吧?”

    “肯定就是了,你看看场上这些参差不齐的水准,怎么和mango相提并论呢。”

    “也是,我从来没看过这么美的成衣!如果mango不拿冠军还有谁拿?”

    “感觉这一场复赛其实就是为mango而准备的,看完了他我们也可以散了,不用再看别的了……”

    大家这么议论着,纷纷嚷着要散了,但没想到人群中忽然爆出一阵惊呼声。

    众人看过去,发现有人指着舞台的方向大喊:“快看!”

    大家齐刷刷地看过去。

    只见T型的舞台上忽然降下了纱质一般半透明的背景幕布,灯光在上面此起彼伏,像是连成了一个空间。

    “这是什么?”

    有人不明所以地问。

    大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究竟是个什么,只隐约觉得好像想在舞台上布置出一个空间,至于是什么空间,众人各说各的。

    终于有人冒了一句。

    “我知道了!是剧院!”

    “啥?”

    “啥剧院?”

    大家伸长了脖子往那边看,竟然发现此刻的舞台泛出梦幻般的雾气,半透明的幕布交织在一起,隐约的,竟然有点像古代唱戏的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