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章这是谁的女伴
    第五百一十章这是谁的女伴

    随着她一点点靠近这扇门,里面的人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她面前。

    终于,落地窗打下来的阳光里,她看到了背光而坐的殷明。

    这个男人如同往常那样,一条宝蓝色的丝巾系在下半张脸上,只能看到一双深邃难以揣摩的眼睛。

    他正在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杯子,观察杯子上的雕刻纹路,睫毛微微垂下来。身后的阳光披着他的肩膀而下,将他的身体切割出光影两块。

    “殷老板好,”她率先打了一个招呼,坐在了他的面前,“好久不久。”

    男人落在杯子上的目光,蓦然收回,落在了面前沙发上长发披肩的女人身上。

    她看上去,气色好了许多,海藻卷的发梢尾刚好搭在肩膀上,衬得明艳动人。

    “好久不见。”

    他回了一个礼。

    这是第一次两人在各自有身份的情况下面对面坐着谈话。

    “我和殷总很有缘分,之前有很多交集,而这一次,”她笑了一下,“是作为浩盛公司的管事儿坐在您的对面。”

    她看了他半晌,总觉得男人的身形似曾相识,连气质都仿佛和印象中的某个人重叠在了一起。

    但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绝对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别来无恙。”她喝了一口水,深有别意开口。

    坐在光影中的男人并没有开口,反而是他身边的看上去像是助理一样的人,恭恭敬敬递呈上来一份文件。

    “这是我们寻求合作的初步方案,足够显示我们的诚意,希望乔小姐可以过目一下。”

    文件落在光的涟漪中,折射出耐人寻味的色彩。

    “合作?跟我们?”

    她倒是有点诧异了。

    她转过头,看向一边的朱总,眼光里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咱们这个小公司,有什么项目能拿出来跟人家合作?”

    朱总擦了一个额头的汗,给乔迁递了几个眼色。

    他用眼波光跟乔迁对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咱们就是资金紧缺了一点,经营不善了一点,其他的……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

    乔迁也是一个眼波光过去。

    “那你觉得人家是不是来者不善?别人我信,如果是殷明……他何必呢?”

    朱总也是一个眼神。

    “也不能这么说啊,总得看看提出来的条件,听了才能做下一步的建议嘛。”

    乔迁一个眼神。

    “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要答应他嘛?”

    她接二连三递出去好几个眼色,不过,可能是因为波长实在不够,朱总领会了好久,依然没领会出这个意思,急得满头大汗。

    她只好放弃救援,自己琢磨这件事儿。

    想了一会儿,她拿着文件翻了一会儿,看到上面列着都是清一色的霸王条款,连议价的权利都没有,放下东西,斟酌片刻问。

    “殷先生是不是觉得,我们理所当然应该接受这种合约?”

    殷明压抑着喉咙里滚动着的笑意。

    “乔小姐如果对我有顾虑,也可以拒绝我的合作。”

    他旁边的助理倒是补充了一句。

    “不过乔小姐如果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恐怕下一次机会就不会这么轻易来了,听说贵公司经营不善,已经快要倒闭了,我们殷总也是出援手,这个时候您也未必有别的选择。”

    乔迁看了这助理半晌,确认他并不是说着玩玩的。

    “你觉得这种合约……还算是援手?”

    “我们表达了我们的诚意,把这样的项目下接给贵公司做,那么你们自然也要有相应的回馈,比别家更低的报价不是理所当然么?”

    对方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她心里只有两个字,服气。

    “那真是不好意思,您今天来得太突然了,我还需要时间考虑。”

    说着,她就站起来,把文件随手丢给了身边一个不太重要的随行人员。

    那随行人员也是看脸色的,反应很快,用比乔迁本人更加不耐烦的姿态随手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我刚刚接手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不瞒您说,在我们最近想要着手的项目中,殷先生只是我们有意向对接的几个合作伙伴之一,你们给的条件虽然一般,但秉持着公平和友好的态度,我还是会认真考虑一下的,等抽出空了我回邮件回复给殷先生。”

    她并没有看殷明和他的助理,只是侧对着他们整理了一下袖上的琥珀色纽扣。

    “对了,殷先生走的时候拿一张我的名片,下次见我的时候麻烦提前一周预约,我可以早点恭候,好好招待你。”

    这冷淡的态度,任谁都听出来了。

    殷明的眼里有笑意,却什么都没说,径直站起来,朝着门外走。

    助理也不知道要不要走,脚步停留的间隙,低声骂了一句:“不知好歹!”

    换来的只是一句清冷的:“殷先生慢走不送。”

    就这样,人差不多是被赶走。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乔迁自己的错觉,她觉得殷明好昂是稍微停留了一下。

    这停留的时间不多,也就只有四分之三秒的瞬间。但那稍微慢了一拍的脚步,她能感觉的出来。

    人虽然走了,空气中还弥留着他刚才身上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带着点薄荷,不刺鼻却能穿透鼻腔,带来一种全新的呼吸体验。

    这弥漫在空气中,她好半天都没有动脚步。

    送走了人,朱总这才满头大汗回来了。

    “哎呀,我们刚才这个态度……是不是不太好啊?要知道这一直以来都是贵客啊,人家肯在这个时候帮我们一把我就已经很感谢了,咱们不答应归不答应,话总可以说得漂亮一点吧?这莫名其妙就把人给赶走了是怎么回事儿?我……这……我……”

    男人显然是痛心疾首。

    看他那样子,真舍不得这金主。

    “你怎么不看看人家在条约里写了什么?我虽然不了解同行报价,但也知道个市场规律,多少也看得懂合同吧?”

