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七章温暖的怀抱
    第三百三七章温暖的怀抱

    mango立刻扫了一眼评委,短暂的目光一掠后,评委立刻心领神会,大怒。

    “胡说,这件作品怎么会比mango的好呢?mango的这一组《鱼鳞》堪称经典,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找到可以超过它的作品!”

    “但最后一组作品出来的时候,全场不是比之前更轰动吗?”

    评委语塞片刻。

    确实,观众的反响对最后一组更好一些。

    可他不甘示弱。

    “这又能说明什么?”他提高音调,语气冷冷,“我们才是专业领域的评委,能看的出一件作品内在的涵养!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观众们被表面的颜色斑斓所迷惑,这也是无可厚非人之常情,有反响的未必是真正的好设计,一切都是要通过专业眼光来决定的!”

    观众们都是容易被话题带走的主,听到评委这么说,纷纷觉得应该要听信权威的意见。

    “是啊,评审老师的眼光肯定要比我们的好,人家是专业的,有可能大师的许多东西没在表象上露出来!”

    “这么说起来,还是《鱼鳞》的实力最好咯?”

    评委冷哼一声:“照我看,最后一组不光抄袭了Mango,而且抄的很低级,可见原本的实力也并不怎么样,东西都流于表面,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

    剩下的两位老师看他这么评论,面面相觑后也没有吭声。

    在纷纷的议论声里,黑暗观众席里的那个声音却没有被丝毫影响,沉默一会儿后再度响起。

    “既然您认定对方没有实力,那么请问Mango愿不愿意和最后一组设计师在舞台上现场设计,根据双方这一组作品的主题,再设计出第十三件成衣?”

    场面上一片哗然。

    秀场上每个设计师都会展现十二件作品,作为一个系列。

    “当场设计出第十三件作品?这难度系数也太高了吧?”

    “但作为观众,我感觉很期待能看到Mango亲自设计!”

    “这第十三件衣服肯定会被拍出天价吧,毕竟是有故事在其中的!”

    观众们的兴致很高,唯独mango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评委心虚,陡高了音量:“胡闹!每一件作品都需要好几天才能完成,怎么可能说现场设计就现场设计?这对于设计师的能力要求也太高了!”

    在评委看来,这简直就是那些外行的观众不明事理的胡闹!

    Don在黑暗中发声:“我可以。”

    为了能赶上复赛的现场,他只用了短短两天就赶出了全部的成衣。连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他都做到了,现场设计出第十三件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助理立刻一路小跑,代替Don表达立场:“设计师说愿意!”

    众人哗然。

    “这边的答应了?”

    “他愿意现场和mango进行PK?”

    眼下所有人都把视线齐刷刷投在mango的身上。

    mango之前还很享受这种被光束笼罩着的感觉,此刻巴不得灯光一灭,让他变成黑暗席位上的一员。

    ……要现场展现才能,他是怎么都不愿意的。

    看到另外一边的Mango一直没发声,观众们也有点着急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出来回应呢?”

    “对啊,一点表态都没有,是沉默了吗?”

    “这边设计师都答应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mango作为理直的一方,肯定是赢定了啊。”

    评委吐了一口气,努力在表面上维持威严。

    “太胡闹了!这些作品都是要在背后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mango作为严谨的人,怎么可能任由这么草率的作品被呈现出来?短短十几分钟能出什么好作品?”

    媒体席上的人看mango有点下不来台面,也开始帮腔。

    “大师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喽喽同台?就算是赢了,也赢得不光彩啊!”

    “就是,实力已经这么分明了,mango才不愿意就这么碾压对方呢!委婉拒绝是给你们留最后的情面!”

    观众席上发出了一片失望的“嘘”声。

    大家都想要看到Mango出场,但偏偏mango不出场,这下就算另外一边的设计师答应了,事情也进展不下去。

    乔雪雪在后台有点不耐烦,点了一根烟,拨出电话。

    “你这么磨蹭干什么,还讲起了道理?不要给他们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骂走不就行了?”

    电话挂下后,媒体席上的人开始了叫嚣。

    “抄了就是抄了,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大方承认不就行了?照我说这一组就应该直接取消资格!”

    “没错,取消资格才能还mango一个公平!”

    “取消资格,踢出比赛!”

    舆论开始朝着一边倒,媒体席上的态度越来越激烈,这种激烈也不动声色影响了围观的观众的情绪。

    当场面上几乎一片都在支持mango的时候,就算有理,恐怕也难以再镇住这个场面。

    “这下怎么办?几乎所有人都要求评委们取消资格!”斐珍有些着急。

    东郭眼里的失落更盛。

    “我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收场。”

    斐珍:“是那个mango太绝了,无法在公平竞争下赢了你,就选择煽动舆论,用这种方式打压你!逼得你退出比赛!”

    乔迁还想说什么,但此刻身体里隐约的不舒适感越来越厉害。

    她强撑着保持清醒,但眼下的场面也越来越难控制了。

    “退出比赛!退出比赛!”一片人开始喧嚣着叫了起来。

    剩余的两个评委因为巨大的舆论压力,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把两个绿灯改成了红灯。

    一时间,三个刺眼的红灯就这么明晃晃地悬在头顶,像是一把利剑,冷凝,无声,随时都可以一剑落下,从头顶贯穿失败者的头颅。

    “退出比赛!退出比赛!”媒体席上的人煽动得尤其厉害,许多人开始咔嚓咔嚓拍摄。

    节目组导演急得在台下原地跺脚:“场面难以收拾了怎么办?不然就先把最后一个除名了吧,让现场能顺利录制下去?”

    在乱成一锅粥的会场里,乔迁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竟然有些站不住,就想要这么晕过去。

    视线里能看到斐珍焦急的口型,仿佛是在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口型很清楚,但具体的声音,她已经有些听不到了。

    四周的声音还是一片乱糟糟。

    恍惚中,她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