    这下朱总噎住了。

    “这个……合同细节是可以谈的嘛?再说,咱们把人给赶走了,往后怎么办?就靠自家,都快要靠不下去了。”

    “谁说我没有备用方案。”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办法了。

    “放心,我要去找一个更大的合作伙伴,如果合作能达成,那人肯定比什么殷明要靠谱多了。”

    这殷明连名字都是假的,身份更是层层叠叠,谁知道他究竟做什么生意,葫芦里卖什么药?

    至少那个人,她知根知底。

    朱总也好奇了,问:“谁……?”

    她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

    两天之后,她出现在了一个慈善晚会。

    她有打探过,今天在慈善晚会上,该出席的人都会出席,每个人都来头不小。

    灯光在不同的人之间穿梭,让画面显得几分梦幻而不真实。

    她用事先弄到的一张请柬,成功混进了晚会里,开始在人群中搜索自己的目标。

    宴会上几个女人围成一个圈子,低声讨论:“哎,我听说,南弘今天也会出席现场?”

    “那当然,我可是冲着他来的啊!”

    “他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我已经在这个站了大半个小时了,要是再不来啊……”

    乔迁竖起耳朵,认认真真听着那些人的八卦。

    她要找的人,就是她们口中议论的人,南弘。

    平常能见到他的机会实在太多有限,只有在这种慈善晚会之类的公众场合,南家人的眼线会稍微放松一点。这么多人群来来往往,她大可以端着一杯香槟,眼看时间差不多了走上前去跟南弘说上两句话。

    如果事情真的能谈成功,也不过是两句话的事情,如果不行,她就退出这个宴会再另行想办法。

    本能上,比起殷明那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她更倾向于南弘的帮助。

    宴会很快就进行到中间阶段,她翘首以盼,还是没等到想要等的人。

    等到她几乎都要困得睡过去的时候,门口终于响起了一阵动静。

    “南弘来了……是本人,真的是本人。”

    “真的吗,让一下,给我看看……”

    “我也要看,你挡住我视线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门口的车缓缓停下,红地毯铺成一条直线。

    一双棕色的皮鞋落地,反射着室内的光芒。

    他在闪光中下来,脸上没有表情,但气场就足够镇压全场。

    乔迁终于松了口气,想要围上去,结果就看见了接下来的一幕……

    南弘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带了女伴。

    他下车之后,绅士地开了车门,一双白手套搭在他的手上,从车里就下来了一个穿着晚礼服的美女。

    是纪雅儿,她是和南弘随行一起前来的。

    乔迁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失望。

    众人都纷纷鼓掌,欢迎他们进内。还有不少熟悉的人上去打招呼,握手,聊天,场面一片其乐融融。

    纪雅儿也扮演好了未婚妻这个角色,在灯光下显得端庄而优雅,站在南弘的身边并不让人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乔迁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想要跟南弘谈合作的计划肯定泡汤了。

    有纪雅儿在,她不方便接近南弘,更别谈要说上几句话了。

    她低下头,也顾不上心里的苦涩,只是想要匆匆离开这个会场。

    她用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脸,低着头,悄然离场,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脸上的狼狈。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很奇怪,有些人,你越是想要躲她,越是容易出岔子。

    “哎哟,你怎么回事啊?走路都不长眼睛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立刻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

    她狼狈站住。

    女人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显然火冒三丈:“你酒都泼在我身上了!你知道这件裙子要多贵吗?这只能穿一次的,洗都不能洗!”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就投射了过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像是舞台上突然被灯光打了特写的小丑,颜面无光。妇人尖叫骂人,可是她的心思都在另外一边的南弘和纪雅儿的身上。

    她希望他们千万不要注意到她,千万不要注意到她……

    可越是这么想,妇人就越是不想让她脱身。

    “你别走!你说清楚!我这件衣服应该怎么办?!看你这么一副没教养的样子,你是哪儿来的啊?谁的女伴啊?怎么进来的啊?”

    她含糊不清道歉,可是对方根本不肯罢休。

    眼看着,那边的南弘和纪雅儿已经被这边的声响惊动,正要朝着这边看过来……

    乔迁低下头,想要钻进地缝的心都有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力道忽然把她揽进了肩膀。

    “这……这不是殷总吗?”

    女人的声音忽然一下子低了一百分贝,变成了小心翼翼的讨好。

    “没事了,没事了,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她笑了笑,装作没事就离开了,周围的人也就散去了,南弘和纪雅儿也没有真的朝着这边看过来。两人的注意力被其他几个富商给转移走了,身边人太多,一时也没有再往这边看。

    她不敢看,只是随着身边的人的脚步,一路离开了会场。

    几分钟后,她出现在了殷明的车上。

    “今天多谢你替我解围。”她这么说。

    殷明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按动了按钮。这一次两边的窗户都由漆黑转成了透明。

    能看到两侧的街景和夜晚灯火阑珊的建筑光影。

    “能为南弘的女伴效劳,我很荣幸。”他不动声色,这么回复。

    南弘的女伴?

    她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点酸溜溜的挖苦意味。

    她也自嘲地低笑了一声。没错,今天晚上想要接近南弘的计划,实在是有点愚蠢了。

    她在别人的眼里,应该很蠢吧。

    车厢里再次陷入一片沉寂,接着殷明的方向盘打起,微微地启动车子。

    这一次那个老司机师傅不在,是殷明自己开的车。他的车技很娴熟,带着她绕了夜晚都市中风景最好的几处夜景。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但是殷明似乎不太愿意与人聊天,即便是聊天,也从来不把话题往自己的身上套。

    与他对话,反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处于蜘蛛网的中心,一回神早就已经被毒液麻痹,被等待着被当成猎物收网。

    没聊多久,话题再度变成了一片沉默,谁都没有再说话。

    为了改善一下车里太过尴尬的气氛,乔迁再次试图搭讪。

    “你的车很惊艳,自己改装过?”